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爆掛] 現實卻偏愛與理想背道而馳

[複製網址]
那年金秋,我和她相遇在一所默默無聞的中學,那時我們教室門前有一棵很大很老的樟樹,它枝繁葉茂,涼蔭蔽日,我們所有的故事都發生在它身邊Serviced apartment

她是一個清純活潑的女孩,超凡脫俗的那種,而我體質虛弱,臉色蒼白,隻有一個朋友——書,它給了我很多,使我淵博深奧,還有蒼白的成熟,同時也使我所有的豪情勇氣全部活在虛幻的夢中,使我變得異常的怯弱和怪異。

日子就這樣無聲無息的流逝,偷偷的欣賞她成了我每日的必修課,可每次她出現在我麵前,我都感到一種無法掩飾的不自然,在她麵前說出一字都是那樣艱難。好希望能和她在一起,卻找不到一個理由。所以我隻有每日默默祈盼,希望有朝一日能和她共享一張書桌。每次班上換位置時,我都非常激動,都希望冥冥之中有一種力量能幫我實現這最大的願望,但現實卻偏愛與理想背道而馳,每次我都和她遠得不能再遠。

也許我的誠心感動了上帝,初三時,那位善良,可愛可親可敬的班主任使我和她成了同桌。

那天我在心裏默默的歌唱,默默的為自己舉行了一個生命中最重大的儀式。

從此,我開始了新的生活,異常珍惜生活的每一天。我們盡情的享受生命的歡欣,揮灑自如的創造人間最美最純的感情,她的純潔洗滌著靈魂中的庸俗和一切與和諧快樂無緣的東西,有一次晚自習後,我和她從教室出來,外麵月色朦朧,一切都是那麽的靜謐和迷人。突然她在我耳邊輕輕的叫了一下我的名字,那聲音就像甜潤的樂聲自天國飄來,使我心曠神怡,一種觸電的感覺從靈魂深處升起,剎那間傳遍了我的全身。我轉過頭去,他正望著我,我亦默默的註視她那美麗的大眼睛,好想好想吻她,但我不敢,感到我的全身都在顫鬥master of engineering hong kong
中考一天一天的近了,我知道我們在一起的日子不多了,經常感到莫名的煩躁,也隻有在這時我才記得我是在人間而非天國。
丘比特的神箭終究敵不過時間之矢,分別的日子來了,那天晚上下著大雨,我獨自一人來到冷清的教室,回想共同擁有的美好的一年,我的眼角濕潤了,不僅僅為了她,也為了那些真摯的朋友。想想明天大家就要各奔東西了,我真的感到難受和孤獨。不知什麽時候,她撐著傘來到教室,我們默默的走入雨水中,一句話也沒說,隻有淅淅瀝瀝的雨水打在傘上,心上。

她遞給我一件禮物,兩個可愛的小娃娃相擁在一起,一張小紙條上麵寫著她娟秀的字跡:“小小禮物輕又輕,它能代表我的心”。當時我好高興,我把這簡簡單單的一句話當作了她的真情流露,當作了她的對未來的承諾rental serviced apartment

但是我們還是以朋友的身份分離了,到現在我依然懷疑我的所做所為,為什麽我沒有許下任何承諾,沒向她表白什麽,如果有,結局可能會是那麽的完美。但我沒有,為什麽沒有,現在的我就不得而知了,也許在我的潛意識中隻有膽小怯懦,我不敢麵對現實,想擁有一份真情卻回避責任,或許帶有某種因自卑而引起的殘酷的自我傷害。有時又似乎覺得什麽也不是理由,隻能用兩個字來形容——無緣。

就這樣我們分離了,那一年,她17歲,我18,真的是太年輕了,後來我考入了一所省重點中學讀高中,而她則因為種種原因而放棄了學業南下去了廣東。

高中第一個學期,我們無法聯係,但每天我都會想起她,夜裏也時常夢見她,我的夢交織著我和她悲歡離合的故事,每天我隨著夢裏故事在現實的生活中亦喜亦悲。想她到最深處我就會給她寫信,隻是一封也無法寄出,我一封一封的寫,一封一封的珍藏。

就在我寫完第51封信的時候,迎來了寒假。那天我迫不及待的回家,然後又匆匆忙忙的騎上那輛似乎還留有她的香味的自行車來到我們曾共同學習過的校園。遠遠的看到她站在教室門前的那棵大樟樹下。她穿著那熟悉的潔白的連衣裙,長長的秀發隨風飛揚。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文 登錄 | 註冊

本版透可值規則

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