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糖珍奶 2020-2-20 17:51

【免運組】如意生技-素食香鬆系列 結帳再享75折~

0
黑糖珍奶 2020-2-20 09:30

【通通免運】宅食囤貨~大組數最划算~結帳再享75折~

0
從孩子的行為規范更積極的指導 2020-2-20 03:44

一門外語現在是必修課,掌握了四個部分的學習,沒有你...

0
賴加good6060 2020-2-18 22:26

L I N E:good6060 全 台 灣 約 妹 熱 線

0
黑糖珍奶 2020-2-18 11:58

Natural Path漢方草本棉棉 結帳再折扣~

0
從孩子的行為規范更積極的指導 2020-2-18 01:30

大學英語教學的文化

0
efenceaga 2020-2-17 18:57

蜜露雞翅,掌握4分,雞翅進口易去骨

0
黑糖珍奶 2020-2-12 14:21

2/6-2/15下單選711~2/23前取件成功 抽中熱美~

0
OROR 2020-2-5 11:03

《怡寶產後護理之家》享受到完善的月子生活!

0
萬華約妹賴75896 2020-2-4 23:23

台北火車站賴75896  極品淫蕩妮娜妮娜160/E/20Y很便宜一點都...

0
黑糖珍奶 2020-2-4 11:49

本周特刊>美食零嘴 X 文具公仔

0
黑糖珍奶 2020-2-4 10:47

~抗菌防疫商品這裡挑~

0
約咩籟019717 2020-1-29 17:59

出差旅遊首選共享女友賴019717盡在官網http //www.akb48bj.com

0
涼星仔 2020-1-21 22:40

漢晉春秋之涼王傳 - 第十章.啟程西行

涼星仔

2020-2-19 11:52

漢晉春秋之涼王傳 - 第十章.啟程西行   第十章   曹氏基業開新章.孟德謙讓大將軍.本初進位大將軍.鴻成封將赴河西   建安元年  公元196年   繁華的許縣街道上為因應天子遷都如今城內各項工程正如火如荼的進行著,不論是建宗廟、築社稷或是官署衙門的擴建等都已是雛型大致抵定,許縣在經過曹操得兗州以來數年的經營下已自戰火的傷害中逐步的重建,而今隨著大漢天子東遷於此,今時今日亦是各路諸侯人馬受雲集,而許縣亦為應天子遷都而改名許昌(許都),由此可見天子欲昌盛漢室之心分明,但......這數日來各地州牧、將軍來朝晉見天子本該是論功行賞、皆大歡喜之事......無奈兩日前袁紹卻在朝堂上與曹操一言不和!   一切皆因今袁紹勢大,其實力之堅強猶在曹操之上,而天子本意任命曹操為大將軍封爵武平侯,袁紹為太尉但此時袁紹勢力之強猶勝曹操故袁紹恥官位居於曹操之下故拒絕接受朝廷策封!而有意借此樹立朝廷威信的曹操雖是心有不悅仍是為大局堅持謙讓大將軍一職予袁紹而自己僅任司空一位並行使車騎將軍之職。   而這兩日看似一如平日的許都其實已是暗潮洶湧,曹袁二人臺面下的較勁亦已展開,兩人私底下拉攏各方勢力彼此間的合縱連橫亦已開始,如今局面就看誰是否壓對寶,雖然檯面上袁紹實力堅強佔了上風但曹操卻是擁立天子以奉天子令不臣之名行事,但礙於黃河南北各自的勢力範圍外仍有敵手尚未鏟除,故曹袁二人仍是維持著檯面上的友好。   許都.驛站   一早用完早膳後,呂鴻成帶著雷駱離開驛站前去離驛站不遠的客棧前去赴會。   路上,隱忍一晚的雷駱終於忍不住的開口說道:「姊夫,聽平川叔叔說你昨晚見過武平侯了?」   「是啊,我昨晚的確見過君侯了!」   見呂鴻成毫不猶豫的回答他的疑問,雷駱有些惱火的說道:「姊夫,曹操屠殺徐州與雍城百姓的事你應該多少有耳聞吧?」   「是啊~我的確有所耳聞!」   「那你昨晚去見他的舉動是代表你打算帶領眾人投靠曹操一派嗎?姊夫你清醒點,曹操不是個善類,他若真是個好人就不會屠城殘殺無辜的百姓!」見呂鴻成仍是一派淡然的回答,雷駱擔心呂鴻城真打算投靠曹操以求抗衡袁紹之倂吞,若真要他一同投靠曹操那他到還寧願投降袁紹,叫他雷駱去投靠一名殘殺百姓的暴君他是怎樣都辦不到!再說,若真是如此行事......袁紹有怎容得下朔方投靠曹操派系,必定立即出兵攻打朔方五原二郡,如此行徑與找死何異?   「我的確與君侯長談,但......並不是投靠他!」   「那你到底與他談了什麼?」    見雷駱一路上不死心的追問著,呂鴻成心中明白雷駱的顧慮為何,但現今朔方所面臨的困境卻偏只有這名擁立天子重建朝廷的曹操能夠解這困死邊疆的死局,為解開雷駱的疑慮,呂鴻成遂開口說道:「光磊......姊夫明白你在想什麼,你等會兒見到與我有約的人後,就會明白我究竟與武平侯談了什麼!」   「什麼人?不會又是曹操派系的人馬吧!」   「哈~你見了就知道!」   不久他二人來到客棧後,一路來到二樓角落的一桌旁,卻見早已就席的兩人中其中一人已經起身呼喊著!   「榮華兄,風彩依舊啊!」   「你也不差啊,玄德兄!」   「主公、榮華,你們兩位別光顧著敘舊,先坐下來再聊啊!」一旁的簡雍見昔年同鄉到來,欣喜之情亦是溢於言表,但仍是不忘要他二人坐下在談!   「憲和,多年不見,你倒是沒什麼變啊!」故友重逢,呂鴻成還是不忘調侃兩句!   「哪裡沒變?咱們都已經過了而立之年,已經不再是當年那初出茅廬的年輕人了。」說著,簡雍亦領著雷駱就席。   見呂鴻成帶了位新面孔,劉備敘舊之餘仍是不忘禮數,對著雷駱行禮說道:「敢問兄台名緯,與榮華是何關係?」   「先生有禮了,在下姓雷名駱字光磊,於雷大人朔方郡下任邊塞尉一職,一言以媲之在下得尊稱大人一聲姊夫!」雷駱連忙回禮說道。   「姊夫?鴻成你成家啦!」   「豈止成家,我已經當爹了,玄德你得加把勁啊!」   一番閒話家常與敘舊後,彼此間已吃飽喝足的劉備與呂鴻成各自飲下手邊的茶水後,兩人有默契的對視一眼後,異口同說的說道:「曹孟德如何安排你再來的去處?」   一句簡單不過的話語,卻是毫不避諱的單刀直入!兩人心有靈犀的看著彼此,畢竟他們正面臨著雷同的局勢,是否能順利渡過難關的確是要仰賴曹操的幫助,而他二人也是非常清楚曹操不會無條件的幫助他們,再來曹操所安排的每一步必都是用意深遠,而他倆能否再這亂世中繼續生存下去也得端視彼此的智慧!   