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 不知它是否可以在腳下開出半畝花田

[複製網址]
早春二月,冰雪初融,萬物靈動。心,已觸摸到春的氣息,而那一場蟄伏已久的冬事,卻依舊在無色的字裏臥雪聽風,眸裏的暗流湧動,是一程山河的清亮,落在眉宇裏的明朗。

春風,依然不改舊時的模樣,輕盈地,溫軟地拂面而來,是的,是我喜歡的味道,是讓人戀著的妖嬈,它可以不費吹灰之力,就掀開你眉彎裏的秘密。

相信,每個人心中都有一份執念,或許是為了一個信仰,或許是固守一場輪回,因了無言的期許和承諾,默默守候著一個未了的夢,如秋日荒蕪中唯一蘇醒著的一片綠葉,雖然,不知它是否可以在腳下開出半畝花田,卻深信,它足可以綻放一個春天。

呼吸著早春的氣息,驀然發現,春天的路上,心,從未停止過。所以,那些落雨飛花的日子,那個雪舞梅枝的季節,都在字裏墨舞成詩,在心中紛揚成畫。

一直喜歡,慢著的節奏,就算,鍾表上的指針分秒不停地滴答著,而我,依然喜歡著,安靜地把心緒停留在上一分鍾,用此時的熱度,去重溫上一刻的溫度,仿若,只有這樣,才可以讓時光在穩穩中安度。

如雪小禪所說,慢的東西才打動人心,它是人心潦草的世間,綠雪詩意的生活;是小城裏的柔軟時光,紅了石榴,綠了芭蕉;是快雪時晴,空穀幽林中的青與白;是海棠花裏尋往昔,處處醉人的光陰。

心深處的沉默,如一樹繁花,縱有起起落落,依然可以抵過冬的凜冽,而那場枯木逢春的喜悅,讓心生出一種恒定的自知,所以,在這場輪回中,隨著時間的永恒,心愈加篤定。

文字的秉性,寫意著心靈的純淨,它可以理性地彰顯塵世裏的世味人情,亦可以感性地抒發心心相依的一份真誠。於文字,從未放棄過最真的寫意,一如在這喧囂的浮世裏,一直堅持做最真的自己。我必須要習慣沒你的日子,我在心裏默念,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文 登錄 | 註冊

本版透可值規則

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