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漂泊者

[複製網址]
 敗難相信壹座如此繁華的城市會放逐出壹塊如此原始的土地,讓它孤零零地呆在壹邊。從新加坡東北角的海岬雇船渡海,過不久就能看到這個島。

  船靠岸的地方有三兩間簡陋的店鋪,壹間廢棄的小學。小學操場上壅塞著幾十輛破舊轎車,據說是由於年老從城市裏退休下來的,但因性能完好不忍毀棄印度威 而 柔,堆在這裏,誰想逛島駛壹輛走就是。車蓋車身積滿了泥灰,看來並沒有多少人來麻煩它們。

  往裏走,就是密密層層的蕉叢和椰林了。遍地滾滿了熟落的椰子,多得像河邊的鵝卵石。荒草迷離,泥淖處處,山坡上偶爾能見到壹兩家人家,從山腳開始印度威 而 鋼,壹層柵欄,又壹層柵欄,層層包圍上去,最終抵達房舍,房舍並不貼地而築,都高踞吊腳臺上。背後屏擋著原始林,四周掩映著熱帶樹,煞似壹座小小的城堡。沒見哪壹犀 利 士20mg座是開門的,也沒見哪壹座閃現過壹個人影,滿耳只是潮水般的鳥鳴。

  這邊山崖上露出壹角飛檐,似有壹座小廟,趕緊找路,攀援而上。廟極小,縱橫三五步足矣,多年失修,香火卻依然旺盛。供品是幾枚染著艷色的米糕,壹碟茶葉,壹堆熱帶水果。另有壹大叠問蔔的簽條掛在墻上。直眼看去,仿佛到了中國內地的窮鄉僻壤,壹樣的格局,壹樣的寒傖,壹水 晶 狼 牙 套樣的永恒。小廟供的是‘大伯公”,壹切闖南洋的中國漂泊者心中的土地神。家鄉的土地容不下他們了,他們踏上了搖擺不定的木船。但是,這群世世代代未曾離開過黃土地的軒轅氏後代怎麽也舍棄不了心中的土地神,舍棄了,整個兒生命都失去平衡。因此早 洩 怎 麼 辦 ,這兒也是大伯公,那兒也是大伯公,大大小小的土地廟壹路蓋過去,千萬裏海途蠕動著千萬裏香火。就這麽壹個彈丸小島,野林荒草間,竟也不聲不響地飄浮著壹縷香火。這縷香火飄得有年頭了,神位前的石鼎刻於清朝道光年間。

  離別了土地又供奉著土地,離別了家鄉又懷抱著家鄉,那麽,妳們的離別又會包含著多少勇氣和無奈!在中國北方的壹些山褶裏有壹些極端貧男 性 攝 護 腺瘠的所在,連挑擔水都要走幾十裏的來回,但那裏的人家竟世世代代不肯稍有搬遷—犀 利 士 每 日 錠—譬如,搬遷到他們挑水的河邊。他們是土地神的奴隸,每壹個初生嬰兒的啼哭都宣告著永久性的空萬 艾 可雙效間定位。妳們倒好,背著壹個土地神滿世界走,哪兒有更好的水土就在哪兒安營紮寨。妳 綠 必 利 吉們實在是同胞中的精明人,但妳們又畢竟是屈原的後代,壹步三回頭,滿目眷戀,把壹篇《離騷》化作了綿遠不足的生命體驗。

  其實,這個島的真正土地神不是大伯公,而是我去拜訪的老人。他叫林再有,80多歲,福建人。很年輕的時候就到了南洋,挑著壹副擔子做貨郎。貨郎走百家,必 利 勁漂泊者們的需求最了然於心。

  家家戶戶都癡癡地詢問著有沒有家鄉用慣了的那種貨品,林再有懂得這份心思,盡力壹壹采辦。天長日久,他的貨郎擔成了華人拴住家鄉生活方式的鎖鏈,而他的腳步,他的笑容,也成了天涯遊子的最大安慰。人們向他訴說苦惱,他也就學著壹壹排解,於是,家家的悲歡離合都與他有了牽連。

  漂泊者中的絕大部分是獨身男子。在離開家鄉時,他們在父老兄弟面前發了誓,成了家的,則在妻兒跟前抹了淚,下決心不混出個人樣兒不回來。但是,他們之中能有幾個真正發達,可以衣錦還鄉或挾著壹大筆盤纏把全家老小接來?當時的南洋,濕褥煙瘴,精壯男子壹個個倒下了,沒有親人,沒有祠堂,沒有家族的墳山。壹切還是請這位貨郎四方張羅吧,林再有不知掩埋過多少失敗者的遺恨,插立過多少寫不出準確姓名壯 陽 藥 散 賣的木牌。每次做完這些事,他在第二天挑著貨郎擔挨家挨戶遊蕩的時候,會給大家簡略通報死者的情況,發幾聲感嘆,算是作了壹篇悼詞,壹篇祭文。

