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ilippe Put viaphotopin cc

藝術CSI事件:看不見真相的達文西特展

這個展覽問題其實不少。

1. 一般如果要在畫作前隔離,平台的方式不是不對,但要有一定的高度量體,首先就要讓眼角餘光無法忽視,心理上自然就會保持一個距離。這個展覽的平台那麼低平,簡直就是存心想把人絆倒用的。但使用平台並不是最好的方法,其實會造成干擾。國外常有紅外線感應器,只要超過一定的界線就會發出警告音,不但提醒觀眾同時也提醒旁邊盯場的工作人員,這種在視覺上的干擾性最低。

2. 高價值的作品,每個區塊都應該要有專人負責盯,隨時提醒觀眾小心平台、小心紅龍、不要侵入隔離區,更應該注意可疑動作,噴漆、刀劃等刻意破壞行為都不是沒有發生過。

3. 群體行為在某種程度上是可以操控的,大學時工商心理學老師劉兆明曾經提過一個影響我深遠的簡單概念:不要怪人家不排隊,要看看自己有沒有設計出讓人家自動排隊的環境。

的確,大部分擠進這類特展的民眾未必有藝術鑑賞的素質,但這是可以透過設計去塑造出來的。當然啦,你硬要說主辦單位是真心想把重要藝術品帶進國內給大家欣賞不是為了賺錢我是不會信的,所以似乎也不能期待他們會把藝術教育當作辦展責任的一環,或許往後藝術圈可以組成志工團,利用這種特展投入藝術鑑賞教育裡。

即使在國外也不一定情況比較好,我經常在美術館欣賞作品時,會依據作品的不同站到一個恰當的距離,結果就是永遠被一堆緊緊貼著作品看的路人擋住,要細看肌理站這麼近無妨,但不能一直都站那麼近啊!

總之,責怪台灣人素質不夠有點不公平,沒有人一開始就懂的,這需要透過教育潛移默化,或至少可以從觀摩中內化,如果主辦單位總想著收更多門票讓更多人擠進來,而不去承擔教育、引導的責任,這個問題永遠不會改善。

 

Author Info

To live outside the law, you must be honest.

活動推薦

─ Recommended Ev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