「我先說吧玄德,曹孟德以我於塞外抗蠻夷討逆賊盡忠職守有功為由升任我為裨將軍並加封關內侯,並於近日回轉朔方後交接各項公務於大將軍袁紹,即日前往雍州刺史部所轄的張掖居延屬國赴任居延都督一職!」   「什麼~你好不容易才由塞外回中原,現在又要你去河西任職!」簡雍聽著呂鴻成所言,簡雍不由得為呂鴻成擔心了起來,畢竟昔日涼州故地並不平靜,中原當時有黃巾之亂而涼州亦有羌人之亂,並且歷時數年,至今朝廷仍是無法完全恢復故涼土的控制權,而這曹孟得如今卻要呂鴻成拿著朝廷的一紙詔令前去赴任,這一趟雍州之行可是兇險萬分啊!   「姊夫,曹操這麼做,分明是要置你於死地啊!」久居河套的雷駱對河西之情勢亦是有所耳聞,聽聞呂鴻成之言亦不禁為這姊夫擔心了起來,更有些後悔稍早對呂鴻成的質疑......   「榮華,那你現下有何打算?」聽著呂鴻成所言,劉備沉思了會兒,一開口所問之語似是有所玄機?   「哈~我現下困死邊塞之地,前有袁紹為患後有羌胡、匈奴、鮮卑伺機而動,若不脫身亦是死局,而如今河西赴任雖是吉兇未明但馬騰韓遂再如何亦是朝廷命官,我等帶著朝廷詔令赴任就算關西以他二人為首的諸將縱有疑心一時亦不會妄動,但若堅持留在朔方只怕袁紹一但盡得河北之地後必不容我等一派,所以......」   「所以河西赴任勢在必行!那玄德也只能祝你此行順利,願你我日後還能如今日般品茶暢談。」語畢,劉備擲起手中茶杯一飲而盡!   「哈~說到底曹操不過是想以我為內應以便日後討伐關西好方便行事罷了,我也非是完全不察他之用意,那玄德你呢?」說著,呂鴻成亦飲盡杯中茶!   「曹操上表我為豫州牧,任左將軍,對我甚是禮遇!」說著,劉備亦輕笑了聲。   「看來他是有意拉隴你對付徐州的呂布了。」   「確是如此,但以呂布的所作所為,於公於私此人都必須鏟除!」說著,劉備有些氣忿的加重了語氣......   「由目前的情勢看來,曹操必會以朝廷的名義四處討伐割據各地的豪強,而我們現今不過是他手中的祺子罷了......」說著,呂鴻成亦苦笑了聲,真是人在屋筵下不得不低頭......   「偏我們現今卻是不得不仰賴他的力量......」說著,劉備亦無奈的嘆了口氣......   此次會後,劉呂二人再度分道揚標!   正如劉備所說,為拉攏劉備對付呂布,曹操對劉備甚是禮遇,而早在劉備投靠曹操前,曹操座下謀士程昱就曾警告曹操說道:「劉備並非是長久寄居他人之下的人物!」勸曹操應趁早解決劉備以除後患,但曹操認為劉備是英傑,反而對其禮遇有加,出則同車,坐則同席。甚至於建安三年之時(198年)春天,呂布派人攜金到河內買馬,但卻被劉備兵所掠取。呂布大怒於是派高順、張遼等攻劉備,雖然曹操曾派夏侯惇前往解救,但仍敗陣,劉備妻子又被呂布所擄。十月,曹操親自東征呂布,劉備在梁國界中與曹操相遇,便合兵成功消滅呂布。劉備復得妻子,跟隨曹操還師許都。   而呂鴻成在與劉備一敘後,隔日即偕同雷駱、蘇平川與十餘名隨從北上回轉關外,回到朔方後他還有的忙呢!   建安二年元月(197年)   日夜兼程一連趕了數十日的路後,終於回到朔方的呂鴻成向眾人提及此事之時,卻意外遭到前雷太守所遺下之子弟成員的反彈,雷氏子弟以雷銘與雷月琴為首,強力反對放棄朔方五原二郡之地移交於袁紹,更不願隨呂鴻成兄弟眾人前去雍州,雷銘更直言呂鴻成今日之位乃是前雷太守所予,若呂鴻成不知飲水思源那雷家子弟必與其割袍斷義,就看百年後呂鴻成如何與雷太守交代!   「大人似是對雷氏子弟們的反彈很是介懷?」連日的爭執,楊武見呂鴻成似是傷透腦筋仍是無解套之法,終決定助他一臂!   「楊郡丞如何看待此事?」   「對雷氏子弟們而言,這塞外之地乃是雷太守打下之根基,當年大人能順利接下太守之職而無反彈亦是因大人乃是雷家女婿,但如今大小姐逝世已有數年,公子又年幼,而大人這些年來為抗外敵反是大力提攜司馬劍秋、司徒昭陽、歐陽寒象三家之人擔任軍職,雷家僅有雷駱少爺有所提攜......」說完,楊武看著呂鴻成不再多言......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雷家之人認為本府在文職上並未得以厚待,軍職上亦未大力提攜,再加上五原拿下後雷家亦未如預期取得要職而對本府早有不滿對吧!」說著,呂鴻成嘆了口氣,他萬萬想不到在這種情勢下雷氏子弟們心裡還是只想著權位......   「所以大人若是棄雷氏子弟於不顧前去赴任便是有負前雷太守,而諸將與眾官員必也會對大人心生不滿!」見呂鴻成已領悟出事情的癥結點在何處,楊武遂在續說道:「對雷家而言,大人的所做所為都似是在與雷家切割,所以除非大人能解雷家之疑慮,否則反彈必定日漸增大!」   「那以你之見?」   「自古以來聯姻都是確保各方關係糾葛的必要手段!」語畢,楊武不在多言行禮後轉身退下,讓呂鴻成自行思考。   聽完楊武所言,呂鴻成陷入沉思,楊武言下之意是要他續玹迎取月琴為妻,的確......在朔方一帶百姓們還是非常懷念雷太守,當年他代理太守之位時未有任何官員反彈與百姓民變就是因他是雷太守的女婿才能如此順利,若是他在此時與雷家之人翻臉,百姓必定不諒解他而憤起民變,屆時朔方內亂一起,不用說要和平交接了,以高幹之性想必一接到消息必是發兵攻打朔方五原二郡,屆時百姓必被捲入戰火之中,那他保護百姓避開戰火的苦心就白費了......   也罷......大局為重,興漢還小,也是該有個母親對孩子才是好的!   幾經思索,呂鴻成不久後即與雷氏子弟決議續玹之事,與雷家之人議定婚約,待抵張掖居延屬國後即擇日完婚!   十日後呂鴻成即與并州牧高幹完成交接事宜,將朔方五原二郡移交於新任太守,除有部份朔方五原舊部欲留任不隨同上任外,呂鴻晏、楊武、蘇平川、歐陽寒象、司馬劍秋、司徒昭陽等舊部舉家追隨!而當初五原郡投降之官員如昔日五原太守旗下大將張猛、趙信、王剛等人亦是願舉家遷移追隨,一行人決定沿黃河西行經賀蘭山進入雍州北地郡領地再渡黃河前往河西!   時值建安二年,終於脫出袁紹掌控的呂鴻成,如今卻要朝著情勢更加混沌不明的雍州前去,此行也許就連他自己也想不到他在有生之年能否再次回到中原?   待續

