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 電視節目 TV1410 不再任性

[複製網址]


電視節目 TV1410 不再任性單憑藝術 怎判斷醜或美人生有祂 必定有真善美人生萬變 耶穌的愛永不變移民生活難以適應那時候特別想回家孩子的病情令人擔心一個非常可怕的疾病被欺負不會忍氣吞聲想起來我就給她打電話 騷擾她讀研究生遇到困難笨鳥先飛
還晚入林啊這些密密麻麻停在停車場的出租車是烏干達首都坎帕拉巿內重要的交通工具它們有不同的行車路線滿足乘客的各種需求這裏的出租車看似停泊得雜亂無章很難想像它們如何出站進站但其實 這裏亂中有序有獨特的運作方式所以來到當地搭出租車一定要瞭解和適應張婉竹剛從中國來到坎帕拉時除了要適應這裏的交通之外還要適應語言文化剛開始很不適應那時 華人不是很多華人需要的生活用品很少有些調味料根本就買不到還有一些蔬菜以前吃慣的蔬菜這邊沒有來了以後 是吃當地的蔬菜第一二次還可以總是吃就不習慣
吃膩了還有還有一些文化的差異語言以前跟父母一起不用打掃衛生 也不用做飯照看孩子 他們也可以幫忙到了這邊以後 一下子全沒有了我們來的時候
長子才四個月家裏一切都是我自己來打理要照顧孩子 還有做家務沒過多久在醫院找到一個短期的實習因為如果將來要在這邊執業必須要有執照資格要求有至少 4 個月的實習就是在
內 外 婦 科4
個科室那個時候 語言真是一個大問題因為口語還算一般但是醫學術語完全不會我在中國讀的完全是中文所以拿到病歷的時候基本上是看不懂的在這期間又懷孕真的很難很難那個時候 特別想回家張婉竹在天津出生從小在父母的愛中成長從中學到大學 都一帆風順大學畢業後
如願成為一名醫生因此她對自己的人生充滿自信我覺得我是自己生命的掌管者我有能力掌管自己的生命後來遇到了我的丈夫他那個時候是一個留學生第一次見他的時候他給我印象特別深以前上學的時候有黑人留學生我覺得他和他們真的一點都不一樣是那種溫文爾雅的後來他請我幫助他論文的翻譯工作我也接受了慢慢地去交往 就建立了關係我很信任他因為他是一個很勤勞的好學生沒過多久他就跟我講 他信耶穌基督他說「我每個週六要去參加一個聚會」週日他要上教會敬拜當時 我聽說過耶穌基督基督教也有所耳聞有一個好奇心就跟他參加了幾次小組聚會但是
對基督教的認識很膚淺我覺得信則靈 不信就不靈只是停留在這樣的水平但是因為愛屋及烏丈夫去 我就跟他去吧這是他的信仰我覺得也應該是我的信仰但是 真正信進去了嗎我覺得
那時候很難講偶爾遇到困難的時候我可能也會求這位神只是偶爾而已求告完了 覺得有一個心理安慰停留在這樣的水平後來我們結婚後 到了烏干達丈夫每週可以去教會那個時候我也可以跟他去教會來了一年半以後他要讀博士 我們又回中國去張婉竹帶着兒子
Jimmy 和女兒 Vicky又回到中國因為忙於工作和照顧家庭所以不再與丈夫去教會當丈夫完成博士學位後他們全家又再次回到烏干達回來以後 我丈夫變得很忙那時候我又重新回到醫院變得也有一點忙星期天基本上中斷不去教會了那時候我的一些黑人親戚
有幾個外甥女她們都是基督徒她說「你每週去教會嗎」我說「我不去 太忙」她說「太危險啦」我當時一聽就很生氣我說「你說太危險 是甚麼意思」她說「不行 不行這樣太危險
你要去」還有一些黑人朋友問過我「你每天禱告嗎」我一聽「甚麼 還每天禱告」我當時心裏想 「好愚昧呀」我就覺得 每週上教會禱告一次不就足夠了嗎沒多久我就遇到了
