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爆掛] 四月,綿綿的雨

[複製網址]
若佛,允我用千年修行,換回憶裏你片刻柔情,我願迷離三生,傾城千年,手捧詩卷,不負流年。任一曲江南的柔情婉約,在我懷間,隨風,流離你窗前,風鈴輕響,只為,遇見。 ——記
泛白了時光,相攜一曲花開纏綿,繾綣一首寒煙滴翠,在這個季節裏愛染流年。
總會夢見,煙雨江南裏,你襲旗袍盈盈而來,淺笑迷離間,駐足我耳畔,深情了歲月。搖曳的步搖雅韻古典,青石板上,斑駁流年。而後,你低眉,譜一曲高山流水,纖纖十指傾城間,守一份水墨相知,在柔曼青煙裏。
傾城千年
四月裏,蟄居在心間的惰性,隨著陽光的姍姍的豐腴。尋一個細雨的日子裏,靜下心來,握一闕古詞,染一指流年。
總會在文字裏,想象自己是一位江南煙雨裏走出的才情公子,你亦是塞北荒野中步出的柔情少女。與你相遇的片刻,我塵封已久的心弦忽然被輕盈的撥動,你望穿秋水的柔情,許我一紙地老天荒的諾言。從此,桃花流水兩相依,琴瑟和鳴兩相知。
你,那麼近,亦是那麼遠,我只願,淺淺遇,深深藏……
如水心事裏,亦是將心泅渡,只為用千年的等待,遇見最美的塵埃。輕舟過處,你輕點我心舟如夢,依依桃柳處,與你賞月圓月缺。雨樓裏,你素顏淺笑,一襲青花裙,琴聲幽怨,亦是幾多弦?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文 登錄 | 註冊

本版透可值規則

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