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話連篇] 討厭一個人,用不著翻臉

[複製網址]
年少的時候,多是心直口快。
喜歡哪個人,討厭和誰在一起,往往都表露無疑。
少年人的天性,不懂得掩藏內心的喜惡,卻也活得恣意灑脫。
然而人總是要為成長,等到有一天你會發現你所面對的世界,並不是非黑即白,非善即惡,而你也不得不在和人相處時學會虛與委蛇。
如果再遇到不喜歡某個人的時候,你便不會像少年時那般表現得刻意明顯。
因為你知道了,不喜歡的人不喜歡的事,那麼就遠遠地繞行,沒必要一定捆綁在一起表明討厭的立場,做好自己便是了。
成長給我們帶來的結果,就是讓我們學會不再糾結於爛人爛事,懂得為自己謀求不同的選擇。
道不同不相為謀,誰活成什麼樣,你看不慣誰,但你卻無法改變這種現狀。
所以不必再像少年時那樣義憤填膺,鬧成不歡而散。再討厭一個人,也用不著翻臉,不過是你走你的陽光道,我過我的獨木橋罷了。
茫茫人海,誰也不會按照你的思維去生活,也不是誰都能活成你喜歡的模樣。
看淡了,看慣了,你也就坦然了。
從前覺得天大的事情,也會隨著年齡和閱歷的增長,看輕了。比起來,這世間除了生死,還有什麼才是大事。
家中有位愛沾小便宜的親戚,就是從來都是她能從你那裏賺取好處,而你卻不能沾染她一絲的那種
前些年親戚的條件不好,母親想到她離婚後一個人帶著個十幾歲的孩子太艱難,所以把家中一套閒置的房子借於她住。
大約在五六年後,因為一些原因,父母需要賣掉那套房,便和親戚說明此事。
沒想到她大眼一瞪說:“你們這樣做太欺負人了,離開這兒我能住在哪里呢?”
當初好心給她幫助,這幾年的時間裏她也從來沒有提過給任何租金,甚至逢年過節也沒有帶過禮物看望父母,結果卻還被倒打一耙“欺負”了她。
母親氣得直罵她沒良心,當即要和她斬斷親戚關係。
可是父親卻勸住了她,這世上總有“鬥米恩升米仇”的人。最初父親不讓母親做這樣的事情,但母親還說父親苛責她的親戚。
她現在總算看明白了,然而撕破臉其實對自己來說也是無益。保不准親戚到處傳播母親的惡,她這些年的所為只是白付了。
既然事情已至此,父親又幫親戚租了房子,還為她墊付了3個月的租金,反正都是虧了,無非再虧一些。
已到了這個情分上,親戚雖拿得坦然,可是她對父母再無可挑剔。
而人在做,天在看,有些人不用你主動翻臉,自然而然也將會人盡皆知。
畢竟,人品這種東西,天長日久,是掩藏不住的。
後來這位親戚,我們當小輩的,也會逢年過節打個電話拜個年。
有次她說到得意之時,說自己的女兒這幾年工作後攢下了不少錢,去年給她出的首付買了房。
想起前年的時候,因為資金周轉曾向她開過一次口。
當時母親極力攔住自己不讓向她要,說她肯定不會給的。那時可能也是因為能想到的管道都找過了,最後就差那10萬元錢。
所以沒有聽母親的勸還是向她張口了,但一開始就表明了自己是要付息的。
她聽後也沒說拒絕,就說幫忙問問同事們誰手中有閒錢在往外面放貸。而過兩天後她打電話給我說,利息太低了,同事不願意。
其實在求助親戚之前,也打聽過民間私放的利率,我給她的雖然不算是最高的利息,但也屬於中等靠上了。
恰巧在那時,我的一位朋友聽說我周轉困難,立馬打了一筆錢過來,所以親戚的錢也沒有再用。
想想這件事距離她說女兒給她買房前後也不過一年的時間,心寒至極。
但其實也只能怪自己,明明就知道她是什麼樣的人,又何必再去試探人性呢。
大家只是維持著表面井水不犯河水的交情,便已足矣,實在是沒有必要進一步深究。
還好,這些年經歷過一些事情,不會再像從前一樣鑽牛角尖,和有些人交往,真的不需要把話說得太敞亮,因為她也不值得你浪費太多的精力。
做人,要有自己的格局,別糾結於不必要的事情之上。
有人願意為你雪中送炭,你要學會珍惜這份難能可貴的情意;有人看你掙扎在泥沼也不願施以援手,你也別總奢望自己曾經予過他的恩情。
這世上的人,各有各的活法,各有各的心思。
人類的悲歡從來都是不相通的,所以你再計較,輸掉的也只能是自己的格局,堵上的只是自己的內心。
旁人到最終可能什麼也不清楚,因為他做人就是那樣子的,顧到自己的利益便可,哪管別人的喜怒哀樂。
所以,你無需和他講道理,那樣只會失了你的身份。
人這一生,能有幾個相互幫扶的朋友便已足夠。親戚之間,說得來的,價值觀相同的,可以你來我往。
其他的,沒必要太在意誰好誰壞,誰對誰錯,誰真誠誰虛偽。
因為人與人之間,除了父母和你之間,誰對誰都沒有純粹的義務。
而天下人熙熙攘攘皆為利往,三觀不同,行事言談自然不會投機。
有些人你能認清就好,有些事情自己心裏有數就行,沒必要到處訴諸自己的厭惡之心,說多了反而會得罪他人。
凡事給自己留幾分餘地,不要非把事情揭穿和說破。
沉默是金,沒必要太過較真。
一輩子不長,把時間多用於自己的身上。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文 登錄 | 註冊

本版透可值規則

到粉絲團找朋友

|透可村民正在看
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