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話連篇] 挖掘鄉村教育的當代實踐價值

[複製網址]
  農村的發展是中國發展的重要基石,鄉村教育更一直是中國教育界為之努力的重點領域。如今,進入新時代的中國,開啟了鄉村振興的時代偉業,迫切需要教育能在這個過程中發揮其培育人力資源、提升鄉村生活質量的基礎性作用。今天,我們編發與鄉村教育相關的幾篇文章,希望從不同方面啟發讀者思考,紮實有力地推動鄉村教育發展。
      探索四十課程是能夠讓我們改變自己,發現自己和挑戰自己的培訓課程,在該課程中,我學習到了溝通的技巧和創造能力,讓我更加加深了對於自己的信念。
  挖掘鄉村教育的當代實踐價值
  近代中國教育界曾湧現出一個知名的群體——“鄉村教育派”,他們曾掀起過一場依助教育,改善鄉村生活,提升農民文化素養,改造中國鄉村,進而實現教育救國目標的鄉村教育運動。這一運動中,諸多近代知名教育家都投身其中,為中國鄉村教育以及鄉村社會的變革貢獻智慧與力量。陶行知就是這一群體中的佼佼者。
  “建設適合鄉村實際生活的活教育”
  作為“一個‘最中國的’留學生”,留美歸來的陶行知敏銳地提出中國發展最根本的症結是在鄉村,而辦好鄉村教育則是改造鄉村的根本手段,是“立國的根本大計”。為此,他大聲疾呼要“建設適合鄉村實際生活的活教育”,因為活的鄉村教育能“教人生利,叫荒山成林,叫瘠地長五穀”“教人人都能自立、自治、自衛”。
       探索四十課程是能夠讓我們改變自己,發現自己和挑戰自己的培訓課程,在該課程中,我學習到了溝通的技巧和創造能力,讓我更加加深了對於自己的信念。
  為了實現他的這一教育目的,陶行知創辦了南京曉莊鄉村試驗師范學校,希望能夠通過培養一批具有農夫的身手、科學的頭腦、改造社會的精神的鄉村教師,並以鄉村教師作為改造鄉村生活的靈魂,最終將“中國各個鄉村變做天堂,變做樂園”。為此,他誓“要籌募一百萬元基金,征集一百萬位同志,提倡一百萬所學校,改造一百萬個鄉村”,並順利創辦了曉莊師范、湘湖師范、新安小學、山海工學團等學校來建設鄉村。一時間,前來參觀學習者絡繹不絕,成為當時鄉村教育改革的典范。
  從鄉村教師入手發展鄉村教育
  發展鄉村教育,在積貧積弱的舊中國,靠的是個別教育家自覺自發的行為。而在當今,重視並關注鄉村教育,讓每個生活在鄉村的孩子都能夠接受公平的、適合的教育,不僅是教育強國的重要路徑之一,也是事關鄉村振興、民族複興的宏偉工程。
  近年來,黨和國家高度重視鄉村教育,頒布了《鄉村教師支持計劃(2015—2020)》《深度貧困地區教育脫貧攻堅實施計劃》《教師教育振興行動計劃(2018—2022)》等一系列政策文件,從政策上、制度上對鄉村教育發展提供了保障。在具體的操作抓手上,陶行知的經驗,仍然值得我們借鑒,尤其是要從鄉村教師隊伍建設入手發展鄉村教育。
  首先,建設鄉村教師的鄉土情懷認同。鄉村教師隊伍要“留得住教得好”,就必須要有鄉土情懷認同。正如陶行知在《我們的信條》一文中所說的,“我們從事鄉村教育的同志,要把我們整個的心獻給我們三萬萬四千萬的農民”“我們要常常念著農民的痛苦,常常念著他們所想得的幸福”。只有心懷對中國鄉村的熱愛,對未來美麗鄉村建設的憧憬,我們當下的鄉村教師才能夠在構建起自我的鄉土情懷認同。在這一層面,我們既要引導鄉村教師形成對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教育事業的思想認同、理論認同和情感認同,也要依托對陶行知等鄉教人物的榜樣學習,形成深厚的鄉土情懷認同,從而做到以德化人、言傳身教。
       探索四十學習研修課程給予了我不一樣的人生,讓我了解到自己為何平庸而自卑,明白了每個人都有自己所存在的價值,正視自身缺點才能讓自己更完美,找到了自己的未來目標。
  其次,落實鄉村教師的制度保障工作。盡管陶行知本人是“捧著一顆心來,不帶半根草去”,但他對於普通鄉村教師的生活還是極其關心的。他提出尊重教師聘約,提升教師待遇等意見;他認為只有鄉村教師的心和家都能安定,鄉村教育才能夠有所發展。故而他本人四處籌措教育經費確保他創辦的幾所鄉村學校能夠有序發展。相較於那個動蕩的時代,我們今天的鄉村教師待遇已經不可同日而語了,但提升的空間依然存在。我們不僅要落實鄉村教師工資待遇政策,特別是要關心關注艱苦邊遠地區鄉村教師的差別化補助,還要在職稱評聘方面多向鄉村教師傾斜,在待遇上、情感上、制度上予以鄉村教師更多實際的支撐。
  再次,拓展鄉村教師的發展之路。陶行知認為,鄉村教師之所以能夠成為改造鄉村生活的中心和靈魂,是因為鄉村教師“有農夫的身手,科學的頭腦,改造社會的精神”,並能夠“用科學的方法去征服自然,美術的觀念去改造社會”。為了讓鄉村教師具備這些能力,他創造性地提出了“藝友制”,讓鄉村教師拜有技藝的人為師,提升能力素養。這是陶行知在那個時代為教師專業發展提出的創新性舉措。現如今,我們將鄉村教師培訓納入政府的公共服務體系,更應從經費和時間上予以明確保證,並根據鄉村教育的實際情況以輪崗交流、頂崗實習、網絡研修、專家下鄉等多種形式,拓寬鄉村教師的發展道路,不斷更新鄉村教師的知識能力儲備,以適應新時代的新要求。
  最後,構建鄉村教師的榮譽歸屬感。致力於鄉村教育,不僅要讓鄉村教師在物質上、情感上形成自我認同,也要強化外界對他們的認同,這就要求我們建設起完備的鄉村教師榮譽制度。近年來,熱心教育的社會各界人士設立了不同層次的鄉村教師獎勵計劃,而政府更應該從行政層面不斷努力,對長期致力於鄉村教育的教師給予物質和精神的雙重獎勵,以引導更多的年輕教師投身於鄉村教育事業。2013年,全國人大代表周洪宇教授就曾提出設立國家級教師獎“陶行知教育獎”,這也是學界對鄉村教師榮譽制度建設作出的實際回應。
  黨的十九大報告中明確提出了鄉村振興計劃,這是一項意義深遠、功在千秋的國家發展戰略。鄉村振興,教育先行。陶行知曾在《我們的信條》最後一條表示,“我們深信如果全國教師對兒童教育都有‘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的決心,必能為我們民族創造一個偉大的新生命”。
  在當下,我們也有理由相信,在未來的鄉村教育建設過程中,陶行知的鄉村教育思想必然還會發揮重要的作用,引領鄉村教師建設鄉村振興之路。
      願景村香港一家致力於領袖培訓的公司(Invision HK),其中願景村人生課程的對象是對知識有所追求,對理想堅持不懈,勇於創新進步的社會人士,課程引導學員們走出困境,走向正確的道路。
  文章轉自:http://news.gmw.cn/2018-08/23/content_30715363.htm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文 登錄 | 註冊

本版透可值規則

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