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樂惡搞] 時至今日也溢出依稀可見的深情

[複製網址]
蘭亭,也許有絲絲繞繞的“情”景呢?勾踐在此種植蘭草,若非不是心中女子的摯愛,不是那魂牽夢縈,他如何會一如既往的鍾情於蘭草?若非不是曆經千難萬險,臥薪嘗膽又怎能淚落蘭草?要不是心有所牽,情有所系,他怎可獨在花中飛,卻不染花中香么?若非不是愛若成劫,又怎會思蘭若苦,淒淒若草?天涯幽不起的是情深,他又怎能踏地成王,忍到極致?

只是此中苦,她早已不在;只是此中情,她早已離去;只是此中意,她早已別去。無從體會,無從深究,只是念到斷人腸,字字扣心弦。淚已滿面,難再言表。

曾經的美麗,曾經的悲情,都也在浪漫溫婉的蘭亭發生過。但……卻非是今日情琴聲起,我挽過薄紗而去。只留下,越傳越奇的佳話與傳奇。丹青寫意,風華褪去。翻手是千年綿延的細雨,讓人無法去忘記。當年,我身著琅琊金羽,橫吹長笛。前世歉疚,我盡將曲意付予風沙,留得一指的芳華。

王羲之等文人騷客的一次附庸風雅的飲酒賦詩及其筆墨揮毫後的張揚,使得蘭亭從此佇立在人們的心田,再無離去之意,惟有情陷於此。

曲水流淌,觥籌交錯於曲流之中,筆墨、詩文、曲景,冉冉之情,油然心底。只是如此之境,如此之景,再也,再也難現。想象之境,想象之情,想象之景忽而從心中剔除。站在亭上,寒風乍起,驚醒天際,原來的原來,我是如此的懷舊。

如若,如若,我可以早生,早生個幾百年,是否也可以睹一睹蘭亭的靜雅風趣,幽清之境。可是,我確是,確是,現在,現在的人兒。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文 登錄 | 註冊

本版透可值規則

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