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從太陽花到同志,議題無禁忌

[複製網址]
黃益中的思辨課包羅萬象,除了外籍移工議題,他也在課堂上討論同志、太陽花、關廠工人等,幾乎沒有禁忌的話題。除了公民意識,其實黃益中更在乎學生對弱勢的同理心。「像是關廠工人臥軌的新聞,如果我不講,學生可能只看到急著返家的旅客對他們破口大罵,」黃益中用新聞或是紀錄片讓學生感同身受,搭配提問與討論,讓學生理解激烈抗爭背後的辛苦。「關懷弱勢不等於捐錢,」黃益中介紹各種公民團體、弱勢族群,希望學生看見更多元的社會工料測量

有趣的是,對教育充滿熱忱的黃益中,卻一直與教育界格格不入,他回憶小時候的志願是進黑道。當「大哥」的律師,打官司、賺大錢,「可惜沒有遇到賞識我的黑道大哥,」黃益中打趣的說。有著一點小聰明,他坦誠求學階段的成績不錯,只是不愛聽課,總愛在底下看自己的書。愛唱反調的他,還故意在國文課上看數學,數學課上看理化,讓他成為每位老師的眼中釘,「我不是好孩子,只是會讀書,」黃益中很清楚自己的定位天幕 帳篷

儘管不愛聽課,黃益中卻非常喜歡閱讀、看報紙,他從《大成報》、《民生報》的體育版與娛樂版,「順便」往前看政治新聞、經濟新聞,對於「新知」非常有興趣。因此,當他的高中三民主義老師在課堂上講了一則又一則時事新聞,就像如來佛收服了孫悟空,黃益中難得抬起頭聽課,且愈聽愈有趣。「後來我發現律師有點難考,所以當個老師也不錯,」黃益中考上國立台灣師範大學公民訓育學系公費生,踏上為人師表一途迷你倉

做為一個「差點進黑道」的老師,黃益中的教職一如預期的坎坷。第一天上班就被校長訓話二十分鐘,只因為他的衣服沒有紮進牛仔褲裡,「還沒開始教書,就被盯上了,」黃益中似乎很難擺脫壞孩子的標籤。但是他不在意,轉任大直高中之後,因學校校風開放,他更有舞台做自己想做的事。「我希望建立一個公平正義的社會,」沒有制式教材,黃益中用許多正在發生的事,讓思辨成為孩子面對未來的關鍵能力。

此帖僅作者可見
此帖僅作者可見
此帖僅作者可見
此帖僅作者可見
此帖僅作者可見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文 登錄 | 註冊

本版透可值規則

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