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ilippe Put viaphotopin cc

難民的性與不幸

  • 啟程
  • 馬可孛羅文化


▲ 
戰時,英國從未施行麵包配給。但戰後,英國力行樽節期間,人民生活受到嚴格限制。照片中領麵包的女人手裡拿著配給卡,配給卡成為多年間國民生活的一大特色。

一九四六年夏,一些英國心理學家研究了難民營裡來自東歐的前強制性勞動者,發現有許多人,說不定過半的人,並未因得到自由而快樂,反倒「懷著怨恨且易怒。有些聯合國善後救濟總署的行政人員和軍人以為他們會心存感激,結果不然;反倒出現更深的焦躁、徹底的冷漠、消極被動、對整個管理階層暗含怒意的深深懷疑。許多人……對人性非常悲觀,(以致)即使是好心幫助者所做的事,全被他們認為別有居心或虛情假意」。這一反應似乎並不出人意料,但軍方和聯合國善後救濟總署不久就替它取了個名字:「解放情結」。

波蘭小說家塔戴烏斯.諾瓦科夫斯基(Tadeusz Nowakowski),在流離失所者收容營待了一年多。後來他說,他會對協助挽救他和其他許多人性命的援助人員,永遠心存感激,但在他令人揪心的小說《萬聖營》(Camp of All Saints)中,他未把一切浪漫化。在小說情節的某個關鍵時刻,他筆下的主人公說:「苦難……絕未把人團結在一起,只把人分開;只有歡樂能使人在一塊。戰敗沒有友愛……友愛只見於勝利之中。也沒有共患難的情誼,或建立在共同的戰爭經歷、待過同樣的拘留營和監獄之上的共同情懷這回事。源於道德挫敗的經驗未把人團結在一塊,那和所謂的苦難與不公不義使其受害者變高貴的那些陳腔濫調全背道而馳。」

當時還不知所謂的創傷後壓力症候群,但許多難民明顯受苦於這一病症。在英國占領區工作的波蘭流亡人士瑪爾塔.卡爾曼(Marta Karman),看出一個模式。

許多流離失所者有個困擾,那就是他們都曾透過幻想來抵消對他們來說,總是困苦無比且往往悲慘、可怕的現實。他們幻想過去的生活,直到幾乎百分之百確定,他們獲釋時,他們會回到戰前所熟悉的那個幸福、美麗的世界。幻想他們過去的困苦,屆時會全遭遺忘,幻想自由會把他們帶回到事事如意的世界……回到一個所有人都是好人、所有妻子都充滿深情、所有岳母或婆婆都討人喜歡、所有丈夫都忠於另一半、所有家庭都美滿的樂園。沒有失業、貧窮、不幸福。結果,他們未回到樂園,反倒大多過得比之前還要慘。長期的閒散給了他們時間思考……看著他們的現實……和他們更美好生活的希望破滅,大部分人遁入酒精或性愛中逃避現實。收容營裡的放浪淫亂也就不足為奇。

Author Info

為全球中文讀者提供一個更開闊的視野,一個可以縱橫古今、可以和全世界對話、溝通的新閱讀空間。

活動推薦

─ Recommended Ev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