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閒聊] 伴隨著流風的起伏

[複製網址]
 午後的微光,透過指尖,輕輕地灑在臉龐。本該下雪的時節,卻被金色的陽光籠罩,光陰的魔法,無處不在,在這樣的午後,不由得讓心心蕩神怡。

不遠處炊煙嫋嫋的小鎮明亮了了,鍍金的身影被倒影剪瘦了。城市的邊緣,總是有那麼一些人,帶著滿臉的迷茫,卻在骨子裏透出了剛硬與堅持。

似乎就是那一鼓作氣,卻怎麼也撐不起千里迢迢的念想,當記憶劃開的心傷,早已不知該用怎樣的言語去撫慰!

夢也無情,等不到彼岸的花開,驀然醒來,雨與淚的清流,淌成一條綿綿歸鄉的路。

光陰總是溫暖的,在回眸的時光裏,腦海中上演了一幕幕暖心的畫面,它早已將自消化不良己帶回那個被風吹遠的年月,那樣的歲月中似乎永遠被歡笑包圍著,滲透著絲絲暖意,屢屢金絲旋繞,安靜的像個孩子。

女孩兒眷念的眼底,不覺泛起如潮的感動。

曾幾度,雪藏了那份不敢觸碰的情感,久違了隔山隔水的人與事,一點一滴的念,竟深沉如一片心舟早已駛離的彼岸的海。

然而,終是了了情,深刻了那段冷暖相依的日子,只在某個特定的時刻,又會追思重返......

多情總是秋,總有那麼一個人,悄然藏進心底,綰成一朵最美的心花,搖曳在無風無雨的幽思深處。墨花千朵,朵朵驚豔而妖嬈的姿態,即便哪一天會凋零,也是一份暗香經年散不盡的美好。

人們總是惋惜,希望人生自若初見,那般美好,畫情透骨。在山長水收缩毛孔遠的盡頭,我們都無悔相遇的途徑,倘若人生從頭來過,又或者能有一紙寂靜將那份歲月的安詳,屢屢記載,也許這份溫情就將天荒地老。

午後分外寂靜的一刻,有些微微的失落卻是心念盛大綻放的時刻,這個時候人的思想是活躍的,容易想起某個人,回眸某份時光,落一箋花語,深情,猝然。

女子總是感性,在品讀詩歌的時候,喜歡恍然的瞎想,天馬行空,抑或讓自己沾染上一抹淡然的韻味。或許這個時候腦海中正在用心杜撰一部感染的愛情故事,讓自己迷離在那動人的情節中,沉浸在唯美生動的文筆下,幻想著江南煙雨中的愛情故事中,也許有那麼一段深情淪陷的日子。

而今,成熟之後,只得悠悠地歎息:舊時光的記憶,失落了心中的那份情!

是啊!花間舊事,化雲煙,多少不了情,早已成為難追的過往。

喜歡在夜雨時分,輕輕敲打心底,將心中那個夢幻的江南敲碎,它卻依然氤氳在我的夢裏,如那輕舟畫舫的秦淮水,只伴隨著槳聲吱吱,燈影中虛影流轉不息;而一些留戀深眷的人與事,早如同飄零的花瓣,不知落向了哪一方天地。

夢啊,終究是夢。

即便站在夢想的頂端,俯瞰一切,只得一覽眾山小,卻無從再次追憶。這是一場註定會失去處於美好的路程,那麼我們又何必去歎息失去的美好。

相逢總是美好,如若註定不能永遠,那麼你是否會後悔過擁有?然而,一些人和事的交集並不是我們能夠去主宰的,冰寒在於日積月累,又豈能在轉瞬間去融化釋然?

總有那麼一段日子,我們習慣將自己放在一個自己臆想的環境中,那個環境充滿了傷害,我們做了很多很多能把自己感動的事情,卻無法去焐熱任何人的心,傷害的之後身邊每一個關心愛護我們的人。

太執著,太執念,太認真。只不過用悲傷為自己的懦弱畫上了最完美的藉口,我們在這條路上一路蹣跚到底,卻最終在苦痛迷茫之中,將舊念一一抹去,讓自己的心被一刀一刀劃傷,再次痊癒。

刻骨而淋漓的悲傷,不喜歡這樣陽光燦爛的午後,,甚至有一些懊惱,為何要來驚擾內心那個好不容易築起的圍牆?

然:生命總是清貴,最終只能兩兩相望,再也不敢驚擾彼此。

嫣然的凋零,煙火、流年。夕陽下被暈暖的時光,在盈盈的目光中,溫暖的流逝,獨自漫步的優雅早已刻入骨髓,在那不慌不忙的年紀,再也不會以及彼此,只想永存那份心底的真誠。

盛年啊,尋一處春暖花開,放手去勇敢的接納陽光,將所有的癡念輕輕地掬進心田。沒有再見,沒有衍生的別離,只有那份淡然,美好的姿態,各自安好,就此歲月安詳。

城市間的繁華與落寞,最終會讓這個世界染上不一樣的色彩,無所謂對錯,勇敢的去面對生命賦予我們的一切,淡淡笑著。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文 登錄 | 註冊

本版透可值規則

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