[人生] 走進了那間土坯房,遇見了你

[複製網址]
176.png
    那個清貧的年代,沒有刻意的準備,就把那雙粘滿泥巴的小腳丫洗乾淨,穿上媽媽自己做的布鞋子,還有在油燈下縫製的新書包,就歡天喜地的奔向村口的那間老屋---只有幾排用木板搭建的課桌,村裡唯一的一間教室,裡面只有一個戴著眼睛的老夫子,據說是村裡唯一的一名高中生。

  第一次,端坐在教室裡,第一次,聽老夫子教字。老夫子在黑板上寫下一個大大“人”,我和小夥伴們都笑了,這不是比玩泥巴捏小人還簡單嗎?第一次知道了那是一個文字!

  我們都是人,簡單的人。

  那聲音,過了許多年,如今,仍然清晰地回蕩在耳邊:孩子們,這就是你們人生的第一節課,學習了一個“人”字,它就站在那裡!無論以後,經歷了多少風雨,多少曲折,你們都要永遠地站著!

  文字,帶我走進這個陌生的世界,舞臺很大,我自狂歡!於是,緣起抗衰老護膚品,我知道了生活的簡單定義:認字,可以幫助你過上更好的生活。文字,吸引了我的視線,孩子那懵懵懂懂的記憶裡,文字發芽了。

  那時,農村是清貧的,特別是多病的父親和漸漸老去的奶奶,需要好多錢,而且家裡也沒有什麼收入,只靠掙工分,哪裡夠用呀。儘管生活捉襟見肘,父親還是堅持讓我讀書,希望走出大山,去謀求好的未來。太小的年齡,哪裡能體會父母的心情?於是,放學後,還是瘋狂地玩耍,甚至和別的孩子玩起了翹課的遊戲,沒少挨打。值得雙親欣慰的是,學習成績一直居高不下。逐漸大了,看著疼痛的父親,年邁的奶奶,還有瘦小的媽媽,突然覺得自己長大了。因為哥哥已經分家另過,大姐已經出嫁,只剩下一個比我大兩歲的小姐,家裡的活都落在了媽媽和小姐的肩上,心突然痛了。終於,從文字中,我知道了什麼是生活的不容易,知道了艱難困苦,還有什麼是滄桑的歲月!

  生活,是一本無字書,我卻讀出了很多滋味探索四十 洗腦,在那個花季的日子裡。

  那年,奶奶去世,看著不能送奶奶去墳地的父親,我知道了死的含義,最後是哥哥代替父親送奶奶去的墳地!那年,我十四歲。

  都說,一無所知的世界,一直走下去,才會有驚喜。可是,我已經一知半解了。

  那年,我十五歲,父親飽經病魔的摧殘,一米八的個子,躺在那裡一動不動,母親的手拉著她愛了一生的男人,捨不得他走。那一刻,我懂得了死的滋味。可能對於別人來說,沒有什麼,可是對於我和我的母親來說,一座大山轟然倒塌!我懂得了死別的味道,一刹那,我成熟了:生老病死是人生的迴圈,無人阻擋得了。

  那年,我到縣城讀了高中。揮手告別站在村口那棵梨樹下的母親和姐姐,我讀懂了她們眼睛裡的希望!我知道了離別的滋味:是鷹,總要,離開巢穴,展翅翱翔!

  文字,讓我讀懂了離別的味道,還有思念的味道……

  花季的雨裡,我如饑似渴地汲取著知識的甘露。清晨,那條灑滿露珠的小路上,可以聽到我朗朗的讀書聲;傍晚,那片落滿夕陽色彩的田埂上,可以看到我執著的腳步 ;月朗星稀的夜晚,依著校園那昏黃的路燈下澳門自由行,依然有我孜孜不倦的背影……

  那個秋陽高照的日子,學校組織了一次關於花季的徵文大賽。我躍躍欲試,幾個晝夜的努力,一篇題為“文字飄在花季的天空”被張貼在校園的優秀徵文欄裡,好多同學紛紛議論:誰呀,寫的真好!