Mendy然後就認識了有一次我們帶着孩子出去吃飯她跟我介紹 她說「你知道嗎這邊有一個華人教會」我當時聽了 心裏先是很高興因為說實話以前去當地教會的時候多少有語言的障礙不是百分之百能夠聽明白接下來她就邀請我去教會當她邀請我的時候不知怎麼 有一種抗拒感我說「不行
我時間太忙週日太忙 我去不了」她說「可以 沒關係你甚麼時候不忙了 再過來吧」然後她不停地打電話邀請我總是說「不行
時間來不及」我就想反正心裏有個神不做虧心事 做善事就可以了吧我這個人挺好的 幹嗎要去教會不去教會的人只要你知道自己要做好事 做善事你比那些去教會的人比那些基督徒還要好張婉竹認為去不去教會並不重要凡事靠自己都能做到但是她平靜的生活
很快就被打亂了一個星期六的下午 我在做飯有一個小男孩跑過來就喊「Jimmy 死了我叫他 他沒有反應」我在廚房一聽
這是甚麼意思我趕緊跑過去看看見 Jimmy 躺在地上一個小水溝裏眼睛這樣翻著當時就把我嚇壞了 他不醒人事了我趕緊向鄰居求救當時我緊張得已經不能開車了鄰居幫我把孩子抱到車上同時我就給丈夫打電話我們趕到一家醫院去當時做完腦部掃描也沒有甚麼問題後來我們跟一個腦外科的朋友講
香港心臟診斷中心還能為患者提供24小時心電圖服務,只需要將可攜性心律記錄儀器接駁在身上,便可以檢測測出心律不整方面的問題,包括心跳異常、過快、過慢等。
Jimmy 的症狀他說「你要給孩子做一個腦電圖」做腦電圖的醫生做着做着然後他特別驚訝的那種表情我說「怎麼了」他說「我一會兒告訴你」最後診斷結果他對我說 是叫「林戈綜合症」我那時候還不太懂甚麼叫「林戈綜合症」後來我才發現是一個非常可怕的疾病「林戈綜合症」基本上孩子都是大癲癇而且是控制不住的藥物也很難控制孩子的智商會惡化得很厲害很快這孩子就連走路都很難基本上就是一個傻孩子後來腦外科的朋友就說「這樣吧我給你們介紹一位非常好的兒童腦科專家」那位專家說「不見得一次腦電圖 就說不正常我還不能診斷」他說「這樣吧
我先觀察一下」一個月以後 張婉竹的兒子再發病醫生說 孩子需要藥物治療作為一個醫生來說這是很大的打擊因為自己的孩子有了癲癇癲癇是很不容易治療的那個時候我覺得不行了這壓力我實在是受不了同時家裏又出現了一件事情那是在 Jimmy
第一次發病以前有一天晚上我母親給我打電話哭着說「你哥哥把房子敗掉了他在外面欠了款 沒有能力還」母親買這個房子用了她幾乎大半輩子的積蓄付的首期付款房子的名字是我哥哥的還貸款是哥哥跟我父母同時一起合力還貸款哥哥偷着把房契拿走以後已經換了小叔的名字小叔用賣房子的錢幫我哥還欠款當時我母親說「好賣房子剩下的錢都給我吧」這個錢最終全讓我嫂子拿去了父母非常非常的生氣我也非常非常的生氣想起來就給她打電話騷擾她晚上去罵她 說一些很難聽的話而且有時候還威脅她我說「你小心點我回去會做甚麼做甚麼」這類的話那時候我很衝動 我就真想回中國丈夫就告訴我「你不要現在回去你也不冷靜而且工作也需要你」緊接着
Jimmy 發病這件事一下都來了我就更不能先回去了當時就覺得 天像要塌下來一樣我覺得命運就像翻雲覆雨手一樣以前那種「自己的人生 自己作主」的概念被顛覆了那時候
一下子我突然想到了神於是 張婉竹打電話給曾經多次邀她去教會的 Mendy詢問教會的地址和聚會時間她來到教會 我們在同一個小組裏通常我們聚會以後會有更多的時間接觸Mendy
問我「你有甚麼需要禱告祈求」我當時就把 Jimmy 的病這件事說出來了當時那種感覺 還有那種壓力我就告訴我的朋友們我說「求神醫治我的兒子」朋友們就為我禱告當時禱告完以後好像真的感覺神與我同在祂在安撫我
