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話連篇] 在落花被埋沒時絮叨

[複製網址]
記得看林黛玉葬花吟時,心裏很不以為然,覺得林黛玉就是一個悲情之人,“花謝花飛飛滿天,紅消香斷有誰憐?”。花開花謝本是自然規律,憐花憐己大可不必。而龔自珍的“落紅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花。”卻是讓我感動萬分,激情澎湃,所以,一直在我的筆下,落葉也好,落英也罷,縱然帶有一點點的淒然,但終究是向上,是沾有一些些的大氣和高尚scholarships in hong kong
直到在一場四月的雨後,我遇見了落花,心,卻揪緊了。我看見的,不是那種落紅滿地的美;感受到的,不是那種坦然離別的高昂。我的心,伴著雨絲,悄然落淚。
也許是心情不同,我的腦海,雖沒有冒出林黛玉的葬花吟,但想到的是孟浩然的“夜來風雨聲,花落知多少。”,想到的是李清照的如夢令“知否?知否?應是綠肥紅瘦。”我撿起地上那些還紅得很鮮艷的花瓣,心,好痛!不該呀,四月,正是她們最為燦爛的時光,卻因了一場風雨,過早地離開了枝頭,飄零於地上。有多少美麗,就這樣悄無聲息地湮沒在風雨裏Sage CRM
我擡頭,看了看那些還掛在枝頭的鮮花,也許是因了她們的頭上,或身邊有了一些枝枝葉葉的阻擋或保護,所以還依然燦爛。我扭頭,望了望不遠處盆栽的鮮花,也許是因了主人的在乎,及時將其移至避風處,她們正笑傲天地間。同時開花,花期也相近,卻因了生長環境不同,結局截然差異。我的悲,也許在於此,在於不是自然的花開花謝,而是遭受了猝不及防的打擊,是因了不同境遇而有了不同的命運。
我輕輕地撫著鮮嫩的花瓣,忽又想起林黛玉的“天盡頭,何處有香丘?”,真的不想讓這紅艷的落花,就地化為泥土。我知道,四月落花的飄零是多麽的無奈,是多麽的不情願。終究,生命消逝在不該消逝的時候。魂魄落,香飄散,靚麗無處覓。真不想,在落花漸漸失去光彩時,為落花高歌她們的奉獻精神;真不想,在落花被埋沒時,對著落花絮叨“這是緣,這是生命的定數”。我隻想對自己,也對愛花賞花的人說:不要隻貪圖美麗,在每一場風雨來臨之前,請以最大的可能,去伶花,去護花。或者移一移,或者用東西擋一擋。當力所不能及,也請在花兒無奈飄落之後,用心,用情來為她們送行。吟一首離殤,唱一曲挽歌sheung wan apartment
這些落花,原本還有一段美麗的花期呀!我嘆,我也哀。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文 登錄 | 註冊

本版透可值規則

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