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哪來的“亡國感”?

[複製網址]
台灣水果,名滿天下。不過最近幾個月,島內最“夯”的水果,不是鳳梨、文旦、番石榴,而是“綠油油”的“芒果乾”。
這裡所說的“芒果乾”,不是芒果曬乾後的休閒小零食,而是民進黨通過網絡和新媒體不斷鼓譟的“亡國感”(諧音)。在民進黨的邏輯裡,如果2020大選綠營失利,國民黨執政,台灣將徹底失去民主自由,遭受“亡國”之痛。




這樣荒謬的說辭,對於廣大大陸網友來說,只是新添笑話一樁。但從炮製“芒果乾”這件事上,卻可以深刻感受到蔡英文、民進黨和“台獨”勢力玩弄的“障眼法”和小心機。
事實上,在“純種台獨”的概念中,台灣沒有“亡國”的恐慌,只有“建國”的難題。這部分“台獨”群體認為,所謂的“中華民國”完全是過去時,是一個沒有靈魂的空殼子。目前的台灣並不是一個真正意義上的國家,而他們的“志業”則是建立一個完全獨立的“台灣國”。




但蔡英文所領導的民進黨,創造“芒果乾”之時,相當於變相承認了“台灣是一個國家”,這就與“純種台獨”的想法有所偏離。在大陸網友看起來,蔡英文是向著“台獨”前進了一步,在“極獨”勢力看來,蔡英文卻是向現狀“妥協”了一步。
其實,在蔡英文的概念裡,“獨”與“不獨”只是一種選票考量,最重要的是獲得2020選舉的勝利。所以一方面,出身民進黨的蔡英文要鞏固深綠的基本盤,讓自己看起來“很獨”;另一方面,又要顧及主張兩岸和平發展的廣大中間選民,讓自己看起來“沒那麼獨”。




要怎樣在“台獨”與“反台獨”之間,找到一個各方均可接受的平衡點?蔡英文創造了一個新詞彙,叫做“中華民國台灣”。這個含義模糊、邏輯荒謬的名詞,卻給各方留下了充分的解讀空間。在泛藍人士看來,畢竟蔡英文承認了“中華民國”;在綠營人士看來,這只是從“中華民國”向“台灣國”轉變的一個過渡說法。“芒果乾”跟“中華民國台灣”的提法有“異曲同工之妙”,目標就是針對將直接影響選舉結果的“中間選民”。
上海東亞研究所副所長王海亮在分析探索“一國兩制”台灣方案倡議在島內遇冷時指出,絕大部分台灣民眾當然懂得,在台灣地區保留既有製度及各項權利和利益,是他們所需要和歡迎的。但在這之外,在“國家”層面上,還有他們心裡不願割捨的、被他們稱作尊嚴的東西,儘管它既有極大的局限性,又有相當的虛幻性,是個很空洞、很縹緲、有爭議的象徵。




民進黨所鼓譟出的所謂“中華民國台灣”和網紅“芒果乾”,就是在這樣一個空洞飄渺的基礎上,創造出來的更為虛幻的名詞。然而詞義是虛幻的,對於選情發展的影響卻是實在的。製造對立,炒作民粹,是民進黨的看家本事。2000年陳水扁的“省籍牌”、2016年蔡英文的“統獨牌”,再到2020年的“香港牌”,名詞花樣翻新,但“反中仇中”的主線從未改變。本質上,都是為了獲取選舉利益和政治利益一種詐術、騙術和障眼法。




所有人都可以清楚地看到一個事實,當前執政三年有餘的民進黨當局,正在一步一步蠶食著台灣的民主和自由。獨立機關紛紛“染綠”、靠“假新聞”打擊特定媒體、全力通過代理人修法…… 一個正在犯罪的人控告一個尚無能力犯罪的人,一個不斷聲援香港民主自由的當局,卻在肆意破壞台灣的民主自由,這就是民進黨正在做的事。
從2300萬台灣民眾的實際生活來看,最重要的不是誰家的選情,而是台灣整體的行情。在世界經濟形勢不斷變化的當下,“四小龍”這個幾乎走進歷史課本的名詞還成為部分民進黨政客口中的時髦詞彙。事實證明,民進黨這些選舉中的“巨人”,在經濟、民生領域卻是十足的矮子。為了自家選情的面子,正在拋棄台灣老百姓生活的里子。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文 登錄 | 註冊

本版透可值規則

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