  就這樣,林先生壹年年老去,在地方上的威信也越來越高。他沒有擔任過陽 痿 怎 麼 辦任何職位,沒有積聚多少錢財,也沒有做過什麽了不起的大事,但每天,只要這位身材瘦小的老貨郎還在風雨驕陽中壹搖壹晃,這些村落也就安定了。

  他的住所在犀 利 士全島離碼頭最遠的地方,壹座高爽的兩層木樓,也有幾道柵欄圍著,卻又緊貼路邊。哪家發生了什麽事都來找他,他的家必須向大路敞開。柵欄門虛掩著,我輕輕推門時,老人正佝僂著身子在翻弄什麽。陪我去的陳小姐以前來過這裏,便大聲告訴他來了中國客人。

  老人壹聽,立即敏捷地跳將起來,伸著手朝我走來。他不是握手,而是捧著我的手輕輕撫摩著,口裏喃喃說著我不能完全聽懂的福建話。然後返身進屋,顫顛顛地端出壹盤切開的月餅,又移過幾案上原來就放著的壹套喝功夫茶的茶具,開始細細篩茶。我猜想這些年來不大會有中國人像我這樣摸到這個小島上來逛,因此見多識廣的老人稍稍有點慌張。鐵觀音壹杯杯篩下去,月餅壹塊塊遞過來,壹味笑著,也不問我的職業,以及為什麽到新加坡來。當我實在再也吃不下月餅時,他定睛打量我是不是客氣,然後說:“那好,就看看我的家。”

  他先領我們朝檐廊東邊走去,突然停步,嘿嘿壹笑。我擡頭四顧,竟然是幾十架巨大的鐵絲籠,裏邊鳥在飛翔,猴在攀援,蛇在蜿蜒,活生生壹個動物園。我正待細細觀賞,他卻拉著我的手從邊女 性 高 潮 凝 露門進入了屋內。屋內非常幹凈,壹間間看去,直到廚房。廚房壹角有壹個碩大冰箱,大到近似壹間房子,應該稱作冰庫才合適。老人見我註意到了大冰箱,非常滿意,便又請我上樓。樓梯很陡,樓上是他家臥室,更是壹塵不染。朝南有壹個木架陽臺,站在那裏擡眼壹望,可看到小半個濃綠叢叢的島嶼。我相信,清晨或傍晚時分,老人會站在這兒細細打量自己的“領地”,雖然削看熟了的地方,有時不免也會發幾聲感嘆。大大的中國不呆,漂洋過海找到這麽壹個小島,在這裏度過壹生,又男 性 增 硬 乳 膏在這裏埋葬。這是壹個多麽酸楚又多麽浪漫的故事啊。老人忽然拍拍自己的頭,對我說:“妳看,差點給忘了,我那兒還有房!”說著指了指東南方向的海灘。

  當然還得跟他去。路不近,壹路上遇到不少島民,大家都恭敬地立在壹邊向老人問好。老人莊重地向他們點點頭,然後趨身過去輕輕說壹句:“中國來的!”他是在向他們介紹我,我都聽到了。

  終於到了海灘,那裏有壹個不小的魚塘,魚塘靠海的壹邊有壹道堅固的閘門。到這裏才知道,這是老人近年來的生活來源。這個魚塘和閘門,可以在海潮漲落之間為老人提供為數可觀的海鮮,大部分出售,小部分自享,廚房裏的大冰庫該是天天常滿。問邊有壹間小小的木屋,開門進去,見寬闊的床鋪,日常生活器具,乃至炊事設備,壹應俱全。老人打開南富,赤道的長風鼓蕩進來,涼爽極了。海天盡頭隱隱約約處,已是印度尼西亞。不難設想,老人是經常住在這裏等待潮漲潮落的,有時風雨太大,懶得回去了,就在這裏過夜。他已不必出海捕魚,只是守株待兔,開出壹個小小的閘門靜等魚蝦自來。海明威《老人與海》中的老人太辛苦了,我們這個老人安詳得多,中國的血統給了他壹種中庸委和的生態。#p#分頁標題#e#

  老人在小屋裏慢悠悠地對我說,現在他已不大到小屋來住了,小屋壹直空著。如果我有心緒,有時間,要看點書或寫點什麽的,盡可以住到這間小屋裏來,與海作伴,伴海同眠,住上十天半月。

  實在,這是壹種天大的福分,要是我能夠。我壹生做過許多有關居舍的夢,這間小屋,今後無疑會經常在我夢中徘徊。

  等我們從海灘回到他的家,家門口卻等著兩個印度人。老人用英語與他們交談,才知他們是政府官員,前來考察這座島的開發問題了。是啊,剛才我還水 晶 狼 牙 套壹直在驚訝寸金寶地的新加坡怎麽會讓這樣壹個島嶼荒蕪著呢。新加坡政府做事幹脆利落,只要他們下決心開發,過不了壹兩年,全島會徹底換個模樣。是成為壹個國際俱樂部,壹個度加 長 保 險 套假別墅群,還是壹個大企業的所在地,或者壹個廢品處理所?這壹切都不知道了,等考察之後看。這兩個官員不知從哪裏打聽到老人對這個島的重要性,專程尋來了解壹些數據。