涼星仔

2020-2-19 11:49

漢晉春秋之涼王傳 - 第九章.奉天子令不臣   第九章   奉天子令不臣.許都曹袁風波起.劉備屯兵抗呂布.漢天子詔令至.鴻成河西赴新職.朔方終歸袁本初   昔日中平六年(189年),董卓為了立威,廢少帝,於九月甲戌日立當時九歲的劉協為皇帝。關東諸侯起兵討伐董卓時,董卓殺少帝、何太后,火燒都城洛陽,挾劉協遷都長安。初平三年(192年),司徒王允成功誅殺董卓,但不久董卓的部下李傕、郭汜即攻陷長安,殺死王允與大批大臣,再次挾持漢帝。後來李郭二人內訌戰鬥,獻帝與一批朝臣於興平二年(195年)七月逃離長安,途中多次成為李傕、郭汜、張濟、楊奉等軍閥爭奪挾制的目標,漢帝劉協與朝臣歷經一年才於建安元年(196年)七月到達舊都雒陽。不過雒陽早經董卓撤離時焚燒,宮室盡毀,百官披荊棘藏身斷壁之間,更加糧草斷絕,可說是顛沛流離嘗遍人情冷暖!   逃亡其間,董承帶漢帝.劉協逃避李傕追擊至大陽(今山西平陸西),得上黨張楊以糧食朝貢,而張揚亦因協助漢帝而被封為安國將軍,進爵晉陽侯,假節允開府治事,日後張楊希望漢帝能回都洛陽,但被諸將拒絕,後張揚回返野王(今河南沁陽近域)。建安元年,張楊與董承再次提出希望漢帝回都洛陽,楊奉、李樂拒絕。董承後投奔張楊,張楊命令董承大修洛陽宮。夏天天子要求楊奉等人迎漢獻帝到洛陽。秋天漢獻帝回洛陽,以糧食相迎,張楊以為自己助皇室迴返舊都大修宮室有功,改命名南宮殿為楊安殿。張揚日後選擇不留在洛陽分享權力,再度回到野王。不久被拜朝廷為大司馬。   同年8月得曹操奧援的漢帝終決定遷都許縣,至此劉協等皇室成員終結束顛沛流離的日子,而為因應遷都,許縣須有可相應國都規模之宮殿、官府等各式建築,在曹操的財力支持下,如今的許都各項工程正如火如荼的進行著!   而今在天子遷移新都重整朝廷當下,天子下詔各地郡級以上官員需回京敘職回報各地民情,但在如今皇室威嚴掃地之情勢下,曹操心裡非常明白奉天子令不臣仍是個極需努力的目標,在天子詔令下各地官員已陸續來到許都,曹操翻閱著手中驛站提供的官員名單,意欲藉此初步分辨出何者可為友先行拉隴,何者將為敵須先行鏟除,何者為可用之材須再進一步安排,不論現今階段是敵是友都可藉此一窺!   雍州方面,昔日涼州羌人之亂時朝廷已無力征討而不得不承認當年起事幫兇之馬騰、韓遂等人之官職使的涼州故地至今十數年來等同自治之下,縱使朝廷曾新設備雍州更併入涼州舊地欲改變此一情勢,但仍是徒勞無功......亦因此前來朝見天子之官員可說是屈指可數!   益州方面自州牧.劉焉逝世前派遣民間勢力「五斗米道」的首領張魯與別部司馬張修一起前往漢中,攻打漢中太守蘇固。張魯在漢中得勢後,卻殺死張修,截斷交通,斬殺漢使,劉張兩家由此結怨。劉焉則以米賊作亂阻隔交通為由,從此中斷與中央朝廷的聯絡。他進一步對內打擊地方豪強,鞏固自身勢力,益州因而處於半獨立的狀態。天下諸侯討伐董卓之時,劉焉也拒不出兵,保州自守。而後犍為太守任岐及之前平亂有功的賈龍因此起兵反對劉焉,但是被劉焉擊敗殺死,至此益州自劉璋繼位至今仍是以相同理由不派使者來朝!   關中方面則因當出李摧與郭汜等人的肆虐下,官員百姓逃亡者眾,已不復昔日之繁華!再加上李郭二將與曹操對立,先前更因曹操迎天子之舉遷都許縣之故而敵意更深,自是關中方面無一官員來朝!   淮南方面,袁術早有不臣稱帝之心,再加上早前孫策以昔日其父孫堅所得之傳國玉璽為押借兵予孫策出兵江東,如今玉璽在握的袁術心中早已無”漢朝”之存在,更仗其四世三公之家世更是天下歸心,對朝廷之詔令亦是視若無睹、毫不理會,自是淮南方面無使者來朝晉見天子亦屬意料之中!   徐州方面自兩年前陶謙逝世後將徐州讓予劉備,劉備在治理徐州期間收留了呂布,而昔日呂布被李傕擊敗後,先投靠袁術,但因自恃有誅董卓之功而十分驕恣,恣兵鈔掠,導致袁術不滿,於是呂布改投張楊,張揚手下建議擒拿呂布,交給李傕,呂布得悉後便轉投袁紹。在袁紹處為客將之時,呂布助其大破黑山軍,但呂布恃著功勞向袁紹請兵,袁紹不應許,呂布手下將士又多暴橫,與袁紹手下衝突甚多!袁紹對其亦甚為防範,在此紛圍下呂布自覺不宜再留,於是向袁紹告辭,袁紹假意派三十壯士送行,實則是刺殺呂布,呂布識破其詭計,讓人在帳中彈琴,自己則趁機離開奔逃而去。袁紹聞訊後下令關閉城門攔截呂布,但仍為呂布逃脫!後呂布與張揚會合後,袁紹因畏懼呂布而不敢追擊,呂布因而逃離袁紹掌握。   日後張邈接受陳宮之言,決定請呂布入主本為曹操所據的兗州。當時曹操正值東征徐州陶謙,聽到消息後立即回師,與呂布數次征戰。最終呂布不敵曹操潰敗而逃,東投劉備,劉備收留呂布為客將讓他屯兵小沛。呂布則與劉備以兄弟相稱,稱劉備為弟自己為兄。後劉備與袁術相爭,呂布乘機奪取徐州,自稱徐州牧。無處可去的劉備只好投靠呂布,呂布反讓劉備屯兵小沛,徐州局勢自此為呂布反客為主所佔,劉備反淪為客將須依附呂布!   