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樂惡搞] 大陸民眾來台灣旅遊,讚嘆台灣民眾的高素質,還特地撰文讚嘆台灣的自由和文化!

[複製網址]
韓寒讚台灣民眾高素質搭小黃掉手機 運將送回拒謝酬2012年05月11日

8ce6589fef5e229cd38088a0655daf3d.jpg

韓寒(大圖)昨在微博(小圖)披露日前訪台感觸,網友瘋轉逾十萬次。翻攝網路
【綜合報導】在中國擁有廣大年輕粉絲的作家韓寒昨在微博透露,月初訪台搭計程車時遺失手機,司機將手機送回飯店,還婉拒酬謝,他驚嘆台灣民眾高素質:「文化、法制和自由是一個民族的一切。」他並感謝台灣「庇護了中華的文化,把這個民族美好的習性留了下來。」
韓寒月初訪台,昨在微博寫下《太平洋的風》一文,提到他搭計程車到陽明山,把手機遺忘在車上,一名叫「王鴻松」的計程車司機將手機送回飯店。他致電王希望酬謝,王卻說:「不需要,小事一樁!」
「沒有一點自豪」
韓寒還提及當時朋友的鏡框壞了,他們到台大附近配眼鏡。店家稱須幾天才能拿,但他們三天後就要離台,只好作罷。此時老闆拿出一副隱形眼鏡塞給友人說:「不好意思,沒能幫上你的忙,這個送你,先用這個應急吧!」當時他懷疑:「哪有這種好事,這裡面是有什麼貓膩(不合常理的事)吧?咱還能走出這家店的店門麼?」後到另一家店老闆稱隔天可把眼鏡配好,還找個鏡框,把友人的鏡片組裝起來。
                韓寒感慨:「我們的世博會和奧運會他們(台灣)永遠辦不起,但走在台灣街頭,面對那些計程車司機、路人們,我卻一點自豪感都沒有」、「別的國家不會因你國的富豪瘋狂搶購超級跑車和頂級遊艇,而尊敬你的國民」、「我失落在我生存的環境裡」。
台灣網友也喊讚
此微博(goo.gl/BI7z1)昨湧入逾三千網友回應,瘋轉逾十萬次,也在台大批踢踢(telnet://ptt.cc)引發討論。有中國網友贊同:「這也是我去台灣感受的淳樸和友善。」也有人說:「其實是中國人口太多了,為了生存,很多人不得不那樣做。」台灣網友KingKingCold說:「如果中國人都是韓寒這種水準的,我想我會較可以接受這個國家的國民。」
女友認婚有女兒
韓寒此次偕妻金麗華來台,金昨告訴《蘋果》,韓寒老掉東西,這次掉的是iPhone4。她回憶逛台大附近眼鏡行時,老闆拿出隱形眼鏡相送,一行人都好感動,記者問:「老闆是否認出他是名作家韓寒?」金說沒有。
                因為韓寒未對外證實婚事,兩人到底結婚了沒?求證金麗華,她嬌羞說:「有」,女兒小名韓小野。
                針對拾金不昧的司機,記者昨詢問台灣大車隊、大都會、優良、大中華等計程車隊以及北市公共運輸處,都查無司機「王鴻松」。
韓寒(29歲)-----------------------------------------------------------------------------------------------------------



