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發問] 給你一生的愛夠不夠

[複製網址]
知道嗎?我一直在找你,晚上收攤後,我找遍了周圍的網吧。他停下來,怔怔地凝視著我,你瘦了,也憔悴許多。

忽的,我心裏一根最柔軟的弦被人重重扯了一下,心痛的無法再壓抑,眼淚旋即湧上來,稀裏嘩啦落下,滴到地上的紙上,透過淚水模糊的雙眼,我發現那是我昨晚寫有“沈少陽,我愛你”的一張紙。慌亂中我想用雙腳踩上遮住那幾個字,但還是遲了一步,沈少陽已彎腰拾起來。他呆立了半晌,猛地抓住我的手通渠,傻丫頭,其實,我一直喜歡著你,默默地愛著你,難道你一點感覺不到?

突如其來的興奮快把我擊倒了,片刻的狂喜過後,心裏的疑惑又浮上來你是不是也愛著另一個女孩子,為什麼一直不敢面對我的感情?你一直在意我是一個沒有本地戶口的外來打工妹,是不是?

他突然不說話,拽著我往外跑。冷清的深夜,我們拉拉扯扯的身影像一對私奔的情侶。來到他店鋪後面臨時搭建的小屋,他指著床上的一位老人說,這是我父親,他是已經睡了兩年的植物人,每天我得為父親翻身、喂飯、按摩,也許父親永遠都不會醒過來。我的母親你見過的,她患有嚴重的心臟病和類風濕,每天靠藥物維持。他又指了指破舊的店鋪說,我只是個老師,為了給父親和母親買藥,那點微薄的工資根本不夠,只好靠業餘時間經營著這個小吃鋪,賺取一點微薄的利潤。我連買房子付首期款的錢也沒有,也許會一輩子住在這裏。

他停下來看著我,大聲問,你說,我敢去愛嗎?我愛的人,我能給予她什麼?愛我的人,她們曾輕輕地來,又歎息著離去,有誰能接受我的背景。他長長籲了一氣,那個雨夜家居,你來了,並且慢慢地駐紮到我心裏。我跟自己打了賭:如果你能在這兒吃上100碗的餛飩還沒有厭倦,說明你真心的愛我,我就會對你表白我的心跡。

現在,你已經知道,站在你面前的沈少陽,註定不能給予你安逸的生活,你還會愛他以及他的背景嗎,你還會繼續吃他的餛飩直到100碗嗎?

我連想都沒想,大聲喊:不!我看到沈少陽痛苦地閉上了眼,我大笑起來,我要吃上一輩子。

一只溫暖的大手狠命地把我拉進有著熟悉氣息的懷抱裏,我有種快要窒息的感覺。耳邊傳來他輕聲的勸慰,答應我,別再去網吧打遊戲了好嗎?

我哭笑不得,這回是我拉著他向最近的網吧奔去痔瘡患者,我迅速地打開我的郵箱,對沈少陽說,看看,這就是我的人生遊戲。發件箱裏有我發出—去的二十多篇稿子,收件箱裏有三個編輯告訴我過了終審的回復。

他吃驚地睜大了眼,我得意地笑著,那500元錢還用還嗎,?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文 登錄 | 註冊

本版透可值規則

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