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ilippe Put viaphotopin cc

獨立咖啡館經濟學

可以一天不進食,卻無法一天不喝咖啡,我的咖啡因中毒無藥可救,在紐約除了倚賴幾步路就一家的星巴克快速攝取,講究點更要去獨立咖啡館點一杯美味可口的卡布奇諾。只是紐約的咖啡館文化與臺北大不相同,花了點時間才稍微搞清楚當地生態。

臺北從來不乏理想的獨立咖啡館,反倒是咖啡館普遍欠缺知音:對多數臺北人而言咖啡館只是一間辦公室用來做事洽商,或者一家餐廳與三五朋友話家常、吃輕食;咖啡淪為配角,僅取其香味增添幾分優雅情調。這可苦了其實只想煮好一杯濃縮或手沖的咖啡館老闆,在大眾口味和自我理念拔河下也得費心做些甜品鹹點,甚至是擺在咖啡旁稍嫌豐盛的簡餐。

但在紐約的獨立咖啡館,咖啡就是主角,沒有菜單轉移焦點,頂多一塊板子列出價目。要吃的就請看收銀臺旁的玻璃櫥櫃,但裡面也只會有與專業烘焙坊合作的餅乾、可頌和瑪芬,最多再擺點和工廠批的貝果、甜甜圈和咖啡麵包,絕對不會有超出司康、鹹派和簡單三明治的選擇。

獨立咖啡館也沒有其他攙雜化學糖漿的調味咖啡,一切按客人對奶水比例喜好沖泡成牛奶稍多於咖啡的「小白」,擠入一坨鮮奶油的「康寶藍」,抑或和巧克力交織的摩卡等。至於咖啡冰沙,那在獨立咖啡館眼中是「飲料」不是咖啡,咖啡是咖啡不是飲料,除非能把冰沙做成咖啡。

如果一家「咖啡館」有琳瑯滿目的餐點,紐約客會視之為「餐館」,餐館並非咖啡館,咖啡大多不會到位。餐館也賣咖啡純粹因為紐約客咖啡因攝取量大,店主投市場所好,外行地泡起不是太順口的美式或拿鐵滿足顧客的暫時需求,情況和臺北恰好相反。

所謂色香味俱全,獨立咖啡館注重拉花,外帶咖啡不像星巴克會替消費者扣上杯蓋—請自行去吧檯處理—咖啡手才能展示傑作;我甚至遇過咖啡手恨自己花沒拉好,氣得直接把一杯卡布奇諾倒掉重泡。紐約客索性也不用杯蓋,杯緣漂浮的一朵白玫瑰吸吮一口拿了就走;我也跟著學起這分態度,雖然有幾次一個踉蹌咖啡就灑在身上,倒也聞了一整天的咖啡香。

沒有雄厚資金做後盾的獨立咖啡館租不起寬敞店面,座位通常僅十來個,為了維持翻桌率只有少數提供網路,但也可能有時間限制。所幸紐約「立飲」盛行,裝扮時髦的男女站在咖啡館窗邊眉飛色舞閒聊幾句,手裡的「瑪奇朵」緊接著一口飲盡,然後漱漱嘴巴直接閃人;此外,紐約市政府也規定少於二十個座位的商家不用開放洗手間,如此客人咖啡下肚後最多兩小時自然就會因內急被迫離開。

 

Author Info

出版品包括文學、人文社科、商業、生活、科普、漫畫、趨勢、心理勵志等,活躍於書市中,累積出版品五千多種,獲得國內外專家讀者、各種獎項的肯定,打造出無數的暢銷傳奇及和重量級作者,在台灣引爆一波波的閱讀議題及風潮。 與讀者一同打造知識產業,建立華文出版文化國度!

活動推薦

─ Recommended Ev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