如今天子詔令下素來對外宣稱乃中山靖王之後的劉備自是前來,而有意爭取徐州牧一職的呂布自是不會放過機會亦派遣使者前來朝見天子!   江東方面自孫策一年前從袁術處借兵以協助攻打劉繇為由於興平二年(195年)率領士兵五六千人,騎數十匹,賓客願從者數百人渡江發兵攻打江東眾多割據豪強與軍閥!當時袁術表孫策為折衝校尉、行殄寇將軍。渡江攻劉繇牛渚營,盡得邸閣糧穀、兵甲,此舉逼使彭城相薛禮、下邳相笮融推劉繇為盟主,薛禮據秣陵城,笮融屯縣南,共同對抗孫策。   為抗衡此一聯盟,孫策決意先發兵攻打笮融,兩軍交戰,孫策斬笮融五百餘人,笮融戰敗回城後閉門不出改打竉城戰。見對方堅手城池孫策轉而渡江攻薛禮,薛禮逃走,這時樊能、於糜等復合眾聯手襲奪牛渚屯,孫策得知消息後,還兵攻破樊能等,獲男女百姓萬餘人及後再回師攻打笮融,孫策不慎為流矢所中,傷股而不能乘馬,因而留在牛渚營,為了引出笮融出城,孫策命士兵放出流言說他已重傷而死,笮融得知孫策已死之訊息後遣將於茲攻擊孫策軍,孫策遣步騎數百挑戰,設伏兵於後方伺機而動,於茲出擊時,還未交戰便徹退,後於茲追入伏兵陣中,中伏大敗,孫策斬首千餘級。孫策後到笮融營下,令左右大呼說:「孫郎竟云何!」於茲於是驚怖夜遁。   笮融聞孫策尚在,便築深溝高壘,繕治守備,孫策以笮融所屯地勢險固一時間難以攻下,故捨棄而去,後轉目標攻破劉繇別將於海陵,再領兵轉攻湖孰、江乘,二城皆破。   當孫策進軍至劉繇城下時,這時太史慈自東萊來省繇而來,其部下皆勸劉繇以太史慈為大將對抗孫策,但是劉繇卻因許子將之言,而不敢重用。及後遺太史慈偵察城外,卻碰上了孫策,孫策則帶著三十騎人,當中黃蓋、韓當皆在,太史慈知道為首一人是孫策,於是單騎而上,與孫策正面對峙,兩人於對決之時孫策刺中太史慈座騎,而奪得太史慈背上短戟,同時太史慈亦得孫策兜鍪。這時兩方軍隊各自前來,於是二人各自回去。不久劉繇與孫策相戰,但戰敗,於是棄軍遁逃,諸郡守皆棄城而走,城池盡歸孫策所有。孫策率軍進入曲阿,勞賜將士,發恩布令,告諭諸縣道:「其劉繇、笮融等故鄉部曲來降首者,一無所問;樂從軍者,一身行,復除門戶;不樂者不強。」一日之間,四面雲集,得見兵二萬餘人,馬千餘匹,從此威震江東。   時至今年,割據吳郡一帶的吳人嚴白虎等眾各萬餘人,於吳郡各處屯聚兵馬,孫策手下諸將皆認為應先討伐顏白虎。孫策遂決定引兵渡浙江先行討伐顏白虎!開戰期間孫策先命吳景出兵,與嚴白虎交戰,大勝而回,嚴白虎退到會稽,後孫策渡江攻下會稽,並進行屠城,嚴白虎於是高壘堅守,派其弟嚴輿求和,孫策答應,嚴輿便跟孫策單獨見面,卻被孫策所殺。由於嚴輿在嚴白虎軍中素有勇力,於是使嚴白虎對孫策感到畏懼,後孫策發兵攻破嚴白虎據點,嚴白虎亦逃到許昭中,此後下落不明。   至此江東方面孫策已站穩腳步,在打敗顏白虎攻下會稽後廣陵等郡亦歸降孫策,繼其父孫堅人稱江東之虎的後起之秀,江東小霸王之名如今已是威名遠傳~而昔日孫堅逝世後孫策亦繼承父親烏程侯之爵位,故在天子詔令下派遣使者於新都面聖!而當時的楊州刺史劉繇與會稽太守王朗亦因與孫策已是勢成水火之故,親上許都朝見天子,亦欲藉此機會向朝廷求援!   荊州與交州方面,荊州牧.劉表本就為皇室成員再加上其作風向來獨善其身,故荊州府派遣使者前來朝見天子亦屬理所當然,而交州牧.士變亦屬偏安一隅之人,其割據交州期間雖已心中無漢室之存在但在漢臣的名份下,仍是派使者來朝,欲藉此說明交州府仍是尊漢之立場!   而河北方面,一如先前曹操所料想一般,遼東公孫度與幽州公孫讚早已心無漢室,如今割據一方稱雄自主,對天子詔令亦是視若無睹,上黨張揚早前曾助天子回返舊都洛陽有功,後回返野王一帶,如今天子詔令至,論功行賞之下,張揚親來許都朝見天子亦不意外,此外來了兩人一是河北軍閥之霸主.袁紹!想必來此除了面聖,想必其目的必是欲以平河北亂黨之名向朝廷邀功!   另一人則是現任朔方太守.呂鴻成,此人事績曹操亦略有耳聞,據聞此人於初平四年出兵助袁家攻擊關外三郡,但實力遠不及袁家軍之下僅拿下了鄰近的五原郡,雖不清楚當時究竟呂氏與袁家究竟有何協議,竟能令袁紹暫未將朔方五原視為併吞之目標,憑此二郡之力想抗衡整個河北實在是癡人說夢!但能以拖待變至此能力亦數不差,想必此次前來必是想求助朝廷解此困死邊塞之局!   看完手上的名冊後,曹操心中戰略已定!眼前需先除中原之敵,首要即是西邊的李催郭汜,爾後才是東邊的呂布與袁術,而要對付他們就必須先行拉攏小沛的劉備與江東的孫策,至於關西以馬騰韓遂為首的諸多軍閥則是得將眼光放遠點,這個呂鴻成與其讓他亡於袁紹之手不如施點恩澤予他,就將他安插到河西任職,也許日後討伐河西他會是個不錯的內應!   建安元年(196年)天下大勢即將走向另一階段,早已心有定見的曹操亦將一步一步的走向權力的高峰!   待續

