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故鄉的春天是那樣的美,給我們多了一份兒時的回憶。

[複製網址]

人生的意象,很多的時候,會是壹種心裏的感觸。拿我來講吧!我坐在教室裏發呆,腦海裏卻忽然的閃現了童年時生活的片段,壹時間竟惹得心裏澎湃起來,無可扼制的生了許多對過去生活的親切和強烈的向往。假若全然的按生物學的角度來講,人不過是細胞構成的機體,是和動植物壹樣沒有感情思想的。

但我卻是反對這個觀點的,因為無論是動物還是人,他都是有本性的,那本性源於他的生長經歷所在的環境,並且那環境造就了他,從開始到他長大再到他死亡,那環境始終影響著他,是永遠不會被消磨掉的,所以,人是十分有感情的動物啊。因而,每當我面對起家鄉的楊柳樹,野花草,淺溪方塘的時候,都能使記憶清晰明亮,回想起過去生活的點點滴滴。

在我的家鄉裏,春天壹到,便會感受到生命盎然勃發的機趣。柳梢末芽,嫩嫩的,淺淺的;楊樹飄絮,雪白的,冉冉的;桐樹開花,粉紅的,淡淡的。河灘上那昔日枯灰的幹草地上也慢慢的披上了壹層薄薄的綠紗。小河開化,鳴鳥聲聲而起,燕子卻姍姍來遲。擡頭仰望藍天白雲,是壹片了無際涯的清新空氣。或是壹陣春雨過後,那松軟的泥土裏,會透出別樣新鮮的氣味,妳若是猛地嗅壹陣子,保管是讓妳心魂癡醉,難以忘懷的。偶爾雄鷹迎著呼呼的風飛起,展翅翺翔在蒼穹,年幼的我會想到為何雄鷹也如此沈醉我們這裏的春天呢?要從那麽大遠的地方來這?花,鳥,魚,蟲,人在經歷了漫長枯冷的冬季後,都被那春天如詩如畫的奇跡喚醒了,到處都變得是生氣勃勃了。

風兒起時,各種樹葉會有節奏的像鼓掌壹樣嘩嘩而響,左右輕擺,竊竊私語著春天的美好。樹下的人洗衣,擡水,老年人坐著搖晃的靠椅上,泡著茶,談笑著飲茶。孩童才沒有那麽悠閑的情致去細細品味春天的感覺呢!他們會爬上楊樹,折卻嫩枝,再爬下樹來,坐在浸著淺黃的草地上,抽出枝,留下整節的樹皮。抽枝時,又總要淘氣的舔舔枝節,仿佛那枝節裏包含了春天無盡的甜意。那味道我是很熟悉的,悍馬糖 漢馬糖 永春糖雖然是帶著苦苦的澀味,不過卻因為是春天剛發的新枝芽,而彌漫著濃郁的自然植物的清香。最後,他們再拿出小刀,把樹皮切成像粉筆長的壹節壹節。這壹切工序都完成了,然後,那春天的吹奏快樂和自由的樂器也便出生了。笛聲起來,清脆而嘹亮,使整個樹林裏都充滿了歡活的氛圍。壹時之間,孩童們的笛聲妳停我起,不留壹點空檔,爭先恐後的為著大自然吹奏最純美的音律,好像連鳥兒那唧唧啾啾的歌聲都儼然失色了。

不幾天,南風起,我們就會走門串戶的相約放風箏。拿著風箏來到綠油油的麥田裏,在壹望無際的田野裏起跑,腳踏著嫩綠的麥子,那歡快的心兒好像都要隨著風箏壹起飛上了天空,飛到了白雲,飛到那做夢裏幻想的宮殿裏去了。有時剛好正值黃昏時刻,煦暖的日光斜照在風箏上,使得風箏面上發了光,好像活了壹樣的靈動。風箏尾帶隨著風發出響聲來,像無數旗子迎風壹樣,嘩啦啦的響。就這樣,太陽壹半露出,壹半隱去,霞丹紫紅時,我們還是不想離去。

