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閒聊] 但是壹條腿腿瘸了

[複製網址]
我八歲那年,噩夢開始了,最不幸的事發生了,我的二叔來我們莊上去人家裏要買東頭壹家的打面機,人家沒賣,第二天那家的打面機就被人偷了,懷疑是我二叔偷得,那家兄妹六個,是幹部又有錢又有勢,那家二兒子來我家裏找我爸爸,叫爸爸跟二叔講把打面機還回來,其實那家打面機被偷後爸爸就找過二叔,二叔沒有偷打面機,爸爸跟那家人說二叔沒偷打面機,那家人不相信,綁個草人在莊裏的壹棵大樹上,天天去咒。然後又找公安局調查,壹兩月後調查出來了打面機是壹個經常給那家幹活的人偷得,但是那家壹直沒有來賠禮道歉,媽媽脾氣本來不好,看到被人家冤枉被咒,神經病厲害了,兩天後變瘋了。見到那家人就罵,那家人哪受這個,打罵我媽,我媽嚇跑回家,那家弟兄二人上我家裏找我爸,抓住我爸就打。我們從那以後不敢再叫媽媽出去了,怕她惹事,把媽媽鎖在屋裏,但媽媽是人,有時把她放出來,我們跟在後面看著,有時她也出走,有壹次爸爸和姥姥都下地幹活不在家,姐姐上學去了,媽媽走了,我趕緊去攆,出了本莊攆上了,我撈她她打我,走的更快了,我哭著在後面跟著,走了三四裏路,到鄭盛莊的北地壹個路邊,有幾個好心的大娘們勸我媽,我媽神經又好些了,跟我回家了,姥姥擔心極了。媽媽的病有時好有時壞,病好的少,我九歲上學,<a style="color:#000000; text-decoration:none;" href="http://window.muragon.com/entry/9.html">我不</a>
<a style="color:#000000; text-decoration:none;" href="https://www.moneydj.com/KMDJ/tools/admSubjectSelector.aspx?a=09a03094-02b4-4eb1-8982-000000038776&b=BG">说这些</a>
<a style="color:#000000; text-decoration:none;" href="http://www.napis.sk/ostatne/what-they-had-seen/ ‎">一切</a>
<a style="color:#000000; text-decoration:none;" href="http://whitethighstendermouth.publicoton.fr/cursed-be-all-the-sons-887940">都太难</a>
<a style="color:#000000; text-decoration:none;" href="http://www.putao.com.tw/blogReply/111516">了</a>
<a style="color:#000000; text-decoration:none;" href="http://www.saladblog.com.hk/article/234679-And%20we%20should%20follow%20his%20advice">我该</a>姐不在家都是姥姥看著,我每次放學離很遠就註意聽莊裏有沒有人打罵聲,擔心媽媽又惹事。

有壹次我上初中壹年級,早上吃過飯背著書包去上學,媽媽不叫我上學,說上學無用,我前邊跑她後邊攆,攆上我拉著我回家,姥姥也跟來掰媽媽的手,我哭著跑去學校。姥姥把媽媽撈回家看著,姥姥壹邊看著照顧媽媽壹邊還照顧我們弟四個,給我洗衣做飯操持家務。

爸爸和姥姥經常四處打聽哪兒能治療神經病,用了很多種治療方法都不行,聽說信耶穌能治病姥姥帶媽媽去了,經常吃飯前給媽媽求耶穌禱告。但是沒有多長時間媽媽就煩了就不信耶穌了。姥姥壹直虔誠的信,給媽媽壹直禱告求耶穌。

我十五歲上五年級那年,媽媽又出去惹禍了,被人趕著嚇跑回家,當時爸爸在菜園了幹活,那家娘(18歲的棒小夥)兩個邊罵邊拿個大木棍來打我爸,我看到後就去奪那木棍,那人朝我頭上砸來,我沒躲掉,兩眼壹黑就摔倒了。等我醒來時,頭上很疼腫個大包。都是姥姥心痛極了,壹直照顧我,媽媽根本不知道疼我們。

就這樣幾年過去了,姐姐結婚了嫁人了,媽媽偶爾發壹次病,罵壹個莊的人或則鄰居,人家找來跟姥姥和爸爸說,姥姥和爸爸向人家賠禮道歉,說了很多好話才罷休,有時爸爸氣的要打媽媽,但是都被姥姥攔住了。就這樣我們在這種恐懼的生活中慢慢長大,那年我考上了高中,去城裏上學去了,壹個月才回去壹次。不能幫姥姥看護媽媽了,弟弟出門打工了,姥姥操持著這個家,照顧媽媽照顧弟弟,身心疲憊不堪。頭發花白了,腰也彎了。

我上高二時那年兩個弟弟出門打工了,家裏只有爸爸媽媽和姥姥,爸爸經常不在家出去給人家做飯,只有姥姥照顧瘋媽媽。有壹次姥姥刷鍋時不慎在家裏滑摔倒了,摔斷了壹條腿,爸爸和姐姐急忙把姥姥拉進醫院,姐姐背著姥姥樓上樓下去檢查,打了石膏拿了藥,姐姐侍候姥姥壹個多月好了,能下床了,但是壹條腿腿瘸了,姐姐給姥姥買了拐杖,從此姥姥就走不了遠路,也不能下地幹重活了,就在家裏做飯洗衣燒火刷鍋,給我們縫補衣服。

我家裏餵兩頭牛,媽媽有時不犯病時知道割草餵牛。姥姥睡在牛屋裏,我睡在廚屋裏,媽媽爸爸睡在堂屋裏,爸爸不在家,只有姥姥和媽媽在家裏,媽媽的病越來越厲害了,她不去外邊罵人惹事了,卻打罵自己壹家人了,她罵人難聽極了,讓人無法忍受,我在家她罵我,不在家她就罵姥姥,姥姥能忍住,我在家聽媽媽罵姥姥我就氣得打媽媽,姥姥不叫我打,說媽媽那是有病,腦子掌握不住,如果沒有病她不會罵的,爸爸氣得也打媽媽幾回,但是媽媽還是那樣。

我不在家但心裏壹直擔心家裏,擔心姥姥,擔心媽媽惹事,兩個星期回家壹次。高三時有壹次我放假在家,七八月份,爸爸那天不在家給人家做飯去了,早上四五點鐘是我聽到姥姥大聲的喊叫我的名字,我慌忙跑進姥姥屋裏,看到姥姥坐在床上左手舉起來,手上都是血,並且還壹直流著血,我慌忙找布幫姥姥包紮,媽媽站在壹邊,眼直直的看著姥姥的手,地下還有壹個給牛拌料木棍,原來是媽媽用拌料棍把姥姥的手指之間打裂了個大口子,我嚇壞了趕緊用架車把姥姥拉到衛生院治療。可治療後姥姥的手留下了後遺癥,沒有多久就麻木了,沒有知覺了。拿不住任何東西,爸爸帶姥姥去醫院查了,拿回來兩瓶治療手麻木的藥,醫生沒有告訴怎麽喝藥,我看看瓶上的說明,叫姥姥壹次喝2片,姥姥不相信,就去問莊裏的壹個識字的人,那人告訴喝30克,姥姥聽成30片,回家後壹下喝下30片藥,喝過藥姥姥肚子疼痛難忍,直打滾,趕緊拉到醫院,醫生說再晚來就沒治了。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文 登錄 | 註冊

本版透可值規則

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