涼星仔

2020-2-19 11:42

漢晉春秋之涼王傳 - 第八章.曹操迎天子   第八章   初平四年 12月 鄴城   昔日河北繁華名城,今日卻是袁紹根基所在之地,這一日前去關外四郡招降的使者已回返鄴城覆命!而在袁紹觀看完五原、雲中、定襄三郡的回信之後勃然大怒,直斥三郡太守不識抬舉,必命并州牧.高幹發兵勦滅!   「主公請看,此信乃是呂鴻成予主公的回覆!」使者說著,明白主公正在盛怒之下亦是戰戰競競的呈上帶回的信件予袁紹觀視。   「哈哈哈哈~呂鴻成這廝,該說是聰穎還是有自知之明?哈哈哈~」看著呂鴻成的回信,袁紹並未如先前般怒不可遏,反是縱聲大笑,笑聲中亦帶一絲的輕蔑之意!   「主公所言是為何故?莫非是朔方願降或是呂鴻成另有盤算?」袁紹座下謀士之一.田豐見主公喜悅中猶帶輕藐之情,心疑有詐,遂出言詢問。   「來人,將此信內容唸給眾人聽,讓眾人聽聽這呂鴻成有多愚蠢與自認聰明。」聽聞田豐之言,袁紹並未回答田豐的疑慮,卻是吩咐一旁的文官將信件內容唸出,言詞中盡是輕藐鄙夷之意!   將軍在上,鴻成任職朔方太守至今始終尊循前雷太守遺言,繼任以來一直僅守漢臣本份,始終尊行邊塞太守一職所掌之治民、掌軍、經兵武、守衛邊疆、力抗外悔內制叛逆之職,故今雖是拒絕將軍招降一事但此乃是鴻成非屬叛逆之賊,鴻成既非叛逆便無降戰之選,而將軍仍是以漢臣之身份行州牧治民掌軍之職亦以漢室四代三公之名做為號召,朔方郡今既無叛逆之事實昔卻有克盡職守力抗戎夷之勞,袁呂二家同為漢室之臣,故上司下屬之稱乃為官之本份,將軍今之官職遠在鴻成之上,若將軍真欲平關外之叛臣,下官亦非不能與將軍合作聯手發兵勦之,今五原等三郡太守早已心無漢朝彼此攻伐荒廢政務無心抵禦外族盡克守邊疆之責,惜鴻成能為有限無力為朝廷平叛,繼任至今始終無法為國除奸,今袁將軍率正義之師為國除害而來,若袁將軍有需鴻成相助一臂,朔方郡本份之內必發兵助之絕無推辭!   在眾人聆聽完信件之內容後,眾人已是議論不停,輕視者有之、認其有詐者有之、主張不予理會一并勦滅者有之尤以沮授、許攸、田豐等人更是力主朔方呂氏比之餘下三郡更該鏟除,一但他日羽翼豐氣候成,不再困於邊塞貧瘠之土,必由邊疆攪局之流轉為主公逐鹿天下之敵,此信不過是以同為漢室同朝之名以拖待變,他朝天下局勢有變,難保呂鴻成不會是下一個如公孫一族般盤踞一方之敵!   「呵呵~眾卿所言雖是有理,但以呂鴻成現今之實力也不過一郡之力,縱使讓他藉此消滅三郡太守,但只要我袁家軍能佔得關外半數之土,料他呂鴻成也不敢妄動,他很清楚在漢朝名義之下只要安份守己本將猶能予他一條生路,但只要他敢與本將為敵就是自取滅亡!對本將而言,目前關內河北的敵手方是首要。」聽著眾謀士們的勸說,袁紹終說出自己現今的想法與往後的首要目標!   「主公心意已決,那怒在下直言,敢問主公我軍下一首要目標為何人?」田豐見袁紹心意已定,不再進言勸阻,遂改口直問下一目標為何!   「目前公孫讚以退守幽州,現今首要目標仍是黑山賊首.張燕!」   張燕本姓褚,184年,東漢爆發黃巾之亂,褚燕聚集少年為盜在山澤之間作亂,後還真定,加起來有萬多人。不久,張牛角亦起兵,與褚燕合師,褚燕便推張牛角為主帥,並進攻廮陶。不過,張牛角在攻戰中被箭射傷,創傷過重而死,臨死前命眾人:「必以燕為帥。」所以褚燕改姓張。 其後張燕率賊軍四處作戰,常山、趙郡、中山、上黨、河內的山谷成為張燕賊軍的根據地。其後孫輕、王當等人帶領部眾投靠張燕,人數甚至有百萬人,號為「黑山賊」。漢靈帝見其勢大,不能以武力討伐,令河北諸郡被受害。其後,張燕派人向東漢朝廷求降,朝廷便拜張燕為平難中郎將,領河北各山谷事務,同年被推舉為孝廉、計吏。但張燕更加無所忌憚,漸漸進犯河內,逼近京師,於是漢室以朱雋為河內太守,帶領家兵擊退他們。   190年,董卓挾漢獻帝退到長安,關東大亂,一時之間群雄並起,張燕便與豪傑相結。公孫瓚與袁紹爭奪冀州時,張燕派遣將領杜長等助戰,被袁紹擊敗,人眾略有散失。初平三年(192年),袁紹在龍湊擊敗公孫瓚迫使其退還幽州不敢再南下。   初平四年(193年)三月,黑山賊與魏郡反兵聯合攻打鄴城殺死郡守。六月,袁紹開始興兵入山討伐賊眾,連續擊破於毒、左髭丈八、劉石、青牛角、黃牛、左校、郭大賢、李大目、於氐根等勢力,殺數萬人。張燕與四營屠各、燕門烏桓在常山與袁紹大戰,張燕有精兵數萬,騎數千匹。尤其當時袁紹得到一時依附的呂布幫助,呂布騎赤兔馬,能飛馳過塹壕,率手下健將成廉、魏越等僅數十騎突襲張燕營地,一天內進攻三四次。雙方連戰十餘日,張燕軍隊死傷眾多,袁紹軍也疲累退軍。   至此,黑山賊開始衰落。建安三年(198年),袁紹攻公孫瓚,史稱易京之戰,公孫瓚之子公孫續請張燕率軍十萬來救易京,但張燕援軍未至,公孫瓚已敗亡。公孫續也陣亡,張燕軍只得散去。後來,曹操戰勝袁紹,平定冀州,張燕於205年4月,連同黑山賊十多萬人求降,被拜為平北將軍,率軍到鄴駐守,封為安國亭侯,食邑五百戶,直至張燕逝世。   涼州軍閥占京師.文和亂武關中悲.漢帝東逃歸落陽.孟德迎帝遷許都   昔日初平三年,董卓被殺,其部將李傕等人便遣使詣長安求赦。當時掌權的司徒王允為人剛直,沒有同意,仍是有意一并肅清,此舉令李傕等人更加恐懼,不知所為,準備各自解散,逃回歸鄉里。賈詡當時因為是董卓所部的官吏,在李傕軍中任職,為求自保免遭清算,便出面阻止了他們,對李傕等人說道:「我聽聞長安中正商議欲盡誅涼州人,而諸位卻欲棄眾軍而各自奔逃,那只要一名亭長就能抓住諸位了,那不如整軍待發,反攻長安為董卓報仇,更可藉此鏟除王允,事後奉漢室之名號令天下,誰敢不從?」   此計為眾人採納,李傕等人便即以為董卓報仇為名率領西涼軍反攻長安,後擊敗呂布,殺死王允,挾持了漢帝劉協,控制了後漢朝廷!   而此次關中動亂後世人稱文和亂武!   興平二年(195年),漢帝.劉協開倉放糧來救濟百姓。之後,他以祭祀先祖為由與大臣們逐漸踏上流亡之路,遷出長安,進駐安邑。   興平三年,曹操聽從謀士荀彧的建議,打算迎接皇帝,派曹洪率兵西進。不過此時皇帝(或其掌權之臣)對曹操仍有疑慮。但曹操勢力強盛,數月之間又擊破了汝南、潁川的黃巾軍,朝廷乃封曹操為建德將軍。稍後不久,升任鎮東將軍,且進封為費亭侯。費亭侯曾是曹操祖父曹騰的爵號,可見朝廷已對曹操寄以厚望。同年秋,漢帝入駐洛陽。隨後曹操也進軍洛陽保衛京城,皇帝賜曹操節鉞,標誌著曹操對中央朝政的實際控制,「奉天子以令不臣」的局面形成。洛陽經董卓破壞,已殘破不堪,董昭等勸曹操定都許縣。   建安元年(196年),曹操迎劉協從洛陽到許縣,稱許都,改元建安,兩個月後在漢室詔令下各地郡守、將軍、刺史、州牧來到新都.許都朝見皇帝!呂鴻成亦在詔令下來到許都,在此他與昔日學友劉備重逢,亦與曹操首次會面,這一次重歸中原亦將面對呂家一生中最重大的轉捩點!

