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鍋/燒烤] 僚是一個愛吃的人,他最喜歡的一道菜是炙魚

[複製網址]
革命不是請客吃飯,但絕對離不開請客吃飯。最早將請客吃飯作為“革命手段”的,當數春秋戰國時代吳國的公子光,也就是後來的吳王闔閭——為美女西施亡國的吳王夫差的老爹。

公子光是吳王諸樊的兒子,諸樊死後卻沒有傳位給公子光,而是傳給了自己的弟弟。

這讓公子光大為不滿。

吳王僚深知公子光對自己的不滿,自然處處嚴加防范,沒有給公子光任何機會。然而,防范再嚴密也難免有疏漏之處,公子光也非等閑之人,很快就瞧出了一個大破綻——這破綻就出在僚的饞嘴上。

僚是一個愛吃的人,他最喜歡的一道菜是炙魚,也就是今天所說的烤魚。

抓住吳王僚的饞嘴這個破綻的,是伍子胥和專諸。

當伍子胥得知公子光有意刺殺吳王僚,就找到了自己的哥們兒專諸,將其推薦給公子光,並出主意說:讓專諸到太湖找太和公學炙魚,以做美食的名義尋機接近吳王僚。

三個月後,專諸學成歸來,見時機成熟,公子光就請吳王僚到家中赴宴,並以“我這裏的炙魚比太和公做的還好吃”相誘,貪吃的吳王僚聽了難免直咽口水,雖然知道其中可能有詐,為了吃魚居然還真去赴宴了。

赴宴時,吳王僚做了充分的防范工作:從王宮到公子光家的途中布滿了衛士,宴會上所有人均不能攜帶兵器等危險物品,連上菜的人也要脫光了外衣,只穿內衣半裸著跪地而行,上菜時也得在兩名衛士的監視陪伴下提供服務。即便如此,吳王僚還是不放心,身邊還站著兩名持長鈹的衛士,隨時防范有人行刺。

宴至高潮,眼看炙魚就要上桌,此時,公子光借口腿疼離開了。就在這個當口,炙魚的香味兒已經彌漫到廳裏,撩撥得吳王僚口水直流,一時也顧不上懷疑公子光的異常行為。

這時,只見專諸光著膀子,跪地而行,一步一步把炙魚送到僚面前。就在僚俯下身子聞香味的時候,專諸突然從魚腹裏抽出一把劍直刺向吳王僚的胸口。幾乎是與此同時,僚的兩個衛士手中的鈹也插向了專諸的兩肋。僚應聲倒下,專諸也一命嗚呼,公子光的衛士趁亂全部沖上去消滅了僚的衛兵。公子光成功奪取了王位,史稱吳王闔閭。

拋開王位爭奪、朝代更迭的政治因素不談,吳王僚能為一道炙魚喪命丟位,足見這道菜的魅力之大。

單就這道菜本身來說,做法也是非常考究。

吳王僚那個時候吃的炙魚是白魚做的,這種魚生活在太湖邊上,肉質肥美,鮮嫩異常。炙魚的做法是先用鹽、薑、蔥、酒等調料將魚醃制一兩個小時,然後在魚身上裹上豬網油,再將鮮豬肉、筍和蘑菇剁細後,做成餡裝在魚腹裏,然後用木炭烤。

這樣烤出來的魚肉中有一種木炭的清香在其中,遠比現在常用的電烤魚味道好。

魚藏劍所依托的這一特殊菜式,不僅改變了吳王僚和公子光,伍子胥、專諸等人的命運,其做法也深刻地影響了後世的美食家們,特別是塞餡這一方法,直接啟發了後世釀菜的形成。

如今,這種塞餡的方式已經是中華美食中常用的方法。我們日常生活中經常能看到的豆腐箱子,其實就是釀菜的一種,是把豆腐切成小箱子或者三角形(中間掏空),把肉餡塞在裏面然後拿來做菜。

魚藏劍從春秋戰國傳承到現在,更多是使用鱖魚,因而這道菜又叫作叉燒鱖魚,在蘇州一帶仍然很流行。其做法和古時還是很相像,只不過現在還在所塞的餡料裏加了火腿。另外,炙烤的方式也更多了,除了炭火,有的會把調料撒在魚身上直接在鍋裏煎,但就這道菜而言,還是炭烤的魚味道最好。


這種美食分享文也很棒喔~



--------------------------
Taiwan chartered tour is the best thing.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文 登錄 | 註冊

本版透可值規則

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