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發問] 流年把相思弄皺

[複製網址]
總想讓日子鮮活,就像花開的嬌豔婀娜。可是不知怎麼弄得,指尖輕落,流年就被劃破。執念呢?那只是一個傳說。筆在斟酌,如何在十一月尋一處芬芳,鞭撻而過,眼裏清澈成夜幕下的荷塘月色。也許尋著風的足跡,它來了。就像大雨滂沱後的紅蜻蜓,吻了蓮的靜謐,嬌羞,醉在蕊裏。悄悄的說:你是我此生最愛的一個!

人生半杯濁酒,怎樣才能給所有的疼痛進行解救,怎樣安撫每一寸傷口?怎樣才能找到一個理由,讓心不再顫抖。思念像一杯苦酒,飲下去沒皺過眉頭。天上的浮雲在遊走,風輕輕的招了下手,魂魄就飄向了憂愁。什麼才是今生的擁有,什麼才是真正的永久?抽絲剝繭剩下的守候,不是溫柔,那是燒成碳的殘留。

天亮了,把昨夜的傷害都忘了。刺痛就當做是紋身在後背上雕琢,醒著,夢著又如何?日子還是照著鐘擺的套路走著。生命本如曇花一現,只想瞬間的驚豔,然後凋殘。不去解讀季節的變遷,只想有三尺蔚藍,安放夢裏的晴空執念。此生唯願一紙一筆,墨染流年,與世無爭,與人無擾,淡了再淡。

一顆心要多堅強,才可以隱藏所有的傷。一滴淚要多滾燙,才可以焐熱所有的寒涼。一雙眸要多專注,才可以把夜的黑暗點亮。一雙腿要多少力量,才可以沒有徘徊的惆悵。

窗外的嗩呐吹響,一個靈魂在天堂定格了永久。茫茫人海,虛影殘留,我亦會放手,回憶裏有個你,已經足夠。笑的很溫柔,有著無奈在眼裏逗留,別說出來,你懂,已經足夠。浮生如夢,所有的邂逅,就算相知如鏡,最後亦會通通化為烏有,卻終究無法參透。找尋一個夢,終生被囚,何日休?

為何明知流年是戲,還會疼到無法呼吸?你沉默無語,我卻安慰自己你是情非得已。很多時候,都想一個巴掌抽醒失控的記憶。看著鏡子裏的那個我,我不停的問,是我麼?不是吧,怎麼會如此沒出息,活在回憶裏!一聲歎息,眼睛緊閉,淚已決堤,或許我該失憶,放逐心裏的戈壁。

有多想,把春天收藏,讓心酥軟的就像一顆糖。有多想,把花香串在手腕上,發出清脆的聲響。路太長,一直都在遺忘,我撿拾的洪荒一直在回想。手指冰涼,孤單就像參天的樹不斷生長。欲蓋彌彰的隱藏三千翠色的幻象,救贖的力量被鎖鏈捆綁,我只是高山上聽風的一縷白月光,流浪的心,無處寄放。

流年把相思弄皺,春風不肯逗留,那一筆初開的紅豆怎麼煎熬都是愁。更深露重,此情怎堪霜冷浸染。脈脈不得語,輾轉間,紅塵已把流光偷換,水月洞天,景色淺淺。我只默默凝望,懂與不懂,已成創,捆綁的鐐銬無法釋放無助的彷徨,如何隱藏欲蓋彌彰的生長。不管明天還有多少苦,就算一切的一切都只是個錯誤,我想那也老天故意安排的一場賭。還有多少的束縛,牽絆著淩亂的腳步,再多的傷害已經不在乎,因為心還是自由的國度。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文 登錄 | 註冊

本版透可值規則

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