9adcb7fee78fc52de319c354f24fc3a0.jpg

馬英九接見韓寒時說了句:「久仰!」 (圖取自總統府網頁)首度來台的中國大陸「80後」代表作家韓寒返鄉後發表了他的遊台部落格文章,他將它命名為《太平洋的風》,在文章中感嘆自己生長的地方充斥著貪婪、自私、陰謀、鬥爭和冷漠,然而,卻在台灣民間社會裡找到了失落已久的樸實與憨厚。很感謝台灣庇護了中華文化,讓美好的民族習性在台灣紮根。
韓寒認為,文化、法制和自由是一個民族的一切,別的國家不會因為自己國家的富豪搶購超級跑車和頂級遊艇而尊敬你的國民,面對台灣那些計程車司機,速食店老闆,路人們,自己卻一點自豪感都沒有。
1982 年出生的韓寒,首部長篇小說「三重門」於 2000 年出版, 2009 年獲選為「改革開放 30 年最具影響力的 300 本書」之一,也是「80後」世代唯一入選作品,他也在兩年前被《時代》雜誌選為「世界百大影響人物」因而聲名大噪。韓寒此行帶著妻子首次來台, 5 月 1 日抵台, 4 日返回上海, 3 日他隨一個大陸訪問團至總統府拜會馬英九總統,韓寒的名氣早已在台灣藝文界竄起,連首次見到韓寒的馬英九也連呼「久仰」。
以下是韓寒遊台部落格《太平洋的風》全文:
空客320降落在桃園機場。飛機的降落把我震醒。手機裏正好播放到張艾嘉的《戲雪》,這算是一首生僻的歌,陳升寫下這樣的詞——“1948年,我離開我最愛的人,當火車開動的時候,北方正飄著蒼茫的雪,如果我知道,這一別就是四十餘年,歲月若能從頭,我很想說,我不走。”
對於台灣,我的印象一直停留在侯孝賢和楊德昌的電影裏。後來魏德勝和九把刀又加工了一下。我喜歡的作家,梁實秋,林語堂,胡適也都去了台灣,而且他們都和魯迅吵過架。當大陸窮的時候,台灣有錢,後來大陸有錢了——確切的說,是政府和小部分人有錢了,台灣又有了⋯⋯
戰火把同一個民族的人分隔在了海峽的兩岸,那些具體到每個家庭的悲歡離合已經被時間慢慢抹平。台北的街道的確像優客李林唱的那樣,像迷宮一樣展開在我的眼前。但是對於異鄉人,每個陌生的城市都是迷宮。在酒店住下,誠品書店就在旁邊。朋友的眼鏡架壞了,於是晚上先陪著朋友去配眼鏡。我們坐計程車來到了台大附近,進了一家眼鏡店。沒有聲音酥麻的台妹,老闆親自上陣。朋友看中了一副鏡框,但要幾天以後才能取。朋友說,那算了,我在台灣只留三天,我要明天就能取的,只能去別的地方看看。
這時候,讓我詫異的一幕出現了,老闆居然從櫃檯裏摸索出了一對隱形眼鏡,塞在我朋友手裏,說,實在不好意思,沒能幫上你的忙,這個送你,先用這個應急吧。連我這般總是把人往好裏想的人第一反應也是——我靠,哪有這種好事,這裏面是有什麽貓膩吧?咱還能走出這家店的店門麽?
我們平安的走出了這家眼鏡店,換去了隔壁一家。那家眼鏡店承諾第二天就可以把眼鏡做好,然後那家店的老闆用朋友殘留下的鏡片臨時找了一個鏡框湊合裝了起來,告訴朋友,這個可以晚上用。這兩家只是非常普通的路邊眼鏡店,還是自己隨機找的,要不真得讓人懷疑是不是組織方安排的,目的爲了讓大家增加對台灣的好感。
台灣的街道上有不少的小遊行和抗議橫幅,這一切對於大部分大陸遊客來說都太新鮮了,於是很多遊客守著電視機看晚上的政論節目。我媽媽去年從台灣旅遊回來,就說那裏太好玩了,領導人可以在電視裏隨便罵,比快樂大本營還要歡樂。相比之下,台灣人對這些早就習以爲常。但給我留下了比馬英九先生更深印象的是王鴻松先生——他不是明星政客,也不是文人墨客。他是一個計程車司機。
一天早上,我從酒店下樓,打了他的車去陽明山。到了目的地我發現把手機拉在計程車上。我沒有記下車牌號。朋友們忙著幫我聯繫計程車公司,看看能不能查到一些訊息,我也打給酒店,想讓他們查看一下監控錄影,確認車牌號。一會兒,我接到了酒店的電話,我問他們,是查到車號了麽?他們說,監控錄影裏訊息太多,還沒有查到,但是剛才有一位計程車司機開回酒店,把一個手機交給了前臺,說是一位從你們這裏上車的先生遺落在車裏的……


