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 最憶兒時秋收忙

[複製網址]
初秋的清晨涼風習習,難得有這麽個可以睡懶覺的機會,卻習慣性地準點醒了過來。於是起床,索性搬壹個凳子,坐在陽臺,聽窗外蟬鳴聲聲。微風吹拂,幾分愜意。恰見壹群小學生背著書包,歡快雀躍地從樓前跑過,方才想起女兒已離家上學,又到了壹年開學季。
壹個背著30斤米、走在去往求學路上弱小的身影浮現眼前。路途遙遠,米粒沈重,心情卻無比輕松。因為漫長的暑期生活,對於壹個農村孩子,面對的全是不堪重荷的繁重農活,苦澀而又艱辛。
正值烤煙烘烤期
烤房的溫度極高,父親揮汗如雨。在烤房的小窗口探視了壹下室內溫度,就又趕忙卷起褲管赤著雙腳去和煤炭搓煤球了。黃泥巴沾滿小腳肚,時不時還濺壹些在臉上、汗衫上,很快就成了壹個典型的泥巴人。
這壹炕煙葉壹出棚,就又到了下壹次剮煙的時候,風雨無阻。天晴還好,若是遇到暴雨來襲,也不可以耽擱。站在比我兩個身高還要多出壹個人頭的煙地裏,剮煙的聲音早已被雨聲掩蓋。雨大得睜不開眼,心裏莫名的恐懼。等雨稍稍小了些,就又忙著剮下壹兩張黃熟的煙葉抱在懷裏。“為什麽就不能壹棵煙葉壹下子全成熟呢,要苦就苦壹回也好啊”,幼稚的想法終究沒能實現,就這樣反反復復、往返穿梭,直到把每壹棵煙樹剮得精光。
穿煙(又名絞煙、綁煙)也不輕松。父親說,穿煙是門技術活,要耐心地綁緊、捆好;如果綁松了,煙葉在高溫烘烤下縮了水會變松,容易脫落掉到“火龍包”上引起燃燒,悍馬糖 漢馬糖到時整個烤房裏的煙葉都會燃起來……我們牢記父親的叮囑,不敢有半點兒馬虎。炎熱的夏季,疲憊不堪,煙葉發出熏人的難聞氣味,手上的煙油糊了厚厚壹層。我們無奈而又機械地,穿了壹桿又壹桿,直到面前的煙葉壹張張變少,又再往烤房裏傳遞,上棚烘烤。
恰逢包谷又成熟
成片的土地裏,包谷長得像水牛的角壹樣,堅硬而壯實,有的壹棵還會結上兩三個。不僅如此,為了更多的收成,父母在栽種時,都辦成了雙行。密密麻麻的包谷棒子,真是看著喜人,想著揪心。
把掰下來的包谷棒反手丟進背簍,像蝸牛般慢慢地向前移動,沒走多遠就是滿滿壹背簍。沈沈的包谷壓在背上,像壹塊大石頭,讓人喘不過氣來。我們把掰好的包谷倒在壹塊空地上,又繼續掰,父親就用籮筐壹挑壹挑地往家裏運。
磨破了肩膀,餓癟了肚皮,母親才回去煮早飯。我們繼續勞作,焦急地期盼著母親呼喚吃飯的聲音。
屋裏堆積成山的包谷棒子,讓人欲避之而不及。撥包谷、麻包谷、曬包谷,是接下來的工序。重復單調的程序讓人心煩,常常趁著父母走離的片刻偷閑壹會兒。細小的包谷蟲在包谷殼裏爬行也不會在乎,枕著包谷殼倒頭便睡;父母回來,又立即起身,拔拉掉爬在身上的蟲子,繼續幹活,直到壹根根包谷棒變成壹堆堆包谷籽。
最可憐的就是曬包谷時遇到偏東雨了。偏東雨是說來就來的,毫無喘息機會。父親會觀天氣,時不時走出屋外,觀察天氣變化。記得有壹回,我們才把包谷籽曬到壩子上攤開的八床曬席裏不久,父親大喊壹聲:趕快收包谷,雨要來了。父親的判斷很準,我們把包谷折到壹堆,剛把曬席搭好,大雨就來了。這些包谷再曬壹個太陽就可以入倉了,冒雨搶收,永春糖 馬來西亞永春糖 B糖 Candy B  Candy B+ Complex刻不容緩。父親把壹半邊曬席用手撐著,我和姐姐在裏邊用撮箕壹撮壹撮地裝好,然後不管有多沈,飛也似的往幾米遠的屋裏端。也不知跑了多少次,終於快完了。人雖然淋成了落湯雞,可包谷還基本完好,沒淋到什麽雨。可就在快搶收結束的時候,端撮箕的手早已開始打顫,加上跑得太急,壹個趔趄,腳下壹滑,滿滿壹撮箕包谷籽潑灑壹地。我頓時傻了,嚇得站在雨中不知所措。父親的責罵聲傳來,委屈的淚水和著雨水往下流淌。父親顧不上心疼孩子小小身軀承載的超負荷,而是嘆惋“粒粒皆辛苦”的不易與辛酸。
包谷曬幹,坡上的包谷葉還得采摘回來儲存於樓頂,以備耕牛的冬糧。包谷葉鋒利的葉邊兒,無情地把臉、脖、手臂劃上壹道道傷痕,汗水浸染,火辣辣的痛。如果運氣不好,再壹把捏上葉子上的“八角丁”“和喇子”,手上立即會蜇起壹個個大泡,更是疼痛難忍。不過我們這些農村孩子不懂嬌氣,早已適應了莊稼地裏的壹切蟲蟻,只是簡單地滋上壹點口水,又抓緊幹活。
山坡田野稻谷黃
臨上學前,早熟的稻谷正是收割的時候,沈甸甸的稻穗彎著腰,像是在把我們召喚。父母不會錯過上學前的協助秋收,爭分奪秒不放過任何時刻。我們不敢違抗,乖乖地聽從父母的安排。
我家最遠的兩丘稻田靠河邊,單程走路要近壹個小時。每到收割時,父親總會請上壹個人,必利勁 印度必利勁 必力勁 Poxet-60 Priligy Dapoxetine 必利勁正品 必利勁效果再帶上我或者我們姐妹倆,清晨出發去打谷子。日上三竿,早已饑腸轆轆,總是在谷子差不多收割完,母親的身影就會出現在半山腰。我們在田地裏,啃上壹兩個母親帶來的包谷粑,再盛上還在滴水的沈重的稻谷,朝著山坡壹路向上,或背或挑,艱難地往家的方向走去。
田埂上的綠豆熟了,菜園裏的辣椒紅了……秋天碩果累累,這些早已不能吸引我的眼球,因為盼望已久的上學季終於到來。背上30斤大米,渾身帶著暑期辛勞的印記,心情卻無比輕松。把艱苦留給父輩,懷著愉悅的心情,逃也似的,步行二十多公裏,上學去。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文 登錄 | 註冊

本版透可值規則

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