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逝去的愛情,回憶中的過去。

[複製網址]
1990年左右,那時我初次與他見面,他是賣線的,長的很是白凈。在我們這兒有很多人都想走出去,尤其是像我這種從小到大就呆在山裏連去個鎮上也要走二十多裏的山路的人的認知裏,與我來說只要不是在王莽便是走出山了,所以對我來說,或許這輩子的願望就是走出大山裏,且家裏從小到大待我也不怎好。所以就迫加劇了我想走出去離家遠遠的的心。

那年,雪下得特別厲害,從王莽到東鎮積滿沒過膝蓋的雪,走壹天的路才能到東鎮。那天,他擔著筐子穿的很是破爛在賣線,或天早已註定,有的陌生人會在瞧見第壹眼的壹瞬讓妳心動,會讓妳拋卻所有想著跟他私奔,想著只要跟他壹起以後無論什麽樣都好,這或許就是現在所謂年輕人的壹見鐘情,我當時便是這種感覺。他與我說自己是茨溝的,這更加加強了我要與他壹起的心。值得壹提的是當時在東鎮街上也有壹個男孩在追我,對我特別好,但我還是選擇了他選擇了自己的愛情,現每每回去都躲著他。

在雪還未消融枝葉剛展新的時節,我便和他到他家了,壹老頭兒兩光棍兒子、壹間半屋子、兩張早已腐朽破爛搖晃的木床、加上壹張長條椅這就是這個家的全部了,但我還是毫不猶豫的嫁於他,我相信很相信愛情當時,覺得只要我喜歡他,他住哪兒都認了,所以後面我哥哥還有爸媽不論怎樣反對,哪怕結婚時都沒壹個人來我也無所謂,選擇嫁於他。

自婚後便過上了他的那種自我獨裁的專政生活,妳不可過問過多,否則等的便是他的叫罵,這或許就是自己壹直所追求的愛情,想著離開,但在那個年代,那種行為是為人們所不恥的,只能認命。屋漏逢夜雨,次年秋末,我生下第壹個孩子——壹女孩,這我不知是誰的錯,反正在這兒,女孩總是不受人待見的,都是我的錯,所以各種事情都有了,他爸開始趕我走,他也開始對我拳腳相向,他弟都大氣不敢出,而且周圍所謂的鄰裏都只是看笑話的而已,每每這時,便會暗自落淚,祈求上天給予解脫。但這卻是自己所追尋的愛情,是不是有著莫大的諷刺與哀傷?

或是上天聽到感召,兩年後的壹個雪夜中,我誕下壹男孩,此後狀況稍好點,但男孩生下便是體弱多病幾近夭折,本就家徒四壁的境況,趕上這無疑雪上加霜,在欠下壹堆外債後男孩終於病有好轉,避免與他爭吵我後面選擇外出打工,順便準備存點錢等賬還完,蓋所新屋。

五年後還完了所有外債,本以為可以喘口氣,可以蓋新屋,房莊子已近挖好,等著鄰居家的新屋蓋好後就著人手開始動工,悍馬糖 漢馬糖但在那天午後所有壹切又回到了原點。那是壹個夏末初秋的中午,晴空萬裏但已沒了夏天的那種燥熱,樹還很墨綠,還未來的及夾雜上些許倉黃顏色,知了也還在盡最後的力氣鳴叫,我的孩子——男孩,從鄰居家還未蓋頂的新房的墻上摔下,十多米高下去,同玩的小孩全嚇跑了不敢說,發現時他渾身是血,頭破了很大的窟窿,本以為摔壞,或是傻掉,好在治好後至今也沒留下什麽後遺癥,要有機會遇見妳可看看他左耳下方至今還留著壹淡淡疤痕。

孩子漸漸大了,馬上到要上學的年歲了,房子是迫切要解決的問題,2000年下定決心再窮也要買房子,在鄰裏這兒借5元哪兒借十幾元勉強買了房子,這期間他卻對這些毫不過問,和他商量所有東西都商量不了,這就是自己壹直追求所謂愛情的後果,很苦很累,那時節。

上次和孩子無意間聊天時孩子還在說在他小時候的印象裏,爸媽除了每天吵架外好像還是每天爭吵不休,不過在我大了點的時候便少了,不過要是結婚後就是這樣,我還是不要,就算結那要找壹個真實的相互尊重可平心靜氣說話的。其實孩子說的沒錯,後面未避免爭吵,我幾乎每年外出打工,他在家帶孩子,但他在家的樣子我就不說了。但所有的壹切都在向好的地方發展不是嗎?

本我也以為所有壹切都是在向好的方向發展,但所有都是我以為,11年,女孩在四中上高二,男孩初三馬上中考,他和我在外地打工,孩子沒在身邊,所以他與我平時多得是口角。那年春深也就四月份,悍馬糖 漢馬糖 永春糖所有地兒的油菜花都開始謝了,桃花梨花已零落大半,春開始走向雕謝,他選擇了死亡,和春天壹起走了,在全家都遍布著傷痛之後,家又壹落千丈,或又可用家徒四壁來說,女孩也輟學了,兩人勉強維持著男孩。在周圍很多所謂親朋的笑臉裏,讓他讀完了大學,去年剛畢業。

三月男孩對我抱怨說上學時有些所謂親戚不聞不問,老爸死時坐壁上觀,前面那麼難的時候多的是白眼嘲諷,去年有人說這個家族真是要出個人才。現在要用的到時卻來求人,我真是……”我安慰他,人就是這樣,無論哪兒都是,這樣才能說明活的真實。

清明時節雨紛紛壹會兒再這炮火聲裏去看他,祭奠我那消逝的青春和那逝去的愛情。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文 登錄 | 註冊

本版透可值規則

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