涼星仔

2020-2-19 11:36

漢晉春秋之涼王傳 - 第七章.袁家出關外   第七章   漢帝劉協繼大統.界橋之戰掀烽火.白馬將軍落頹勢.河北大勢定袁家   公元192年.初平三年      三月朔方太守府內,雷玉琴已經分娩足有一日,再拖延下去母子都將有危險!   房門外,呂鴻成與鴻晏與雷駱月琴等一眾雷氏子弟們亦在產房外等著消息兒心焦不已!   等了許久終於產房內傳出稚子啼哭之聲,聽聞稚子啼哭,眾人皆鬆一口氣欣喜若狂之時,產婆卻是面露悲色的開啟房門,哀慟的說道:「各位大人,夫人想見您們最後一面......她快不行了......」   「妳說什麼!」聽聞產婆之言,雷駱不急細想立時衝入房內欲見胞姊!其餘之人亦立時跟上。   但獨獨本該要一馬當先的呂鴻成卻是最慢步入產房內......步入產房後眼前所見盡是一片哀傷之景,雷銘為首等一眾雷家子弟已是掩面暗泣,雷駱乃是性情中人更是毫不掩飾縱聲而哭,看著如此情景,呂鴻成只覺自己的身體微微的顫抖著,一時間也不知到底該如何表達他如今的心情,本該是欣喜將為人父的日子,如今稚子臨世卻是結髮之妻辭世之時......真教他不知究竟該如何面對......   「光磊......別傷心,你的姪子我已想好名字了,他還等著舅舅的疼愛呢!」看著胞弟與一眾雷家子弟們,雷玉琴勉力撐起虛弱的身子,懷抱著稚子,蒼白的面容滿是慈愛與不捨之情,但......大限將至......至少她怎樣也得將後事交待完才能去見父親大人......   「夫君,孩子的名字我已想好了,就取名興漢字王文吧!」說著,她亦將懷中稚子交於已來至她身旁的呂鴻成後便說出她早已為孩兒想好的名字!   「夫人,妳對這孩子期望甚深,為夫一定會好好哉培這孩子,願待這孩子成年之時能擔起復興漢室之重責大任,縱使吾兒官至王侯將相亦會勉他時時學習聖賢之道,絕不讓他淪為行偏門危害社稷之流。」明白妻子取名用意的呂鴻成沒有任何猶豫的許下承諾。   聽完夫君的承諾與保證後,雷玉琴微微一笑後便闔上雙眼,再也沒有任何的動靜......雷玉琴至此香消玉隕!   這一年,朔方郡丞呂鴻成失去了結髮之妻,也是這一年朝廷遣使行文,朔方郡丞.呂鴻成升任朔方太守執掌朔方一郡文武治民之責,同時亦是袁紹與公孫讚於界橋之戰後袁紹派崔巨業領兵圍故安,久攻不下。撤退時被公孫瓚派三萬人追擊,在巨馬水大破袁紹軍,殺七八千人,其後公孫瓚乘勝追擊至平原,以田楷為守將。袁紹遣兵數萬連戰兩年,期間田楷曾敗於袁譚手下,此戰期後以雙方互相耗盡兵糧及天子遣使和解告終,此為河北一帶甚為著名的巨馬水之戰!   同年袁紹與公孫瓚為爭奪冀州而再度開戰公孫瓚在界橋之戰後不久就派兵與袁紹在龍湊開戰,被袁紹擊敗,公孫瓚退還幽州。此戰之後雙方仍然爭戰不斷,如巨馬水之戰,歷時兩年,同是以雙方互相耗盡兵糧及天子遣使和解告終。   雖然公孫讚與袁紹間於界橋之戰後仍是互有勝敗,但基本大勢上已是由袁紹佔有優勢之地位,而有道是識時務者為俊傑,河北一帶的地方士族、豪強、富豪等已逐漸地朝袁紹一方靠攏、投誠者日漸多之,亦於這一年公孫讚之勢力亦節節敗退而不得退還幽州,至此冀州亦全數落入袁紹之手!也在這一年袁紹將目標開始轉向尚未有強敵的并州,首當其衝者自是佔據上黨一帶的張揚與佔據了黑山一帶為根據地的張燕。   這一年狹持漢帝強行西遷長安掌握朝政的董卓為呂布所誅,但好景不長董卓舊部李催等人攻克長安驅逐呂布斬殺王允,成為繼董卓之後狹持漢帝把持朝政之軍閥,亦因此朝廷威信越加衰弱,軍閥間相互攻伐之勢亦越加猛烈,如今爭奪河北霸權的戰火終是漫延至并州而來!   初平四年   11月   袁紹憑其優勢武力短短一年之內已迅速掃平并州境內大小軍閥豪強,歸降者、覆滅者大小數十有之,而徹退幽州的公孫讚亦於這一年10月消滅漢室宗族劉虞,獨霸幽州之土,但也因此而得罪長年來與劉虞保持良好關係的諸多外族領袖,而導致公孫讚面臨兩面受敵之局勢,局面發展至此袁紹於河北之敵手只餘上黨的張揚、幽州的公孫讚、遼東的公孫度、盤據黑山一帶的黑山賊張燕以及被袁紹視為攪局之流不足為患的關外四郡,而袁家為強勢宣示領有并州主權,袁紹更是於同年5月指派女婿高幹擔任并州牧負責收服招降關外雲中、五原、定襄、朔方四郡之土,此舉更是令關外四郡人心惶惶,降袁與抗袁如今已是四郡之領袖最頭疼的選擇......   朔方郡太守府   議事廳   今日一早朔方太守府即發出召集令,召集郡內各級文武官員須於正午前入府議事,接到命令的各官員無不立即放下手邊公務,各個連忙趕往太守府議事,一路上各官員亦是議論紛紛,眾人也都心裡有數代理太守.呂鴻成是要商議何事,畢竟今早方才送走袁家派遣前來招降的使者,據聞呂郡丞已於昨晚拒絕袁家的招降之請,今日議會必是要告知眾人此事並積極備戰等各項事宜!   議事大廳內眾多文武官員已經來到,等待著現任太守呂鴻成開口,等了會兒後,呂鴻成終於開口說道:「諸位,想必眾人應都已聽聞本府昨晚已拒絕袁家的招降之要求是吧?」   一語出,誠如眾人所想......那後續必是要討論備戰事宜等各項事務,現任大成縣長.吳盛亦不贅言直語說道:「大人若心意已決,那是否能直言今後針對袁家與五原等三郡之方針與目標?」   「今後的目標除抗衡袁家勢力外尚要提防鮮卑匈奴與羌人偷襲!」   聽著呂鴻成所說,雷氏親族之一的臨羌縣丞.雷銘不表讚同的說道:「大人莫忘關外四郡間彼此攻伐已有數年,而今大人所定之目標卻僅有係出名門四世三公的袁家與外族,下官認為三郡太守未必會願意與我等聯手抗袁,相對而言,袁家四世三公天下人都對袁家寄予厚望何以大人要棄正統、擇逆臣?」   「銘叔此言差矣!」聽著雷銘所言,目前擔任邊塞尉的雷駱不表認同的說道:「袁家雖是四世三公係出名門,但袁紹袁術不臣之心已現,自關東軍解散已來,中原諸多豪強官員坐擁私兵,各個擁兵自重,袁家若真心有漢室早已出兵討伐逆賊迎救天子,據聞袁家已有數年未曾繳納稅賦於朝廷,如此行俓與三郡太守何異?」   「駱兒所言不差!」現任郡功曹.蘇平川亦贊言說道:「現今情勢,三郡為求抗袁必會來函邀請太守討論結盟一事,目前情勢來看雁門關等通往關外的關口已經落入袁家掌握,關外若不降袁,那高幹領兵出雁門關攻打定襄雲中僅是時間問題......」   「正因袁紹現正是飛龍在天之勢,我等朔方不過一郡之力,又豈是擁河北之力的袁紹之對手!」雷銘仍是不死心的說著!   見主降與主戰的兩派人馬開始激辯,一直沉默的呂鴻成終於開口說道:「鴻成任職朔方太守至今始終尊循前雷太守遺言,繼任以來一直僅守漢臣本份,始終尊行邊塞太守一職所掌之治民、掌軍、經兵武、守衛邊疆、力抗外悔內制叛逆之職,故今雖是拒絕將軍招降一事但此乃是鴻成非屬叛逆之賊,鴻成既非叛逆便無降戰之選,而將軍仍是以漢臣之身份行州牧治民掌軍之職亦以漢室四代三公之名做為號召,朔方郡今既無叛逆之事實昔卻有克盡職守力抗戎夷之勞,袁呂二家同為漢室之臣,故上司下屬之稱乃為官之本份,將軍今之官職遠在鴻成之上,若將軍真欲平關外之叛臣,下官亦非不能與將軍合作聯手發兵勦之。」   聽聞呂鴻成所言,現任郡丞楊武遂直言道:「大人所言可是回覆袁紹來使信中之內文,若是如此那大人信中並未將話講死甚至還留下可與之聯手之伏筆,但此舉有利有弊,若袁紹目前暫以盟友之身份接納我等,但我等終是一郡之力,他日袁紹若不容得我等之存在而再次以武相逼,只怕朔方將退無可退不得不與之一戰,屆時只怕關外邊塞之地我等將全無助力可與之抗衡!」   聽著楊武陳述著利害關係,呂鴻成陷入了沉思......戰不能勝......降非他所願......和不過是拖延之策......似乎朔方的未來已經陷入了兩難的地步......因不論如何做袁紹遲早都一定會拔除關外的芒刺!   「大人,五原郡遣使發函予大人!」在呂鴻成沉思之時,府外傳令進入傳達五原郡排人前來之訊息!   「嗯,宣他入內吧。」   召見五原郡來使後,誠如眾人所想一般果是派人前來欲邀請朔方郡加入四郡連盟齊力抗袁之行列!但本以唇亡齒寒之論力邀碩方加入必定功成的五原郡使者卻想不到呂鴻成竟以不與心無漢室的不臣之人為伍為由拒絕,更想不到呂鴻成竟也對外宣佈不會與四代三公的漢室名門袁家為敵,如今呂鴻成宣稱自繼任雷太守之職務起即克守雷太守遺言僅尊漢臣本份於邊塞之地盡忠職守,整軍治民抗蠻夷,與袁紹將軍同為漢朝之臣僅有上司下屬之分並無戰降之擇,五原等三郡太守早已心無漢朝彼此攻伐荒廢政務無心抵禦外族盡克守邊疆之責,惜鴻成能為有限無力為朝廷平叛,今袁將軍率正義之師為國除害而來,若袁將軍有需鴻成相助一臂,朔方郡本份之內必發兵助之!   此舉無疑代表呂鴻成與四郡連盟徹底切割,同時更已漢臣之名宣佈非袁家之敵,其於關外所作所為全為職責所在,此舉亦令高幹暫無名目可出兵攻打朔方,甚至還被呂鴻成以平叛之名出兵助高幹於短短一年內鏟除三郡連盟,此舉亦成功暫令袁紹認為朔方呂家暫無威脅,而轉將目標再度指向了公孫讚!但眾人也心知這一切只是暫時......袁紹遲早會再將茅頭指向朔方......   待續

