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情] 母親,在被索要中快樂著

[複製網址]
入冬,街上第一縷烤紅薯地香味飄起來地時候,我就忙著給母親打電話,讓她給我準備一袋子紅薯帶過來。

母親接到我這類電話,總顯得格外歡喜。連聲說好,生怕我反悔,生怕我不再問她要東西。然後,趕緊樂顛顛地去準備。

這一次也是,才隔一日,一袋紅薯已托人帶來,每一個都經過安利傳銷母親的手,細細挑選過。稍稍破點皮地,個兒不大地,母親肯定挑出來。母親認為不甜地,肯定不給我。

父親背地裏告訴我,母親為我準備那些東西時,嘴裏還哼著歌。我想像得出那樣得情景:屋簷下,母親半蹲著,用手一一整理著要帶給我得東西。母親的白髮上,母親的心中,一定充滿甜蜜。天下的母親,無不因給予兒女而快樂。

我們樓上住著一個老太太,兒子女兒都在外地工作。平時,老人生活得較寂寞,幾乎看不到她忙碌的身影。但一到秋天,她就忙碌起來,每天樓上樓下跑,人仿佛年輕了幾歲。我們還聽到她跟別人打招呼,聲音十分響亮。別人笑著問她:“奶奶,又準備醃鹹菜啦。”老太太響亮地回答:“是哩是哩,我兒子女兒都寫信回來說,他們就是喜歡吃我醃的雪裏蕻。”第二天,只見樓前空地上,曬著許多洗淨的雪裏蕻。老太太在一邊守候著,像守候著她的孩子,眼睛半眯著,是極快安利呃人樂的樣子。

我的好友玲從小與母親相依為命。當她去外地讀大學時,她的母親突然患了很多病,又是失眠,又是頭疼。玲很著急,買了許多好藥寄回來,有些還是外國進口的藥品,但都無濟於事。後來,朋友告訴她說,她母親或許是因為不適應女兒突然離開,一下子空虛而害病。玲恍然大悟,再打電話回家,應跟母親要東西,今天要母親幫她織件毛衣,明天又要母親幫她做雙棉拖鞋。母親的病,竟不治而愈。

所以,兒女要讓母親高興,不但要記得買些東西給她,更要時不時地向母親“索要”。兒女要告訴母親,就是喜歡吃母親做的肉絲麵,就是喜歡穿鄉親做的棉布鞋。這比買什麼補品都管用,母親會因此而安利傳銷快樂、健康。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文 登錄 | 註冊

本版透可值規則

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