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ilippe Put viaphotopin cc

愛上佛羅倫斯的大衛

愛上David已經是很多年的事了!

其實那麼多年來都沒有真正見過他的面,更別說他會認識我了。可是我不斷在各種場合、報紙、雜誌、書籍看到他的照片,閱讀與他相關的報導。我開始覺得我應該是認識他的,甚至我們已經見過面、談過話。

但是說起來也有趣,我知道他父親的生平比知道David本人還多,我不清楚Davied到底什麼時候出生、到底幾歲了、他平常都做些什麼、他是否有了心愛的人?但是我可以告訴你他的父親哪一年在什麼地方、做了哪些事。

有一天又從媒體上知道David「生病」了,他必須調養休息,接受身檢查與治療。每天我都期待著他出院的消息以及重新回到世界的日子。

有一年六月的夏季走了一趟義大利,也有機會造訪佛羅倫斯。David出院的消息也正巧公佈於世,我拼了命見他一面,可是每天都有許多人排隊等著見他,而時間卻不允許我整天跟著蜿蜒的人群等待。


只剩30分鐘便結束會客了!我又從城的某個角落逡巡回來看看是否有機會與他見上一面。看門的人說:「只有三十分鐘而已,你真的願意嗎?。」

「是的!三分鐘也可以。」

我依著天際所照射至大廳的日光將眼光投向那捲曲的髮角,「David,我來了!」那光芒好刺眼,我卻捨不得眨上一眼。

他一動也不動,數百年來他總是以無法理解的眼神注視著這個世界。

在佛羅倫斯的藝術學院裡,我終於見到了他,雖然他還是沒有正眼瞧我,向我說一句話。

讓我向你的父親致敬!

米開朗基羅!你的David映照了美的典範!

註:《大衛像》

文藝復興時期米開朗基羅(Michelangelo 1475-1564)的傑作《大衛像》(David),白色大理石雕琢的男性裸體,約於西元1501-1504年間完成,高5,17公尺,6噸重,靈感來自聖經中的猶太英雄大衛。 

大衛左手拉彈弓 ,右手舉石頭。手部肌肉緊張,露出青筋,肌膚、血管紋路及關節逼真,一副即將赴沙場的神情。他表現了米開朗基羅擅長的肌肉呈現,手與頭表現出力量感。眼光向上望,拉開空間的伸延。這件大衛雕像被推崇為古典藝術品的典範!

大理石雕塑原作經過刻鑿與磨蝕產生許多小孔,久經風化與汙染,2003-2004進行清潔整修,之後才又重新出現於佛羅倫斯的Galleria dell'Accademia。

※本文經原作者同意授權刊登,謝絕轉載。

Author Info

從事當代藝術觀察評論與展覽策畫。於英國及德國專研歐洲現代與當代藝術史及理論,旅居德國十多年,擔任多家藝術專業雜誌特約撰稿、海外編輯與專欄,同時也為藝術家展覽撰寫藝術評論並策畫展覽。

活動推薦

─ Recommended Ev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