告訴我「不要害怕我要醫治你兒子」那時候牧師跟太太也過來瞭解我的情況知道以後 也在幫助我他說「不要擔心把孩子完全交給神」他們說「我們為你禱告」禱告以後已經有差不多兩個月一次也沒有發病那時候給的藥物治療劑量還是很少很少醫生還說「那麼少的劑量就控制住了不錯不錯」後來有一次一連兩天發了 3 次病我當時也很難過也是跟牧師說「為甚麼會這樣」他說「你要有信心我們繼續禱告而且求神加智慧給醫生醫治這孩子」後來醫生就把藥物劑量調整一下增加了那時候我們還禱告求不要有副作用求神去掉所有的副作用真的沒有在
Jimmy 身上看到任何的副作用後來疾病被控制以後醫生才來跟我說他說患的不是「林戈綜合症」雖然他的腦電圖是非常典型的「林戈綜合症」的波型孩子病情不斷慢慢地穩定然後孩子通過平時鍛鍊身體癲癇的症狀週期縮短甚至一兩年都不再復發在這個過程當中牧師繼續瞭解我的情況我就講自己中國家裏發生的這件事情我把心裏的一些苦毒都告訴了牧師我也對他講 我做了甚麼然後牧師就告訴我說「你知道嗎我們都是有罪的 我們都是罪人」他說「這個罪指的不是說你去偷去搶
殺人放火」他就說「像仇恨 嫉妒驕傲 甚至說謊這些」我當時恍然大悟牧師說的對啊 我們就是罪人其實我這樣拿起電話來罵人這種仇恨
就是一種罪然後牧師告訴我「你要饒恕 你要悔改」他告訴我怎樣禱告怎樣在神面前悔改他也帶領我作悔改的禱告晚上回家 我就自己讀《聖經》之後就做了個悔改和信靠的禱告起初 是抱着要醫治孩子的目的來到神的面前但是神給我一個機會讓我更多地認識祂認識到我需要神並不是因為孩子有病
才需要神我需要神 是因為我是個罪人我想 我實際上很驕傲因為我從小到大 一直一帆風順在學校裏也算是優秀的學生在讚揚聲中長大
就是很驕傲有些時候瞧不起別人別人比我好又會有嫉妒的心理這都是罪而且我以前抵擋神 那更是一種罪所以當時就下定決心我來到神的面前我不走了 我永遠不離開這位神我那個時候想回中國 不是沒回去嗎丈夫不讓我回去但是神安排了一次機會讓我回去我就留在中國一個月那個時候我已經心情非常平靜很坦然了有朋友跟我說「你嫂子聽說你回來了
特別害怕坐立不安可能在等你去找她打架」我說「我不會去找她」那個時候 還沒達到那種境界我要去找她說「我原諒你我們還像以前做好朋友」但我迴避你我不給你打電話 也不找你就到此為止但是神就是這麼神奇在我臨走前的最後一天我在大街上竟然碰到她她從對面這樣走過來然後我們倆就這樣目光接觸的那一剎那她很恐懼她假裝沒看見 就想這樣走過去我當時就脫口喊了她
說「嫂子」她一聽到我喊 她也停住了我就是跟她寒暄了一句說「你好嗎」她說「你好嗎 兩個子女都好嗎」我就說「你母親好嗎」我那時候罵她的時候連她的母親都罵過就是很短暫我們大概兩三分鐘 就這樣分開了我看到她了以後
也跟她說話以後好像那些事情又更加不存在了一樣她竟然跟她的嫂子打招呼我覺得她已經邁出了那一步那一步不是常人那麼容易跨出的神讓張婉竹經歷了饒恕的平安回到烏干達以後迎接她的是一個新挑戰我的研究生的錄取通知下來了當時申請的時候 也有一點點恐懼語言的障礙 特別是醫學術語即使英語好 也要看很多很多書一篇文章
我可能要讀兩小時我的同學只讀 20 分鐘他們在這邊讀的學士課程已經有基礎知識我是從零開始第一年我在班裏是慢的學生問問題 別人都能很快答出來我不知道只能在那裏聽
我覺得傻傻的我就覺得「笨鳥先飛還晚入林」啊我能聽到一些聲音 在背地裏議論我也是笑話我就禱告求神加給智慧求神加給力量 不要讓我灰心挺住要靠神第一年的時候我的心臟病學還不錯 比較輕鬆因為我以前一直是在心臟科做一個初級的醫生其他的都剛剛及格
