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事閒聊] 三月的和風

[複製網址]
 常人很難相信,一個長相氣質都稱上優的女人,年過27歲還未曾戀愛過,但事實you beauty 做 facial往往就是這樣。我在艱難的生命路程中,固守著女人的那份清白,在尚缺文明低文化的環境中,憑著自己的毅力考入名校,從一名鄉村行業青年跨躍成為大齡女研究生。其間耳聞目睹了太多親友在愛情上的喜喜悲悲,對愛情有種可望而不想及之感。自我封閉太久,時不時有想見日光,無所顧及地愛一場的衝動。就是在對愛情迷惑著懷疑著又渴望著的時候,就在正做著水裏霧裏飛動的夢時,一個高大的身影出現水霧中,堅毅臉上的粗獷、沉穩在水波中似靜似動,衝擊著我緊閉的感情房門,我席捲般地跌入夢裏夢外的狹縫裏。就在夕陽光線隱藏殆盡,水波中的影子完全消失後,才從恍惚的失落中驚醒,想到自己多年的渴望和形只影單的孤寂,眼中的水霧籠罩而來,極大的悲哀升騰著。我控制住自己奔突的情緒,搖搖頭站起身意欲離開,高大的身影真真實實地竟在面前,剛勁、執著的臉上粗獷中不失細膩,淺顯不乏深厚。心事被人窺視的羞澀讓我窘在那裏不知所從,眼睛不自在地投向河面,垂柳遮住了我的視線,細長的葉子正在下輕輕地搖動。

  “小姐,你好!你也……”他手機的音樂聲使他的話語嘎然而止,我的目光安格斯牛扒快速從垂柳上移向他,沉穩得讓臉上沒有流露出來電的任何匿端。“認識你真好!”他沒有再看我,扔下一句話擦肩匆匆離去。我沒有動,腦海空白了片刻快速回頭,那高大的身影早已消失人流……

  回到住宿,我仿佛在水裏溺了很久般地精疲力盡,用被子蒙著頭徹徹底底地大睡一場後已是又一天的上午,拿著厚厚的書走出宿舍,腳踏在堅實的地磚上,感受著暖暖的太陽照射著,似乎又找回了原先的自己,昨天的一刻像一個美麗的手勢,一揮而過,我是和我的夢境擦身而過。

  當我踏著夕陽慣性地拿著書邁向護城河的柳樹旁時,突發的抵HKUE 酒店制情緒使我拉回了腳步。接下來的幾日,在住宿的床上,聽著從音樂房裏傳出的或順暢或雜亂或優美或震耳的聲音來打發沉悶的黃昏,但心中越壓抑越膨脹的渴望還是在第三個黃昏奔向柳樹。四周沒有那個身影,除了陌生的穿梭的人群。我坐在原先的位置,以原先的姿態靜守著夕陽在河面上的最後一抹,可他始終沒有出現。我不想用百事纏身之類的客觀因素慰藉自己,我只相信自己的多情和善感,一個陌生人對一個神經質女子的隨口一聲問候卻輾轉難眠,日思萬想。

  以後的日日,我如往常一樣在柳樹旁看書,心境就要平靜如初時,叩擊心靈的腳步聲由遠而近。我的目光定格在書頁上一動不動,能感受到他停在身邊注視我的頗有深意的目光,直到我脖子僵硬而且實在也強制不住時才抬頭。他迅速移開目光。我掃了他一眼,風塵僕僕的樣子,鬍子拉長而有倦色。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文 登錄 | 註冊

本版透可值規則

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