  當週末回家,有點沾沾自喜地把這件事說給媽媽聽的時候,唯讀了幾年私塾學堂的母親淡淡地笑了:孩子,花季雖美,文字更美。如果,你不努力,文字可以退出你花季的天空!

  我不懂,問道:文字會飄嗎?它怎麼能走出我的天空?

  母親認真地說:文字,是有靈魂的。

  我似懂非懂,扭頭看向姐姐:你懂嗎?姐姐讀完初中就沒有再上學了,幫助母親幹活。姐姐微笑著,指了指房頂的小燕子:你看,燕子大了,總要飛出去的呀!

  仿若一扇心窗被打開:外面的世界很大,我卻很小。恰似文字的海洋無限寬曠,而我只是滄海的一葉輕舟!

  文字,教我懂得了寬廣的含義,還有愛的溫暖!

  那年,十八歲,卻遭遇了黑色的七月風暴,留在獨木橋的此岸!

  默默地沿著那條熟悉的土路,一步一步地走著,很慢很慢,三十裡的路一直走到了深夜!一個人,一顆落寞的心。那晚,恰恰,沒有月亮!

  輕輕地推開,那間亮著燈光的門扉。只一眼,我的淚水嘩嘩流下:年邁的母親斜依在椅子上,半睜著眼睛,似睡非睡,昏黃的燈光照在刻滿皺紋的臉上,寫滿了滄桑,我卻清晰地看見了母親頭上的根根白髮,那樣的刺眼,我的心很痛!不小了,我已經成年,實不該再讓母親扛起家的重擔!

  以前,我只知道男人怎麼寫,此刻,我真正懂得了男人的責任和擔當,還有親情的無私!

  脫下衣服,走過去,輕輕地披在了母親的身上。

  “回來了?怎麼那麼晚呀?吃飯了嗎?一連串的擔憂,掛在了母親的心上。都說,男兒有淚不輕彈,此時,語言是多餘的,我緊緊地抱住母親那瘦弱的雙肩,哽咽著:我,無緣獨木橋的彼岸……

  子夜,是農村一天中最寂靜的時候,而此時我的心,卻似翻滾的海洋,賓士的野馬,何處是我,停泊的港灣,歸巢之地?

  “孩子,今年不行,明年再考呀。並不是所有的努力都有回報的,比如媽媽,我把愛都給了你們,看見你們一個一個都長大,快樂地生活著,我就高興。”

  子夜未央,心片片碎。文字,你讓我用什麼來描述此時的心情?無言,你教會了我是真!

  有人說,雨水,是天空傾瀉而下的憂傷;孤獨,是心底攀沿而上的渴望!我說,眼淚,是心底潺潺流淌的音符;寂靜,是靈魂蠢蠢欲動的清泉!

  那年,送我到村口梨樹下的只有我的母親,小姐已經為人妻。風中的您,白髮蒼蒼,弱弱的身軀,還有寂寞的眼神,都給了我向上的力量。那一刻,文字,讓我詮釋了母愛的偉大!

  那一刻,我成了故鄉的離人,文字讓我懂得了鄉愁的含義!

  青春的記憶,鐫刻在歲月的車輪上,用碎片串起人生的風鈴,或淺淺,或張狂,任由文字述說。

  輕敲這些文字的時候,又是子夜十分。漂泊的無奈,思鄉的難言,聆聽靜夜的聲音,看誰的故事清瘦了心的方向?誰的執著賦予了歲月的滄桑?

  今晚,當清輝傾灑而下時,文字已經植入了我的似水年華。有些往事,讓我霧氣盈眸,淚濕心語;有些心事,雲淡風輕,與歲月靜酌!

  遇見文字,緣結一生,無法忘懷!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文 登錄 | 註冊

本版透可值規則

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