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日記] 一棵會開花的樹

[複製網址]
小時候,江承宇家離我家很近,屬於同一個社區,我們讀同一所幼稚園。我的媽媽與江承宇的爸爸是大學同學,他的父母和我的父母經常約好輪流來接我們兩個,所以我和他曾經無數次手牽著手走在放學的路上,另一只手裏拿著同一口味的冰激淩。

一棵會開花的樹幼年時候的江承宇長得很好看,白皙的皮膚迪士尼美語 好唔好微卷的棕發,一雙水汪汪的細長眼,睫毛濃密而上卷,漂亮得如同女孩子。我和他手牽著手走在街上的時候經常會有大人停下來笑著說,你看這姐妹倆長得多像。這個時候江承宇的臉就會“唰”地一下紅起來,我總是看著他靦腆而窘迫的樣子咯咯地笑個不停,並手舞足蹈地叫他:姐姐,姐姐。

長大以後的我曾經無限甜蜜地回首當時的日子——小時候的我們長得很像,並且曾經手牽著手走在大街上吃冰激淩,這是否可以理解為緣分的一種?



小學的時候我與江承宇同班,這對我來說很幸運,因為他搬了家卻沒有轉學,這樣我才有機會跟他繼續在一起。當然,這只是我個人的想法。江承宇對於我的存在很不以為然,他似乎對我這個小時候曾經追著他叫姐姐的女孩子沒什麼特別的感情。許多時候我很想對他說,承宇,其實我和你也算是青梅竹馬啊,可是你為什麼從來不在班上迪士尼美語 好唔好跟我說話呢?

江承宇坐在我斜前方的位置上。上課的時候我總是側著身子用手支著下巴偷偷地看他的背影,默默而長久。不知從什麼時候起,他已經不再是小時候那個害羞而靦腆、如同女孩子一樣的江承宇了。他現在是我們班的班長,我總能看到他拿著記事本眉飛色舞地跟班主任討論班級的大小事務,很認真的樣子。江承宇是我們學校的天才少年。我經常看見他氣宇軒昂地站在講臺上寫滿滿一黑板的粉筆字,他可以無師自通地用N種方法解一道數學應用題;老師看他的時候總笑得眯起眼睛,說江承宇同學是我們學校的驕傲;省裏市里大大小小的競賽,他總是無往不利地拿回一張又一張的獎狀;全校女生眼睛閃亮地看著熠熠生輝的江承宇,仿佛他是征服了怪獸的王子……

我想我永遠都不能吸引那麼多目光。長大以後,在江承宇開朗幹練起來的同時,我卻變得很安靜,我的成績平穩地排在中游,在課堂上極少回答問題,默默無聞,就連病了幾天沒上課也不會有人注意到。小時候活腦素曾經有人說我和江承宇長得很像,我想現在絕對不會再有人這樣說了。現在的我只是個平凡的女孩,可是江承宇卻一天比一天俊朗起來,他穿著最普通的白襯衫也永遠是人群中最亮眼的一個。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文 登錄 | 註冊

本版透可值規則

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