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ilippe Put viaphotopin cc

這一夜,誰來白嫖或致敬?

跟朋友去看了場相聲演出,對於某些經典段子朋友拍案叫絕,但對從小浸淫在相聲錄音帶裡長大,早已耳熟能詳的我來說,總有些不是滋味。這些在商業演出場合被重新搬演的經典段子,是否得到了足夠或是應有的尊重,總讓我無法輕忽的介意著。

經典段子被重複搬演,常被便宜行事的冠上「傳統本」的名號,而「傳統本」三個字,好似一把保護傘,保護了(或許可以說是遮羞了)其強取豪奪的本質。

對我來說,使用「傳統本」這個名稱,其實非常的曖昧。我想要詢問的是,如果「傳統本」意味著「公版」,那麼「傳統」二字的邊界要到哪裡才算呢?是以創作者的生死?作品初成的年代?被搬演的次數?還是題材的涵蓋呢?我想說的是,這些被「傳統本」三個字一言以蔽之而被大家任意使用的作品,真的全部都是像京戲那樣使用了上百年的「公版」本嗎?我總是在意著,這些為了方便作業而冠上了「傳統本」的作品,其中又有多少其實創作者根本還活著,即使掛了也還沒掛多久呢?他們知道自己的心血創作被使用或編篡,而且商業使用者有給予創作者足夠的尊重嗎?
 
 
常被搬演的「傳統本」《歪批三國》,雖可追溯其來源至清代,但被各個團體所最常引用的其實還是那個被中央廣播電台所保留下來的侯寶林、郭啟儒的版本。這個版本則是由相聲大師劉寶瑞在1951年費盡心思所收集整理與潤飾的,字字珠璣環環相扣,後人搬演少有增添新的風味而是全本直接複製上場。所謂的忠於原著,意味著的究竟是一種忠誠?還是一種懶惰?而忠於原著之餘,又有多少感念先人於其中,或是單純收割前人的風采呢?
 
侯寶林先生1993年過世,才距今20年;頗受好評的作品《吹牛》,創作者馬季2006年掛的,十年不到,賈伯斯2011年掰掰,他的作品世人仍予相當尊重,那麼,為什麼那些相聲大師的作品被隨意做商業性的使用,冠上個「傳統本」的名號,好像「正名」一般就可以「合理」的任人掠奪濫用,甚至導致畫虎不成反類犬的拆解重製呢?不知者不罪,但那些在台灣相聲領域已經是屬於帶頭者的那些人呢?可以這樣摀上耳朵閉上眼睛的大方享受前人的付出精隨,收割當作自己的成果嗎?仍然是那句,不知者不罪,我介意的是那些檯面上明明知道那些大師的存在卻依然肆意掠奪的人。尤其這些人還為人師表道貌岸然,更令我不齒。

 

Author Info

平日春風化雨,偶爾狂風暴雨。 靜靜用文字嚷嚷的台北大聲公。

活動推薦

─ Recommended Even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