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話連篇] “黑暗”給我帶來怎麼樣的世界

[複製網址]

  那我就po一個今天經曆了黑暗中對話寫的東西吧
  下午和同學一行人來這裏玩。ZAN帶我們來的黑暗中對話,幾年前她來過。在墨色一樣濃重的漆黑裏,眼睛成了廢棄的器官。靠手上的導盲杖,和身邊人的衣角,走過一段段坎坷不平的路。前面工作人員小花的聲音宛如天籟,指引我們的方向,讓我們在黑夜裏不那麼害怕,甚至輕松地開起了玩笑。75分鍾太快。其間有過手磕磕巴巴的觸摸牆壁上的字眼,有過耳朵聽到潺潺流水聲產生恐慌怕自己掉進去,有過用嘴巴吃一根棒棒糖猜測它的味道,這種感覺以前從未體驗過,很奇妙。好像眼睛之外的一切都變得敏捷。我一直抓著ZAN的衣袖,她穿一件我們幾個人之間最軟的羽絨服,每次摸到就好心安。要走出黑暗的時候我們才知道,聲音溫柔好聽的小花是盲人。她還從沒見過她十歲的兒子一面。一瞬間真的百感交集黑暗中對話
  我們一群女生把這趟行程當做遊戲一場吵吵鬧鬧就過去了黑暗中對話,而她接下來的一輩子,都像這樣活在黑暗裏,深不見底。換做是我,這樣的絕望,我不知道還能不能從中生出希望來。讓她在這裏工作,是最完美的選擇。至少在這裏,在75分鍾之內,她和在場的每個人一樣平等,我們都用一樣的方法來感受這個世界,正如我們剛出生時那般。
  工作的時候,她不是盲人,我們都一樣。告別的時候黑暗中對話,她就站在黑暗的房間裏,靜靜地“目送”我們走向光明的那邊,同時溫柔地提示:不要立即直視強光,讓眼睛有個緩沖的時間。從頭到尾,我們在黑暗中相處了那麼久,她是我們的方向黑暗中對話,我們的支柱,我們卻未曾見她一面。或許這樣也好?沒見過她,她給我們的印象只是迷途上引導過我們的溫柔的嗓音,和走向光明前輕輕的一個擁抱。她在我們的生命裏真正出現過,可形象卻似一團迷霧,活在我們想象之中。我不知道怎樣形容自己重見光明後那顆感恩的心,被這場“遊戲”深深打動,被小花打動。
  上蒼仁慈,賜予我健全的體魄黑暗中對話。這樣的體魄是不應該在全盛時期被肆意揮霍的,我應該拿它來做更有價值的事,幫助那些上帝還不那麼眷顧的人。生而為人,本就沒有絕對的平等黑暗中對話。但我們也可以選擇在這種不平等中活的很好,而且實現自己的人生目的,認真生活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文 登錄 | 註冊

本版透可值規則

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