涼星仔

2020-2-10 00:44

漢晉春秋之涼王傳 - 第六章.太守歸天.關外內戰   第六章   群雄鏖戰掀兵燹.白馬將軍斬皇族.本初河北展雄圖.鴻成承志保朔方   朔方太守府.夜半三更時刻   在司馬劍秋與司徒昭陽二將領兵對抗五原郡進犯而正陷入苦戰之時,在廣牧縣歐陽寒象眾人打退匈奴人正歡欣鼓舞之時,這一日太守府內卻是愁雲慘霧,只因太守病危,邊關之地僅有軍醫卻無名醫......在軍醫束手無策之下,原本虛弱的雷太守突然精神抖擻的穿起官服,硬是拖著虛弱的身子連夜招集留守郡城之官員與兩名女兒至太守府議事廳內議事!   在接到太守傳令後呂鴻成帶領著眾官員與軍官們至議事廳集合後,雷玉琴亦帶著雷月琴趕至議事廳隨侍在父親身旁!   見眾留守文武官員與兩名女兒都已來到,雷太守這才開口說道:「我兒玉琴啊......天下將亂......爹已經時日無多......也許這關外之地也將捲入內戰......若朔方真守不住......妳就帶著月琴與駱兒沿黃河西行逃往涼州投靠河西李家,李家之主李桓在河西經商多年於地方頗有名望,亦是為父多年學友,真有萬一妳們姊弟就去投靠李家吧!」   「父親~您別說這種不吉利的話!」說著,玉琴已是眼眶含淚,語帶哽咽。   「月琴,爹知妳品性好強爭勝不服輸,但謹記凡事須循正道三思而行,爹不在後,妳好好幫助妳姊姊管教妳那衝動的弟弟。」   「爹爹,您別胡思亂想,您不會有事一定會長命百歲的!」見父親已是語出不祥,不願接受事實的月琴連忙安慰父親!   聽著女兒們的安慰之辭,雷太守苦笑了聲,人生自古誰無死,只恨他走的恐不是時候,但就算如此......不管如何他也要交代完後事才能走!      「各位,不管未來情勢如何演變,待本府走後須將本府之死訊回報朝廷以待朝廷派人接管朔方太守一職,等朝廷再度指派接任太守一職之人前來的期間內眾人必須堅守崗位以護百姓安危不得怠慢!」說著,雷太守看了呂鴻成一眼後續說道: 「而這段時間內由郡丞呂鴻成暫代太守職務總領朔方郡內軍政等大小事務,眾人需齊心協助郡丞力抗外族與無視朝廷意圖佔地為王的亂臣賊子!」   「大人!」聽聞太守指名代理執行太守職務,呂鴻成本想推辭,但太守卻全然不予他拒絕之機會!   「鴻成,你與玉琴之間的事本府很清楚,今日本府就認了你這女婿,不論日後局勢如何演變,玉琴三姊弟和雷家子弟的安危與朔方百姓的福址本府就交到你手上了!」   雷太守一語驚人,令在場眾人一時嘩然,只因誰也沒想到太守居然會指名資歷尚淺的呂鴻成代理執掌太守職務,更直接承認他為女婿,雖然呂鴻成與大小姐之間早有人耳聞他倆間似有私情,但怎樣都沒想到太守竟會如此直接指名接班,在太守隨時會走的情勢下,此情此景可說是太守已在交代後事也不為過,但太守所言這不只是語驚四座,更進一步可是教呂鴻成難以拒絕!   「鴻成,本府明白這決定很自私對你與玉琴亦不公,但若朔方真有萬一,郡內僅有你與鴻晏和盧植先生有所交集,也唯有如此朝中人士與昔日受他提攜之人還尚有可能看在你之恩師盧植面上助朔方一臂保全眾人!所以請你萬勿推辭......」   聽聞太守所言,明白太守用意後呂鴻成沉默了會兒看了雷玉琴一眼,隨後走至太守所坐鞍前下跪行禮說道:「岳父大人,小婿在此承諾絕不棄玉琴姊弟與雷家子弟安危於不顧,並會與眾同齊間同心合力共渡難關,若鴻成無能真保不住朔方也會帶領眾人西行前往涼州以避戰火!」   「好~好~有你這句話,本府就放心了!」說著雷太守已有些上氣不接下氣的喘息著......但太守仍是不顧身體狀況的硬撐著並站起身子不停的說道:「眾人聽我遺命,今本府已將太守職務交由郡丞代理,不管未來情勢如何演變,本府希望眾人能上下一心幫助郡丞渡過難關,更望諸位莫忘根本我等皆為大漢之臣,只要漢朝尚存我等就為漢臣,絕不可與不臣之人為伍更不可與割地滋事之人同流,緊記身為漢臣......」   說著,雷太守忽然不再講話,就這麼沉默的站著一動也不動,在眾人尚面面相覷的時候,軍醫趕緊趨上前去一探雷太守鼻息與脈搏,卻見軍醫臉色大變,更是驚愕的退了一步後......軍醫跪了下來,語帶哽咽的說道:「大人......走了!」   廣目縣治馬場    「哇啊~~~~」   經歷一場戰鬥後,此時本該是眾人放鬆好生休息的夜半時刻,雷駱的營帳內卻突然傳出慘叫聲!   「駱兒~你怎麼了?」   「父親走了......父親走了......」   聽聞雷駱慘叫聲,蘇平川等人連忙披上外袍趕至雷駱營帳內,卻見到雷駱一臉驚魂未定的坐在床上默然不語,蘇平川連忙上前觀看情況,但卻見雷駱嘴裡唸唸有詞,似是在訴說著他的父親已經與世長辭一般......他雖想訓斥雷駱一頓,但太守府內快馬加鞭趕來的急報卻真是讓他不得不相信真是有父子連心這件事!   「大人~太守今晚辭世了!」   朔方前線駐地   夜半時分,尚未就寢正與司徒昭陽商議該如何退敵的司馬劍秋正商議至一半之時,突然營帳內傳來一陣冷風,差一點就將燭火吹熄,在燭火將滅復明之後他二人竟見到雷太守不知何時已出現在帳內,卻是沉默以對,只是默默的看著他倆!   「大人,怎只有您一人前來?玉琴小姐她們沒陪您嗎?」