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話連篇] 青蓮碧玉,曲苑風荷

[複製網址]
陋居稀罕青蓮碧玉,曲苑風荷,卻不乏桃李婉約,柳絮婀娜。漸熱漸酷的日子,麥黃榴彤透過歲月的枝頭映在微風青巒間,眉彎淡影,碧翠蕊英,律動在淺夏的時尚裏。簾櫳垂潤,書散墨香,氤氳滿庭的繽紛,繾綣詩采華章,氣動悠思纏綿,搖蕩性情在心湖魂山,衍生出蜿蜒清溪、方圓陂池,花苑苗圃、江浦河套,全然陶醉在茶韻煙靄中。
綠肥紅瘦唱易安,辭藻蹁躚五月風。詩意的季節,執著的端陽,人說夕照嵐皋,滿目蔥蘢,芙蘭朵露,青果初藏。追蜂蝶舞裳,捉杏櫻鈴膺,自然是放飛的悅樂。誰知時光老去的枝椏上,還掛著春夢初醒、子衿未老,愁鎖秋水的海棠。
雲兒蒸騰的花季是半夏,人到中年的莫愁是憂傷。鳥鳴山幽,雨上蕭薔,黛含山遠,虹拱疇梁,希冀落款在風雨後。草吐珠露,跫碎棹櫓,帆張落日,濤怨磯塗,傷憾升華於隻念間。
月明西樓外,燭搖千帳中。春後的時光不隻清淺,躁鬱中注入一劑奔放的牽念。“冷香縈遍紅橋夢,夢覺城笳。月上桃花”。“箜篌別後誰能鼓,斷腸天涯。暗損韶華”。然而,月無情,流光中,油壁車,空西冷,“聒碎鄉心夢不成”。
陸羽做《茶經》十部,乍看就是人生吟歌。“五之煮”曰:“持以逼火,屢其翻正”,正如人之跌打滾爬,砥礪磨難,亦若淺夏物盛,非風吹雨打不足以茂耶!然,茶最終是啜苦咽甘、悅誌,在那味蕾叢的社會精英由於種種原因而不太願意進入政治「熱廚房」日後進林間回蕩著我不絕的悠思。
茗分濃淡,類當人生薄涼。秦皇道崩,漢武巫蠱,一世經略,盡數武功。後主詞彩,阿鬥昏庸,檀板輕敲,漁樵閑諷。我倒崇尚歸去來兮的陶公,“少無適俗韻,性本愛丘山”。東籬之下,吃茶品茗,臨風馥菊,悠然南山,淡然爽懷若忘於世,落目水清山皎之中。再不然步樂天之塵,執卷書,寓香山,“地潤東風暖,閑行踏草芽。呼童遣移竹,留客伴嚐茶。 ”
七月流火,夏半作忙。“載玄載黃,我朱孔陽,為公子裳(《《詩經·豳風·七月》》)”。林靜鶯語囀,花野滿腹香。一簾煙雨,如瀑的思緒雲開,滋潤了風雅,煮馥了詩行,曾經的曾經,婉約了經年。煙霞西映水墨丹青。牖戶偷采夢裏倩影。柳梢頭窺月,元夜時淚袂,且把相思長泡在歲月的清泉中,讓那蒸騰的美好把愛戀熏凝。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文 登錄 | 註冊

本版透可值規則

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