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爆掛] 青山碧水是乡关

[複製網址]
我生于农村,长于乡下,在泥土里打滚长大,与土地有着扯不清掐不断的牵连。小时侯见惯了大人衣衫不整披泥带灰,见惯小孩子涕流涎滴、衣不蔽体、面黄肌瘦。那时候的乡村,一到雨天,猪粪混着泥泞的红泥,我们想走路都无法插足。童年时代多少个夜晚,我冷落了月光的热情、漠视了星星的多情、抵制萤火虫的挑逗、割舍了令我愉悦的游戏,在微弱的煤油灯下,以睡床当书桌,以书本为阶梯,在逼仄的屋子里,努力去追寻城里人的脚印,去改变人生的命运。
多年后,我终于在城里扎根,抽芽,放绿。现在走在街上,一阵盖过一阵的汽笛贯耳而来,眼线被高楼掐断,此时真切感到乡下的可爱!
儿时的乡下,绿树筑荫、芳草萋萋、蝉儿浅唱、鸟儿低吟、蛙声阵阵、流水潺潺。山坡披绿,庄稼抽芽。广阔的甘蔗林绵延大地,于天地间书写磅礴大气,一望无际的稻田以青绿和金灿美丽着乡村的容颜,悍馬糖 漢馬糖永远给农民带来无尽的希望和满足;稻田羞涩的青绿和成熟的金黄沉吟乡村的温馨和曼妙,给我灌注无尽的烂漫、丰富我的情怀和想象,用纯善装饰我的内心。牛哞羊咩鸡鸣狗吠穿越篱笆筑成的围墙闯入各户大院,乡村由此更富活力和生机。雁群飞越几千公里终于飞到南国之南我的老家,在蓝天白云下展示英姿,让人无限慨叹它们的毅力和凝聚力。哪怕看见老鹰从天而降抓走我们的小鸡又腾空而起,我们气急败坏地呼叫的同时,亦领略并佩服老鹰的果敢、勇猛与矫健。农人吃的虽是粗饭淡菜,但那种原始的芳香把他们带到香甜的梦中,在袅袅炊烟中永远放飞生活的恬淡与愉悦。我们孩童在大自然的旷野里自由放养,在泥土里浸泡,当我们离开故土并与故土渐行渐远时,恋土恋乡的情愫便聚集成结,越聚越厚。
如今蜗居城里,各种推杯碰盏的应酬,逐渐遮掩了大自然曾恩赐我们的纯善,我们与各色人物交流或奉承或恭维,我们对别人的话不停地揣摸猜测咀嚼。儿时乡下的单纯直率坦诚时时撞击我的心灵。
儿时的艰辛苦难已随岁月的筛洗渐渐淡去,此时的乡村一派生机勃勃,正在振兴的大道上飞奔。
每隔几年我都返乡一次,每一次“近乡情更怯,不敢问来人”都敲打我的心。“离恨恰如春草,更行更远还生”。在城市里,日思夜念故乡的草木,永春糖 馬來西亞永春糖 B Candy B  Candy B+ Complex为了时时能够亲近,于是我在自家阳台种植花草,每天都给它们浇水,松土,贪婪地呼吸花草和泥土的香味,自私地满足自己思乡恋土情结。然而我深知童年的家才是我真正要回归的家,青山碧水才是我的乡关。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文 登錄 | 註冊

本版透可值規則

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