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發問] 與我相關生活的人

[複製網址]
那些已經枯萎的,零亂的,不完整的記憶。可是,總在擱淺,沈放在海岸邊,聽著翻湧而來的浪聲擊打,聽著海浪雪花後哭泣而去;如是,今天拾筆,就顯得表達更加零亂,不完整了。可這心願如絨布下的尖刀,讓我破聲而出,還是寫點去吧。
早有,寫點記憶的心願了,寫點事,寫點胡須般的心絮。
寫點那些已經枯萎的,零亂的,不完整的記憶。可是,總在擱淺,沈放在海岸邊,聽著翻湧而來的浪聲擊打,聽著海浪雪花後哭泣而去;如是,今天拾筆,就顯得表達更加零亂,不完整了。可這心願如絨布下的尖刀,讓我破聲而出,還是寫點去吧。
生活的日子是一座城,我們都是這座城裏的日子,我們愛生活就昂頭了日子。也許,在日子裏,有時,已忘卻了生活的真實幸福麵目;是生活的苦難改寫了日子,日子的沈重陰沈了生活去暗瘡印,我真是在午夜的零分界碑裏,時時地感覺到爬不過來次日的呼吸。
說這些起來,太沈重了,太重了。我真的感嘆,感嘆我千年等一回而盼來的偉大時代,卻有這樣地獄般的日子,它們天天坐在我的心墳,哭泣,哭泣。
我記起了,有這麽一段時光的事來。那是真實的,發生在一個文化傷口的傷痕。
如上午,我詩作的《一棵問天的樹》所寫的靈魂罪惡。這些曾為詩的語言,可也是生活中,陰森森的魔鬼作怪的一個縮影,它們背棄了人類的人性,信仰著一種可怕的“群體”的顏色革命,抱成團,說一樣的話,信一樣的歷史淘汰的黑色(暴力殺人)信仰,在某一個地方的培訓基地形成毒化的黑體,培育所謂的勒索生命原汁的恐怖隊員。
讓人難免想起敘利亞的IS,讓人難免想起偽裝的語言,讓人難免想起所謂“眾口爍金”的口號;公然,個別人以合法的公職身份,無人監督的視力,與黑道大佬混為江湖的生死兄弟,隻不過,它們的刀口指向,卻是一個粉筆的筆頭,一個寫詩歌的人,一個敢於發出聲音的人。
其目的,我想不過是占領一所文化的船體,傳播、繁衍、培養,新的黑色顏色革命;吮吸人類的人性良知,殺幾個不歸順的人,築砌另一種通行的黑色權力。
哈哈,記起來了,它們有巨大的活動空間,穿著合體的衣服,控製聲音。
嘿嘿,我被捆綁控製在監視的黑影,它們前些日子,入室動刀割去我的衣服,是謀殺的警告,是殺人前的通牒。
我的記憶片斷,又開始閃現了。
教師就不殺了麽?寫詩就不殺了麽?屈服了,把他的詩稿收走,就殺他。從我的窗外,飛進來這些與生命有關的話,我仔細想,這些話怎麽沒有法律的許可呢支付寶hk轉帳?
好了,在這裏寫字,說明我老薛(我叫薛洪文)還沒有死去,怎麽會不死呢?我在想另一個問題了。它們的劇本裏,估計還沒有寫好吧。
近幾天,天外的聲音多了,好多是見不到人影的。如一切死亡的信息不斷向我飛來。走在馬路上,經常看到有死鳥在路邊,院子裏的花叢也有死鳥了。這一切特征,如一場生命的死亡信息相關吧。
好了,死亡的信息,怎麽能解讀為暴力殺人呢?是呀,我的記憶閃活了。
我的記憶更加清晰了,清晰了它們吆喝的聲音:“滅門”,打掉,爆掉,埋了,命割了病就好了,活體的“木仍”;這些話,在我身邊不斷隱身,難道是人類的另一種語言麽?我想,這可能是吧,也可能不是。
不斷地有人,腳印扭曲在靈魂的缺失,披著人皮的空囊,叫喊著“這裏都是我們的兄弟”,殺人有人去埋(我在想,這埋應是合法的吧),“看我們不都好好的在外麵活著”,他真不知道現在是什麽社會了,還經常寫詩搏鬥黑社會,不知道水有多深。
呀,呀,我怎麽又多寫這些內秘性的神經感知語言。
好了,又怎麽能說是黑色顏色革命呢?這話可是不能隨便說的,說完命是不保呢。
我還是說了,它們曾說過:等天下大亂,起義去。
它們也早已經發過狠話,讓我與我的家人,還有與我相關生活的人,全放倒,這不是要殺嗎?殺之前,說幾句話,我想沒有錯吧,況且,我也正在向法律控訴它們呢通渠
好了,我的記憶枯萎死去的太多了,就保存一點,在殺掉的那天,流出來吧。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文 登錄 | 註冊

本版透可值規則

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