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吾心安處是故鄉

[複製網址]
朋友遠足去了西藏,探訪文成公主的遺跡,朋友圈裏布達拉宮夜色下透出童話般的溫柔與恬淡,她感嘆道:天下沒有遠方,人間皆為故鄉。那時夜色如水,她的心應該可以安睡。
很想去壹個世外桃源般的地方,譬如西藏。景色美到極致,人們簡單的活著,怡然自樂,不知有漢,無論魏晉,那裏無人認得我,我也不再會因為活在世俗裏而緊張焦慮。然而終不可得,生活需要詩與遠方,更需要面包與牛奶。
生長於銅川二十余年,客居鹹陽四年,定居於西安十壹年,她們都是我的故鄉。在這個講究流動的時代裏,人大抵是要有三個故鄉的:家鄉的老院子以及老槐樹,那壹座匆匆而來又匆匆離開的或大或小的壹座城,還有那最終落腳的壹世繁華或是壹世蒼涼。每壹個被稱為故鄉的地方離開時留下了壹份惆悵,重新背起了厚厚的希望,可是停駐下來,卻發現行囊日漸空蕩。停駐的那個地方好也罷壞也罷,都不是妳的故鄉,離開了,鄉愁卻像烈酒壹樣濃得化不開了。
查爾斯·狄更斯的《雙城記》寫了巴黎和倫敦的過往,主人公的命運穿梭在這兩個城市裏,牽絆著愛恨和欲望。[color=blue !important]悍馬糖 [color=blue !important]漢馬糖偶然間我也認識了壹個查爾斯的英國男人,高大而壯碩,普通話溜的超過了許多中國人,老查娶了上海姑娘為妻,生下了壹對混血兒女。他滿世界地在跑著,不知道是否會經常回憶起靜靜流淌的泰晤士河上那莊嚴而古樸的塔橋。
與老查幾萬裏環遊地球相比,故鄉那座小山村離我並不遙遠,不過百十公裏的路程,但我卻已無法融入故鄉。鬢毛未衰,鄉音已改,外祖母活著時常常叨叨我的家鄉話讓她壹句也聽不懂。芳草萋萋,物是人非,在那座熟悉的校園裏,每壹個角落都曾留下我的印跡,師弟師妹們卻用異樣的眼神看著我,讓我恍然明白,我早已是天邊的壹片葉子,飄落到了這片既熟悉又陌生的大地上。我在故鄉熟悉的氣息裏膽小的像個孩子,我終於逃離了故鄉,那壹杯酒卻只剩獨飲。
有時候冷清讓人孤獨,有時候繁華讓人孤獨,孤獨不在境遇而在心境。陶淵明采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他是把那座山當做了故鄉的。王維從山西運城翻越秦嶺來到長安,[color=blue !important]必利勁 [color=blue !important]印度必利勁 [color=blue !important]必力勁 [color=blue !important]Poxet-60 [color=blue !important]Priligy [color=blue !important]必利勁膜衣錠 [color=blue !important]必利勁功效 [color=blue !important]必利勁價格又在秦嶺山下輞川之麓築起別墅,他是把那壹片茂竹溪谷當做了故鄉的。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李太白在曲江池畔月下獨酌,他在盛世長安的繁華裏,卻沒有陶淵明與王維的淡然,他在曠達樂觀之下掩藏著深深的失意與寂寞。
做壹個劍客,仗劍走天涯,興至而來,興盡而去,呼兒將出換美酒,與爾同消萬古愁。這是李白那樣書生的千秋迷夢,那迷夢讓人神往,卻更誤導了文人千年。讀萬卷書,行萬裏路,漢晉隋唐,文人若沒了風骨,便將了無名聲,若風骨太盛,又終將成為竹林七賢壹樣的落魄飲者。
這壹瓢飲裏不知道是否滿溢著鄉愁?
朋友的家在安康,那是古稱金州的地方。那裏的景色很美,漢江緩緩流過,蒼山如黛,江邊白墻黑瓦,暈染成壹幅水墨畫。我也曾在那裏小住,告別時竟錯把那裏當成了故鄉。
有壹句禪語說心安就是最大的幸福。我猜朋友從西藏回來,壹定會時常回憶起那裏的雪域高原,天高雲淡,法相莊嚴,萬眾虔誠,卻壹定會依然沈浸在古金州的山山水水裏,依然沈迷而不能自拔。
因為此心安處是吾鄉。因為汴州雖好,錯把杭州當汴州,卻也並不是壹種頹廢。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文 登錄 | 註冊

本版透可值規則

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