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ilippe Put viaphotopin cc

性病、強姦與墮胎——1946的驚濤駭浪

  • 啟程
  • 馬可孛羅文化


▲ 在滿目瘡痍的漢堡排隊領食物的人。戰敗的德國人勉力求生,但飢餓和疾病猖獗。

占領軍獲上司承諾,不久就會復員。但他們等著返鄉時,有許多人打定主意,既然來了,就該好好利用這段日子,不能白走一遭。最初,盟軍將領明令禁止占領軍與德國人走得太近。戰勝者和戰敗者的關係,將只限於官方的、正式的往來。盟軍最高統帥艾森豪(Dwight D. Eisenhower)下令美國士兵不得與當地人接觸。他們不准上德國老百姓的家;不准在酒館裡與德國人喝酒,也不准與他們握手;不准和德國孩童一起玩,不准與德國大人一起打球;不准邀德國人到盟軍音樂會、戲院或派對。美國大兵若違反這些規定,罰鍰六十五美元。英軍指揮官發布了類似的命令,而誠如他們所自承的,那主要是為了對國內輿論有個交待。最重要的,盟軍士兵和德國女人不得有接觸。這些規定不切實際,幾乎無法落實,頻頻遭到違犯,因而幾乎不足為奇的,最後不得不廢除(蒙哥馬利先廢,繼而美國人廢)。

有個現已遭遺忘的新髒話──動詞frat(「與被占領國女人上床」)──曾短暫流行。「我們是離家在外的健康年輕男人,戰爭已經結束……老實說我們有許多人心裡想著的,幾乎就只是如何找被占領國的女人發洩。」有個英國近衛團軍官在數年後憶道。對德國女人來說,與盟軍士兵建立友誼或超友誼關係,往往攸關她們自己和家人的生死;美國大兵和英國大兵給她們食物、牛奶、藥品乃至香菸、絲襪之類她們已好久沒擁有過的奢侈品。諷刺作家和歌舞夜總會的表演者京特.諾伊曼(Gunther Neumann)的一首歌曾紅透半邊天:

強尼把我當淑女一般,
我們交易,光明正大。
兩磅咖啡,我就肯幹,
幾罐果汁,我就肯再來一次。
我們性欲高張,通體發熱,
為了兩罐玉米牛肉罐頭。
但為了巧克力──賀喜(Hershey)巧克力
我會更亢奮好幾倍。

征服者還有其他因素令德國女人心動。德國男人嚴重短缺。一九一八年生的德國男人,三分之二未活過二次大戰,德國有三分之一的孩童沒有父親。一九四六年二月,在柏林的郊區城鎮特雷普托(Treptow),十八至二十一歲的女人有一千一百零五個,男人卻只有一百八十一個。近衛團軍官亞瑟.穆恩(Arthur Moon)少校,驚訝於他所見到的景象:「我們在德國走過數千哩路,最引人注目的事乃是完全不見十七至四十歲的男子。那是個女人、小孩、老人的國度。」

Author Info

為全球中文讀者提供一個更開闊的視野,一個可以縱橫古今、可以和全世界對話、溝通的新閱讀空間。

活動推薦

─ Recommended Ev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