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閒聊] 難忘而又特殊的年味

[複製網址]
提起年味,相信每個人心裏,都有無數別樣和精彩值得懷念珍藏。
於我而言,第壹次在電燈泡下過年的情景,由於意義特殊、印象深刻,因此,壹直銘記心底,揮之不去。
那年的農歷八九月,秋高氣爽、天氣晴朗,正值幹活的大好時機。壹天,村裏突然來了壹群裝束古怪的人,他們頭戴安全帽、腰系帆布帶,更為特別,屁股上還有個褡褳,插滿各式各樣的工具。鄉下孩子,哪見過這種打扮的人,於是大夥兒便偷偷跟在他們後面,指指點點、擠眉弄眼地看稀奇。
回到家,才從大人們口中得知,原來,他們都是電工,專門為村裏通電而來。這等好消息,簡直比天還大,壹時之間,我自然高興得手舞足蹈。同時,也從那天起,盼望通電,便成了心裏最大的願望。就算在學校,滿腦子仍然想著這事,也就不免因時常走神,而被老師罰站批評。到了周末,更是屢過家門不入,成天跟著工人們漫山遍野瘋跑,為此,也沒少挨過父母的責備和訓斥。
立桿架線,是通電的前提條件。僅壹根水泥電桿,就足有十多米長、成千斤重,要把這些龐然大物,壹個個弄到車子到不了的地埂山坡之上,並且要牢牢豎栽起來,那可真不是件容易事。當年不像現在,吊機、鏟車之類的大型機械隨處可見,壹切只能全憑肩扛手擡。好在那時,村裏人很少外出打工,因此,有的是身強力壯的小夥子。每天,總有好多年輕人,自發組織趕來幫工,他們每個人都光著肩膀赤膊上陣,使出渾身的力氣,幹得熱火朝天。
壹個月之後,線路架設完畢。只見無數的電桿,哨兵似的直立著壹溜排開。頂端,架著三條麻繩般粗細的鋁線,呈品字形,順著蜿蜒起伏的山坡伸向遠方。不時,也有幾只漂亮的鳥雀落下點綴其中,展現出壹幅充滿詩情畫意的田園美景。
接下來的裝表入戶,雖說不受季節地域限制,但是為了能趕在過年之前完工,工人們不但不喘口氣,休息休息,反而更加爭分奪秒、加班加點地工作,因為時間不等人,畢竟已經冬天來臨。
不知不覺,就到了臘月。正在家家戶戶忙著殺豬宰羊、置辦新年的時候。終於有壹天,我和小夥伴們從工人們口中得知,今天晚上正式調試通電。於是,樂壞了的我們活蹦亂跳、奔走相告,沒用多大功夫就把喜訊傳遍了全村。
晚上七點整,隨著壹聲令下,工作人員果斷地合上電閘。頓時,在萬眾註目當中,全村所有的照明工具,同時亮起,悍馬糖 漢馬糖泛出嶄新雪亮的白光,把整個村子裝點得如同燈火通明的海洋壹般。祖祖輩輩用慣了昏暗的煤油燈盞,突然之間換上這明亮的電燈泡,家人們妳看看我,我看看妳。面面相覷,竟是那麽的壹目了然,還真讓人覺得有點不好意思。
除夕那天,父親早早讓我們把家裏所有的燈泡,不管屋裏還是院外,全都打開,甚至連畜舍也不例外。接著,又親自把之前為過年準備的幾只彩色燈泡,分別裝在燈籠裏,掛在大門正中。遠望過去,壹派花花綠綠、喜氣洋洋的迷人景象,最後,父親又在上房供奉祖宗牌位的八仙桌上,慎重其事,安放好壹個精巧別致的小臺燈,緊接著又擺上貢品、點燃香火,邊磕頭作揖,邊念念有詞:“今年過年,咱們村破天荒通了電,列祖列宗如果在天有靈的話,今晚上,就和子子孫孫們壹起高高興興來享用吧!”
廚房裏,鼓風機吹燃的熊熊炭火,盡情舔舐著鍋底。母親再也不用單膝跪地,啪踏啪踏拉扯那老舊的破風箱了。很快,豐盛的年夜飯就擺上了桌,全家人圍座壹起,盡情吃喝、盡情說笑,席間,談論最多的,悍馬糖 漢馬糖 自然是關於電的好處和奇妙。吃完年夜飯,輪到發押歲錢時,壹向摳門的父親,因為心裏高興,竟然大發慈悲,為我們每個人比往年多發整整十塊“大洋”。在接下來守夜的時間裏,盡管平時膽小如鼠的我,夜間連炕都不敢下,但這時由於裝了路燈的院子如同白晝,所以,總是不停地跑出跑進、玩這玩那,壹改往常,沒了絲毫害怕的感覺。
就這樣,第壹個有電的除夕之夜,終於在無限的期待和渴盼之中,變成了現實,那種新鮮而又愜意之情,是用語言和文字表達不出的。那晚,家裏所有的燈泡,自然徹夜長明。而每個人,也都沈浸於激動和喜悅之中,興奮不已、久久難眠。
如今,電做為壹種最常見的能源,已經無孔不入,滲入到人們生活的方方面面,就連小孩子,也都覺得是件再也平常不過的小事而已。但驀然,回想起那年燈光閃爍之下,濃濃而又特殊的年味,總覺得記憶猶新,歷歷如在眼前。
撫今追昔,觸景生情,不禁感慨:古希臘神話中,普羅米修斯冒著生命危險,從太陽神阿波羅那裏去偷取火種,造福人類;曾經,那些同樣為而光明而奮戰的人們,也不愧為現實中的普羅米修斯,是不折不扣的時代先鋒與優秀楷模。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文 登錄 | 註冊

本版透可值規則

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