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ilippe Put viaphotopin cc

原來,失敗也需要練習(上)

上週教舞蹈課的時候,教了一段中等程度的編舞,一邊數著拍子給大家作的我,發現有幾位同學,在中途不小心跳錯的時候,整個人就停了下來。

每回作這樣的練習時我通常都會給大家連續作三次以上,一方面身體需要時間去適應,二方面也讓身體更熟悉動作,進而用直覺的反應就可以完成編舞而不加思索。我想是因為同學們很清楚等下就還有一次可以練習,而且這個練習用的小編舞長度並不長,稍待一會兒下一輪馬上就會開始,可以從頭作,所以一旦作錯了,就停下來等下一輪開始。

其實似乎是沒甚麼問題的,而且大家一向也都這麼作,但我突然意識到,這樣舉白旗的應變方式,損失了一個很珍貴的學習經驗。那就是練習失敗。

每個地方都有些奇怪的文化,而身為台灣人,很清楚的知道我們其中一個奇怪的文化就是,禁忌的失敗。

在從小開始的學習成長的過程中,我們不談這件事,我們不設想這件事,我們根本不預防這件事。我們只鼓勵成功,只追求成功,failure is not an option,像是指引方向的北極星,朝那方向去就一定會到彼岸,成功自然就會手到擒來,好似未來的一切就是會這麼的順其自然、一帆風順,而其他的方向與可能性都不是選項似的。但實際上人生中會遇到失敗的機率還真是大的出奇,另外的殘酷事實是,你走到死你也摘不到北極星啊。

事實上,事情不照著你的意思進行的機率遠比如你所願的機率要高的太多了。打個比方,我希望我等下把桌子的抽屜打開,裡面就會有一千萬不記名不連號的無主鈔票在裡面任我取用。

作夢嘛。

這個例子也許有點偏激,不過我想說的是,這個社會鼓勵成功、企圖成功,但,失敗呢?就像之前所說的,失敗的發生率遠比成功要高的多了,而我們有為了這件肯定會發生的事情準備了什麼嗎?考試考不好,我們從別人口中得到的回饋是什麼?沒關係還有下一次。那如果這就是最後一次呢?失戀了,天涯何處無芳草?但如果你天生就是單戀一枝花類型的人呢?說實話,仔細的檢視來自朋友與旁人的安慰詞,不管是看開點、放輕鬆、還有下次、我是過來人等等,在你受挫的時候,有哪幾句不是廢話的?即使真的是金玉良言好了,聽的進去並且有能力落實在行為上的有幾人?

 

Author Info

平日春風化雨,偶爾狂風暴雨。 靜靜用文字嚷嚷的台北大聲公。

活動推薦

─ Recommended Ev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