說實話,我石化了。我問到了計程車司機的電話和名字,說我想酬謝你。王鴻松說,不需要啦,很正常的,小事一樁,我們都是這樣的。他告訴我,前幾天剛和幾個朋友環島開了一圈,打算過一段時間來大陸旅行。他說他開計程車就是爲了能夠去更多的地方看看。末了居然還來一句:我有QQ和新浪微博的,你的號是什麽,我們可以在網上聯繫的。這頓時讓我覺得兩岸關係非常親密。接著,他繼續說,你有臉書麽?我說,大陸的互聯網沒有臉……書。他說,哦,對哦,是哦。我不和你說了,有客人了,再聯繫哦。
也許是我的命好,遇見的都是好人,也許是我走的膚淺,幾乎所有人都和氣。毫無疑問,如果我在台灣多停留幾天,我當然能看見他不如人意的一面,也許他硬體不夠新,也許他民粹也湧現,也許他民怨從不斷,也許他矛盾也不少。沒有完美的地方,沒有完美的制度,沒有完美的文化,在華人的世界裏,它也許不是最好的,但的確沒有什麽比它更好了。


這篇文章裏不想談論什麽政治和體制。作爲一個從大陸來的寫作者,我只是非常失落。這些失落並不是來自於這幾天淺顯的旅行,而是一直以來的感受。我失落在我生存的環境裏,前幾十年教人兇殘和鬥爭,後幾十年使人貪婪和自私,於是我們很多人的骨子裏被埋下了這些種子;我失落在我們的前輩們摧毀了文化,也摧毀了那些傳統的美德,摧毀了人與人之間的信任,摧毀了信仰和共識,卻沒有建立起一個美麗新世界,作爲晚輩,我們誰也不知道能否彌補這一切,還是繼續的摧毀下去;我失落在不知道我們的後代能不能生存在一個互相理解而不是互相傷害的環境之中;我失落在作爲一個寫作者,我寫這篇文章的時候還要不停的考慮措辭,以免哪個地方說過了線;我失落在當他人以善意面對我的時候,我的第一反應居然是會不會有什麽陰謀;我失落在我們自己的文藝作品很少能夠在台灣真正流傳,而能在台灣流傳的關於我們的大多是那些歷史真相和社會批判,更讓人失落的是那些批判和揭露往往都是被我們自己買了回去,用於更加瞭解我們自己。除了利益和人與人之間的鬥爭,我們幾乎對一切都冷漠。這些冷漠和荒誕所催生的新聞都被世界各地的報紙不停的放在頭版,雖然可以說這是官方的錯,但無奈卻也成了這個民族的注釋。
是的,我要感謝香港和台灣,他們庇護了中華的文化,把這個民族美好的習性留了下來,讓很多根子裏的東西免於浩劫。縱然他們也有著這樣那樣的詬病。而我們,縱然我們有了麗茲卡爾頓和半島酒店,有了 gucci 和 lv,我們的縣長太太也許比他們最大的官員還要富有,我們隨便一個大片的製作成本就夠他們拍二三十部電影,我們的世博會和奧運會他們永遠辦不起,但走在台灣的街頭,面對著那些計程車司機,速食店老闆,路人們,我卻一點自豪感都沒有。
文化,法制和自由是一個民族的一切,別的國家不會因爲你國的富豪瘋狂搶購了超級跑車和頂級遊艇而尊敬你的國民。坐在空客330的機艙裏,飛翔在兩萬英尺的高空,一個半小時就到了上海。既然我們共用著太平洋的風,就讓它吹過所有的一切。

不曉得大家看完,是否有同感.......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文 登錄 | 註冊

本版透可值規則

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