見太守突然出現,司徒昭陽雖感疑惑,但明白太守身子不佳的他趨向前去欲扶太守先行坐下休息,但在他邁開步伐之時司馬劍秋卻伸手攔住了他,司徒昭陽本想詢問司馬劍秋為何如此,但卻見他神情嚴肅的對著太守點了頭,太守似是心領神會般的微微一笑後,隨後映入眼廉的竟是太守的身影在他的眼前逐漸的淡去直至消失!   「這、這是怎麼一回事?為什麼大人會突然消失了!」看著眼前的異象,司徒昭陽簡直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而同樣讓他不解的是為什麼司馬劍秋卻是如此的冷靜?彷彿已經知道發生什麼事了一般!   看著眼前的老戰友一臉疑惑與不解的神情,司馬劍秋似是已知究竟發生何事一般,只見他眼匡泛紅,雙拳始終緊握不曾放鬆,深深吸了口氣後才緩緩的說道:「昭陽,萬物生靈皆有影,難道你沒注意到大人方才出現時,在燭光下他是沒有影子的嗎!」說著,他已是語帶哽咽,有些悲傷欲泣......   「你說什麼......難道......大人他已經......」聽著司馬劍秋所言,已是心領神會的司徒昭陽雖是內心明白,卻是始終難以置信這一天竟是來的如此的突然......一想到此,司徒昭陽已是紅了眼匡,兩行熱淚已是無法自制的流下......   「報~歐陽大人來到,說是有緊急事務欲與兩位大人商議!」   「別報了,我直接進去找他們!」   在氣氛正哀慟之時,帳外傳來傳令兵與歐陽寒象的交談聲響,在傳令兵話才剛說完,歐陽寒象既已迫不及待的直接跑進營帳內欲告知雷太守逝世之事,但在歐陽寒象方步入營帳之時,司徒昭陽已是率先說道:「寒象,你來的正是時候!」   四更.五原郡駐地   夜色已深,該是人煙寂靜無聲之時,五原郡駐地內已到了哨站兵卒交接之時刻,在哨兵正忙於交接之時,不遠處突然傳來陣陣馬啼聲響,更有數百火光隨著馬啼聲襲取而來,哨兵見情勢不對連忙鳴金擊鼓,大聲呼喊敵兵夜襲,五原郡守將.吳成聽聞連忙披甲上陣指揮用兵,在他一聲令下,火箭隨即如雨落下,但卻不料來襲的騎兵隊竟無人乘馬襲來,來者全是鞍上點燃火油與背負油缸的馬匹,在火箭的攻勢下本已受到驚嚇的馬兒們更是全力狂奔難以抵擋,一時間軍營柵欄被馬群撞倒,馬鞍上的油缸亦破裂,火油隨著馬群四處潑灑,火勢亦隨著意外一發不可收拾!   「弟兄們,就是現在,全力進攻!」一聲令下,司馬劍秋帶領五百兵士自軍營西側進攻!   「是時候了,弟兄們,將這群亂臣賊子們趕回五原郡去!」同時間,司徒昭陽帶領五百兵卒自軍營東側襲擊!   「三面夾殺,弟兄們這一仗讓我們一戰功成!」歐陽寒象亦帶領五百騎兵自正面進攻!   在馬群擾亂、火攻奏效、三面夾殺之下,五原郡兵制部隊早已亂成一團,守將吳成雖是勉力維持部隊指揮運作抗敵,但先機已失,大部份人馬皆不及反應此次之夜襲而四處逃竄,最終吳成遭歐陽寒象生擒,不及逃離的五原郡兵卒非死即降......經此一戰五原郡太守再也不敢輕易進犯朔方郡!此後數年關外四郡間維持著微妙的勢力平衡直至欲稱霸河北的袁紹與斬殺皇族的公孫讚間分出勝負,公孫讚遭袁紹消滅後獨霸河北為止,四郡間雖仍是有著小規模衝突,但仍維持著勢力平衡!   而在此戰後司馬劍秋等人隨即收兵回師,趕回為雷太守奔喪,之後即尊照太守遺命輔佐代理太守職務的呂鴻成,而後雷駱身為獨子須為亡父守孝三年,心中雖有不服,但礙於父親遺言已認呂鴻成為女婿下,也是只得聽命於姊夫的命令,而為因應接種而來的連番鏖戰,呂鴻成亦積極招兵買馬,一為抗外族茲擾另一便是為內戰做準備!   直至九年後公孫贊為袁紹所滅後,關外局勢嚇然大變!   而也在這九年內,呂鴻成之長子於公元192年出生,其妻玉琴有感於漢室衰微,故取名興漢,又望其子能於亂世能成就不世功業而提字為王文,望子成龍,能文能武之心意甚明。   而隨著袁紹佔青、幽、并、冀四州之土,亦間接開啟曹、呂二家多年恩怨之起點!

0
10 評論 | 更多
加束負good6060 2020-1-19 20:49

L.I.N.E:good6060 大.台.灣.正.妹.純.兼.職

0
pureflame 2020-1-17 16:29

Battery backup photovoltaic system

0
efenceaga 2020-1-17 12:49

翠玉瓜秀珍菇炒雞片

0
LOLINYA 2020-1-17 10:14

冬天吃不胖密技!蘿琳亞塑身衣幫你戰勝脂肪!

0
從孩子的行為規范更積極的指導 2020-1-16 12:33

漲漲漲,美國大學學費十年增長106%,翻了一番?

0
alleny 2020-1-15 15:19

get for the low price

0
ryan 2020-1-14 18:37

好評推薦 豐年農場有機靈芝茶!

0
拉芙兒 2020-1-14 15:58

台北車站美髮推薦#台北髮型設計師推薦”對鏡髮廊-羋夢”...

0
efenceaga 2020-1-14 15:49

有“三高”的人,飲食方面要注意什麼?

0
黑糖珍奶 2020-1-13 11:37

.【超殺價】過年掃除好幫手~美國iRobot機器人掃地機

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