就在那個水平還不錯 沒有重考都讓我通過瞭然後第二年 就開始不一樣第二年 我成績全是優等我的教授說很多年沒有這樣的全優學生第三年就一直保持在班上的榜首我覺得我就是那隻被祝福的「笨鳥」神一直在加給我力量有一年聖誕節我們抽《聖經》金句的時候我抽到這一句那一年我要畢業了畢業論文等等
很多壓力都來了那個時候我看到這句之後真的很有力量她不僅能通過研究生考試還考得很優秀張婉竹回到醫院工作以後醫院突然調整醫生收入的方法從看診病人的數量變為按醫生級別和資格來衡量工資高低在這個情形下她的工資一下子就少了一大截薪水只有以前的四分之一三分之一看到同事都開始推諉病人能少做就少做我也有這種情況我一看別人都少做 我幹嗎多做那麼傻後來 我就覺得這樣是耶穌基督所不喜悅的不是一個基督徒所為所以現在 我不到萬不得已病人來了
我不拒絕很多病人過來說「醫生我來晚了我知道你很累能不能夠看看我這個情況 那個情況」我說「去吧 你去掛號吧」我就去看看完以後 病人都非常感謝說「願神賜福你」特別是當病人看完病說一聲「願神賜福你」我非常開心啊我說「願神也賜福你
阿們」還加上「阿們」因為這邊基督徒也很多的而且我覺得如果帶着愛心去服侍 去工作的話其實也不覺得很累心裏帶着埋怨 怨氣去服侍病人的話 是很累的那個時候
婉竹作為醫生她可以在本院裏工作也可以被聘到別的醫院去加班這種加班是有薪的加班對她個人來說 會有收益確實能賺不少錢大部份人都是每天下了班都去別的醫院去賺錢我可以每天都去但是我覺得每天都去 會影響我的家庭影響我在教會的服事所以我就減 最後減到兩天一週我只去兩天我有一種平安我覺得神會給我的
神會供應我甚麼也不缺從前的張婉竹認為人生是在自己的掌握中凡事靠自己便足夠所以她執著 任性不願意來到神的面前但現在的她 卻願意順服神把自己的人生道路 放在神的手中因為她經歷了神的帶領從我走過的路來說可能孩子這件事情也許孩子也會得到醫治但是那個過程
這幾年會很痛苦生活在不平安的狀態魂不守舍還有家裏矛盾的問題也不會原諒我的嫂子每天還生活在苦毒當中上研究生這事有可能第一年我就退學了是想過退學的所以神是主是我們生命的掌管者如果把你的第一位放在神身上你以神為中心其實神甚麼都為你捋順了你要有這個信心如果你想更多瞭解帶領張婉竹的這位耶穌基督歡迎致電「恩雨生命熱線」或登入「恩雨之聲」的網頁和我們聯絡我們很樂意與你分享基督信仰願神賜福你


相關推薦:
血友病是什麼?不如先講一下血友病是什麼?其實血友病是一個遺傳性凝血困難的疾病,其實如果當在皮膚或關節內流血的時候,正常人來說可以止血,因為在正常人的身體內有足夠的凝血因子,亦有足夠的血漿和血小板去幫助凝血,但血友病的病人正正是在凝血因子中缺乏了某一種,如...

大腸癌的徵兆是什麽王先生目前的徵兆包括大便出血、便後尚有便意、腹部飽脹以及身體出現不適等轉變這些徵狀都可能患上大腸癌一般來說 大腸癌要留意的徵狀包括大便出血、大便習慣變更像是腹瀉、便秘或是大便之後仍有便意其他包括無故體重減輕或是胃口變差、腹脹、腹痛等都是相關...

艾妮塔‧穆札尼 談瀕死的啟示艾妮塔‧穆札尼艾妮塔‧穆札尼 於「美國亞利桑納州.喜多納市.創意生活中心) 2013年3月23日 「新天堂.新地球」與「芥菜種事業」贊助非常謝謝大家非常謝謝大家我真高興來到此地誰會想到我會從香港來到喜多納,哇--我是說我曾經死而復生,但來這...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文 登錄 | 註冊

本版透可值規則

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