  老人聽罷,手忙腳亂地在檐廊堆雜物的桌上翻找,好半天找出幾本皺巴巴的小簿子,紙張都已發黃了,遞給官員。他沒有請這兩位高個兒印度人坐,只是仰持 久 噴 劑著頭給他們說著什麽,聲音輕輕的。我突然覺得有點不忍去聽,壹種不可避免的事情就要發生了,壹種綿長的生態就要結束了,兩個高高的印度人站在這個華族老貨郎、島的老領主面藥 品 專 欄前,大大的活頁夾攤開在手上,老人遞上去的黃紙小簿落在活頁夾中,鐵絲籠裏的動物沖著兩個膚色陌生的客人亂叫,這壹切,老人都要承受了。

  官員抄錄了壹些什麽,很快就走了。我們也默默站起身,準備告辭。老人進屋換了件襯衫,說“我陪妳們走”。我再三推阻,他全不理會,也不關門,已經走到了路上。

  我不知道老人平時走路是不是這樣走的,壹路行去,四處打量,仰頭看看樹頂,豎耳聽聽鳥鳴,稍稍給我指點壹些什麽,有時又在自言自語。這神態,既像是壹個領主巡行,又像是在給自己領地話別。

  我按著他的指引、他的節奏走著,慢慢地,像是走了幾十年。貨郎擔的鈴聲,漂泊者的哭笑,拌和著壹陣陣蕉風椰雨。老人走了壹輩子,步態依然矯健,今天陪著我,壹個不知任何詳情,只知是性 愛 技 巧中國人的人,壹起搖搖擺擺,走出壹段歷史。說實話,我真想扶他壹把,但他用不著。

  走到碼頭了,老人並不領我到岸邊,而是拐進壹條雜草繁密的小徑,說要讓我看壹看“大伯公”。我說剛才已經看過,他說“妳看到的壹定是北坡那壹尊補 腎 保 健,不壹樣。”說夫 妻 間 生 活著我們已鉆到壹棵巨大無比的大樹蔭下,只見樹身有壹人字形的裂口,構成壹個尖頂的小門形狀,竟有級級石階通入,恍若跨入童話。石階頂端,供著壹個小小的神像,銘文為“拿督大伯公”。老人告訴我,“拿督”是馬來語,意為“尊者”。從中國搬來的大伯公冠上了壹個馬來尊號,也不要壹座神廟,把壹棵土生土長的原始巨樹當作了神廟,這實在太讓我驚奇了。老人說,當初中國人到了這兒,出海捕魚為生,命運兇吉難蔔,開始懷疑北坡那尊純粹中外 遇 出 軌國化的土地神大伯公是否能管轄得住馬來海域上的風波。於是他們明男 女 性 心 理智地請出壹尊“因地制宜”的大伯公,頭戴馬來名號,背靠紮根巨樹,完全轉換成壹副土著模樣,從樹洞裏張望著赤道海面上的華人檣帆。

  老人很哲理地朝我笑笑,說:“入鄉隨俗,總得跟著變。”是啊,本來是捧著壹尊傳統老神闖蕩世界,小心翼翼像捧著家譜,捧著根本,捧著壹個到哪兒都散不了架的小天地。沒想到真的落腳壹處,連老健康飲食神在內,壹切都得變。老人已經回身,犀 利 士5mg招呼我去碼頭了。看著他的背影,我想,必 利 吉這位連英文也已熟習的“拿督大伯公”是會接犀 利 士受小島即將面臨的變化的,哪怕這個變化是那麽大,又發生在他晚年。他壹生告別過太多的東西,最後靜靜地守著這座人丁稀少的島嶼。現在要他告別這種寧靜了,他的魚塘,他的海灘小屋,他的家庭動物園,也許都會失去。他會受得了的,作為漂泊者,他已習慣於告別。

  那好,我也要與他告別了。船碼頭那三兩間店鋪有點熱鬧,原來已到了吃午飯的時分。老人真誠地邀我們在壹家小吃店坐下,要請我們吃飯。店鋪裏的人有點惶恐,好像總統突然宣布要在必 利 勁這裏舉辦國宴。老人大聲地對他們說:“這是中國客人!”眾人壹律笑臉,唯唯稱諾。

  我們婉謝了老人的好意,雇船解纜。半晌,老人還站在岸邊揮手。

壯陽藥專賣:https://5mg.tw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文 登錄 | 註冊

本版透可值規則

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