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閒聊] 何必在意小過

[複製網址]
  無心之過是一場意外,你不能譴責意外。 ——禪語
  做人一定要學會承擔,也一定要學會處之淡然。世間生髮療程許多事情本來就很平常,無需計較是非黑白,看開了就是快樂。
  有一天,知雲和尚去參訪石頭禪師,二人談興很濃,說說笑笑不知不覺來到了江邊。這時一位船夫正將沙灘上的渡船用力推向江裏,準備載客過江。船下水後,沙灘上留下一片被壓死的螃蟹蝦螺,讓人看後心生憐憫。
  知雲看後不禁向石頭禪師問道:“請問大師,剛才船夫推船入江,壓死不少蝦螺,這是乘客之過,還是船夫之過?”
  石頭禪師毫不猶豫地答道:“既非乘客之過,也非船夫之過!”
  知雲不解,又問:“乘客、船夫都無罪過,那究竟是誰之過呢?”
  石頭厲聲說道:“是你的罪過!”
  知雲聽後,莫名奇妙。
  石頭禪師這才娓娓道來:“佛教雖講有六道眾生,但是黃斑點以人為本。站在人本立場,船夫為謀生計而賺錢,乘客為了過江而搭船,蝦蟹卻又為了藏身而被壓,這是誰之過?罪業由心造,心亡罪亦無,無心怎能造罪?縱使有罪,也是無心之罪,而你卻無中生有,自造是非,這難道不是你的過錯嗎?”
  知雲聽後默然不語。
  石頭禪師接著又說:“有和無本是佛法的一物兩面,有就是無,無就是有。說有說無都是片面之詞。”
  知雲大悟!
  罪由心造,有罪無罪,全看有心無心。無心犯錯不為過,有道是“天作孽猶可恕”,自然規律不可違抗,何必耿耿於懷;有心為之則罪不可赦,正所謂“自作孽不可活”,即便是什麼都沒有做,只要心生惡念,那也是有罪的。
  仰山和尚是偽山禪師的學生,有一年,師徒兩個一年沒見了,彼此都十分掛念,等到見面時,偽山禪師向仰山問道:“這一年你都做了些什麼事?”
  仰山說:“我開了片荒地,然後種了一些莊稼和菜,每天無翅婚宴挑水澆地,鋤草除蟲,收成很好。”
  偽山禪師贊許地說:“你這一年過得很充實呀!”
  仰山和尚便問:“老師您這一年都做了什麼事?”
  偽山笑著答道:“我過了白天就過晚上。”
  仰山隨意說道:“你這一年也過得很充實呀!”剛說完,就覺得自己這麼說有欠妥當,話語中似乎帶著諷刺的意味,於是漲紅了臉,情不自禁地咂了咂舌頭,心想:“我這樣說,老師一定以為我在取笑他,這樣說實在是太不應該了!”
  他的這一窘態早就被偽山禪師看破了。就在仰山盤算如何補救的時候,偽山禪師責備他說:“只不過是一句話,你為什麼要看得那麼嚴重呢?”
  仰山一怔,忽然明白了老師的用意,於是說道:“我們開始上課吧!”偽山禪師贊許地點了點頭。
  偶然的小疏忽,或無意的小過失,只要不是成心為之,如果沒有造成什麼嚴重的後果,那就隨它去吧,沒有必要老是把它放在心裏。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文 登錄 | 註冊

本版透可值規則

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