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活著及被活著

[複製網址]
您張開那溼淋淋的雙眼,從羊水中翻身,以一種錯綜複雜的姿態來到這個渾濁、清涼的世界,你就是一個嬰兒。日本藤 素
打開書,在紙捲上標上一些先人的話語,將這句話植入頭腦,你就是學生的身份。日本藤 素
然後你就躺在手術牀上,從臍帶上切下一片血紅的肉塊,這個肉塊有眼睛,可以觀察世界,有嘴脣,可以稱呼你,用雙手擁抱你,你是抽筋但微笑著,母親的身份。日本藤 素
你們在喧鬧的車站裏,揹着行李箱,緊跟在前面一對笑嘻嘻的母女,你的白髮如明月從你頭頂升起的明月招呼你時,你快樂地跑向前,擰開一瓶水遞到眼眸裏的小姑娘手裏,你就是父親的身份。日本藤 素
你們盤坐在候車室裏,臀下墊着過期的報紙,你們的指甲也是被石灰腐蝕過的痕跡,你們被幾個帆布袋包裹着,這讓你們有了返回故土、被莊稼包圍的安全感,你們半睜半閉,機警地注意着帶袖章的秩序維護者,你們是打工者的身份。日本藤 素
你穿上套裙,系領帶,夾着一疊文件夾,追趕着離開的公共汽車,你擠在一個逼仄的空間裏,接電話的語氣高亢,簽了一疊客戶和做了一場想要在熱水中哭泣的衝動,你一次又一次地掏出變質的食物,扔進垃圾箱,你洗澡時,水流經過你每寸冰冷的肌膚,突然有種想在熱水裏哭泣的衝動,水聲掩蓋了你喉頭的哽咽,你輾轉反側,臨睡前終於看見窗外的曙光,你是異鄉追夢人的身份。日本藤 素
然後跳到樹叢裏,指着像星星一樣的麋鹿。那牛羊叫着,低着頭啃着剩下的麥芒,背起了你半個頭,你穿着羅布裙,繡花鞋,單腳跳過鵝卵石,與廟會裏的村民一起吃東西,打着響亮的食指,一隻合翅的白鷺,悠閒地在草叢中蕩蕩。雲啊——飄進你的鏡頭裏,你就是流浪漢。
您坐在亂墳崗上,有您熟悉的他,指節輕撫着那褪色的相片,細細地拔除雜草,悲涼的風聲,秋水的漸涼,一切言語歸於寂靜,您是祭奠人的身份。美國黑 金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文 登錄 | 註冊

本版透可值規則

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