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懸疑/驚悚] 《隱形人》暴力無所遁形

[複製網址]

《隱形人》(2020) [7/10]



看完電影之後,我想到一個在我童年時的故事。
從小我就是個很嗜睡的人,早上要是可以睡到自然醒,睡到中午絕對不是什麼難事,但傳統觀念覺得只有一事無成的人才會睡得很晚,所以這樣的家長絕對無法容忍自己的小孩整個早上都浪費在睡眠裡,而我的父母就是如此。只要稍微睡得晚一點(大概9點吧),他們就會怒吼、責罵、按門鈴、扯走棉被、把窗簾窗戶都打開,各種無所不用其極的叫我起床,而有幾次甚至忍無可忍,直接拿蒼蠅拍把我往死裡打(此為誇飾,蒼蠅拍打不死人的)。直到現在我只要和父母同住,早上聽到一點腳步聲都會驚醒,因為在我心中這是準備上樓打我的前奏......

雖然這是一段關於貪睡蟲的故事,但它說明了暴力會造成的恐懼是長遠的,這邊指的暴力不一定是肉體上的不當對待,也包括了言語、思想、情感上的強烈不舒適,而且長期下來的累積更是會有深刻的影響。這是個無法控制的生物性行為,就像在訓練狗的時候要是牠聽話就會給東西吃,自然而然就會在腦中建立獎勵機制,反之若做錯事獲得處罰就會建立懲罰系統。我覺得這就是《隱形人》想要說的事,在女主角承受了各種"暴力"之後,好不容易逃脫了,卻利用"隱形人"的聲音和蛛絲馬跡去勾起女主角的恐懼,明明看不到卻還是可以造成心理上的壓力,讓他的精神在崩潰邊緣遊走。發生過的暴力會停留在我們的腦海中,就像隱形人一樣,如影隨形且無所不在。


(以下將提及劇情)

暴力使恐懼誕生,而恐懼會不會再衍生出暴力呢?解鈴還需繫鈴人,女主角在親友被威脅以及精神接近崩潰的情況下開始反擊,雖然合乎邏輯,但覺得這段反擊的過程反而讓電影遜色了些。如上一段所說,我覺得暴力的影響是長遠的,如果是照著這個(我個人的)邏輯,女主角從頭到尾都應該還是會或多或少的恐懼才對,但不知道是伊莉莎白摩絲對角色的詮釋還不夠到位,還是導演依照自己對劇本的解讀直接下了指令,讓西西莉亞這個角色在最後變成沉著冷靜的復仇者,在電影前段表現出的恐懼在短時間內完全消失無蹤,讓電影從原本有《黑鏡》和《隔離島》的高度,變成順應女力潮流、沒有驚喜的復仇驚悚電影。



但驚悚電影還能跨界講述一些寓意,這樣沒有被類型限制住的劇本,本身就已經很棒了。關於隱形人的成形不再走"打藥"路線有比較合乎邏輯一些(但看起來很像某位復仇者的起源電影),而電影也利用聲道去透漏隱形人的位置,是個在電影院才有辦法感受到的體驗。基本上你想看到隱形人該有的橋段都會出現,例如用各種方法讓他現形或與空氣搏鬥等等橋段,只是《隱形人》較注重於氣氛營造,讓人必須提心吊膽的看完它。噢,要是和以前的版本相比,是有少了一些色色的東西啦呵呵。另外,有一幕有位頭部包著繃帶的病患從病房裡被推出來並和西西莉亞的視線短暫交接,這是致敬舊版透明人的經典造型(別跟我說是續集梗)。
如果還想看有劇情的驚悚片,誠推Netflix的影集《鬼入侵》,《隱形人》的男主角在裡面也有演出喔。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文 登錄 | 註冊

本版透可值規則

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