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ilippe Put viaphotopin cc

後生物學實驗室:當海底動物長出機械觸角

科技隨著時代變化,生物也隨著環境演化,為了不成為被淘汰的一份子而將自身強化,而生物的演化結合了與技術形成了「後生物學」系統,這次的展覽打造了後生物學的樣貌,充滿了對於未來科幻的想像力以及對於環境的憂慮,如同愛德華.琳說:「生物基因要如何演化?要回答這個問題,一方面需要回應著人類環境的變遷,另一方面需要有科幻小說家的想像力。」

後生物學實驗室展覽展出於三餘書店的地下室展覽空間,一走進地下室便能夠感受到空氣中瀰漫出實驗室冷冰的壓迫感,生物被放置於類似手術台的平面上,平台上各式各樣的機械手臂正對準著動物們,如同正進行著改造手術,在平台上動物包括海龜、海豚、海豹以及各種小魚類,而這些在平台上的動物已經和牠們原來該有的面貌不太相似了,被裝上了各式的人為裝置,而為了迎合人類的技術,或許牠們已經演化成為了可以承載這些科技作物的生物了。

這次的展覽作品以海中生物作為主,除了改造之外也為原來沒有腳的海豚及魚類裝上能夠觸地的支架,也強化了海龜的背鰭,將海豹身上原本光滑的皮膚上裝上各種機械支架,整體上視覺及心理產生了對生物認知的衝突感,這些生物已經漸漸變得像是異形一般,不是我們所認識的生物了。

「後生物學實驗室」為阿木司團隊所策展,他們擁有不同專長領域的創作者,作品橫跨公共藝術、藝術創作、博物館設計規劃等,擅長整合各式媒材及媒體於空間之中,作品多帶有些許幽默諷刺及批判意味,近期作品包括:高雄市五福路上的白鴿公車亭、五福國中的大飛船公共藝術、台北市林科學教育館大廳的主視覺時光機、寶藏巖燈節等等。

而這次的展出也包含了對於環境、科技、過度開發等的隱喻在裏頭,人類的科技愈是進步,就將原本純粹的生物環境愈拉愈遠,「科技,始終來自於人性」科技好還要再更好,必須要不斷的研發出更方便更令人耳目一新的科技,而這些需求是否就反映了大家的內心呢? 人性包含著貪婪及永無止禁的索求,而這些是否正在破壞人們原有的環境呢?生物環境參進了人類得足跡,或許人類已經狠狠地踏亂了生物該有的平衡。

 

【延伸閱讀】

「偽生物食代」想像未來形態 
臺北美術獎之後現代孤獨&生活困境
兒童不宜的童話樂園 Dismaland   

撰文|CITYZINE助理編輯(Ada)
圖片|CITYZINE助理編輯拍攝
※版權所有,謝絕轉載。

Author Info

About Me

活動推薦

─ Recommended Ev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