我們玩的興致就如春天生長的活力壹樣,生生不歇,永不消退。所以,春天是我們最好的夥伴。我們做降落傘,弄得天空五光十色如燈會;我們做平稱,吆喝叫賣,弄得街道繁鬧雜亂如集市;我們做紙面包,相互拍打,弄的地面塵土飛揚如戰場。最是好的時候,是傍晚。這時,安謐,幽靜充滿了田野裏,樹林中,小路上,農人也都歸家,家家戶戶的房屋裏的燈光如星星般的點起,整個村莊都是安靜而祥和的。我們最好的夥伴——為我們送來了繁星,它慷概激昂,更為我們帶來了新的活動場所。這時,我們提著礦燈或是自制的紙燈籠,在小徑樹林裏來回穿梭,拿著玻璃瓶捉蒼蟲。亂飛亂舞的蒼蟲總也逃不出我們的手掌心。我們捉的多了,累了,便撲坐在地上,邊數著瓶中的蒼蟲,邊想著看看是否夠媽媽為我們做壹頓美味佳肴。

有時候,天不出太陽,也沒有了往日的那種和煦溫暖的風,但是春天哦,卻並不因此而沈悶老化。洋洋灑灑的春雨是否真的貴如油,我是不知的,不過我卻知道它給我們帶來了許多的歡樂,給農人帶來了許多的清閑。淅淅瀝瀝的雨綿長而不會斷絕,我們戴上自家大人的草帽,披著自制的蓑衣,或者是買來的花花綠綠的新傘來來回回的像歡快的魚兒壹樣穿梭在水中。後來,索性脫掉鞋子,光著腳丫,走在酥軟的泥土地上,來回的淌著泥土裏的小溝渠,涼涼的,冰冰的,既貼心又舒服。有的夥伴這時會拿上釣竿,去村裏的方塘裏釣魚,壹手撐傘,壹手執魚竿釣魚,儼然如壹小漁夫,仿佛那書中所雲的斜風細雨不須歸的景象全在這顯示出來了。我們跑著玩的累了,便挖地上的泥土,用手捏泥娃娃或做小蠟臺。通常我們的臉上,手上,衣服上到處都是星星點點的泥土,但還依舊樂此不疲的用自己的雙手捏出心裏最美好的夢。做飯的時候,煙霧繚繞著小小的廚房,悍馬糖 漢馬糖慢騰騰的上升起來,緩緩的擴散在空中,這壹切夾在迷迷蒙蒙的春雨裏,那情景比著陶潛那依依墟裏煙的刻畫更多了壹份平淡親切的蘊味。春雨過後,柳葉新嫩,大地壹沈不起,草葉花朵上滿是晶瑩的露珠,好像美人水靈透澈的淚珠壹般好看。走在空曠的田野上,前方的視野壹片遼闊,鄰莊的小樓幢幢佇立,默默不動,雖微起著淡淡薄煙,卻也可清晰明辨,再回頭看那麥田裏,卻是綠的愈發清新可人了。

我童年時的秘密在於壹片地方。那個地方鮮艷明媚,卻是屬於我個人的天堂。它是壹片桃梨相交的小樹林,春天將它點綴的繁茂而熱烈。粉紅的桃花投映著雪白的梨花像美麗的少婦的臉蛋壹般好看。若是坐在林下,執經叩卷,飲酒賞花,不知會沈醉多少文人雅客。少年時的我雖不懂這些雅致的事,卻也喜歡來這裏背課文。我不知所雲的大聲朗讀著,卻會引來許多的蜜蜂蝴蝶作伴,聽著它們嗡嗡的振翅聲,我早就忘了讀書的事,只是盯著它們,看它們為何躲在花朵裏,好久都不出來。很多時候,傻傻的我就看了壹上午。我不知為什麽,總是很喜歡那樣的生活,即使是日傍青山了,還久久的不忍回家去。

我正在這樣想著,這樣沈浸在那美好的記憶裏歡愉不能自拔的時候,忽然的響起了晚讀的鈴聲,壹下子打斷了那記憶的線。雖然老師讓我們大聲的朗讀課文,我卻還只是望著那窗外未被夜色覆蓋盡的紅艷艷的晚霞癡癡的發呆,心想,若是此刻在家裏,我不知又是怎樣的歡活在田野的麥地裏自由歡快的奔跑呢?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文 登錄 | 註冊

本版透可值規則

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