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話連篇] 獨依床榻

[複製網址]
不曾記得何時起,喜歡上了古韻詩詞,喜歡唐詩的雄奇飄逸,豪氣悲憫,喜歡宋詞的典雅憂鬱,婉約細膩。閒暇時光,喜歡棒著一本易安居士的詞細細咀嚼,品讀她詞裏的愛恨情愁,幽怨思夫,婉約嫵媚。試加按清債想,一個瘦如梅花的女子,淋著一襲淡煙疏雨,沾染著風花雪月的靈氣,那種才下眉頭,又上心頭的相思,便傾醉了山水,寂寞了紅塵。

獨依床榻,孤枕難眠,遙望窗外那一曦圓月,惹的相思滿溢,激起萬千思緒。你一個弱女子,那種淒淒慘慘的離思,“又怎一個愁字了得”,你那一臉的清瘦,怎經得起這番癡情宿醉,又怎敵的過那晚來風急。倚靠在小窗旁,屏簾半卷,青燈一盞,微風拂過翩翩起舞,勾勒起滿腔柔情,緊鎖的眉彎愁熏千裏,漸漸的,你瘦弱成西風中凋零的黃花,款款的飄落在宋詞的清瘦裏。

你舞文弄墨,吹笛撫琴,你用婉約醉人的文字,唱盡紅塵的愛恨情愁,你淺唱留香的詞韻,吟遍人間的悲歡離合,縱有暗香盈袖花滿樓,卻難消去離愁別恨在心頭。你借酒消愁掩淚裝歡,信手彈落眉間的閑愁,仰首吐出心裏的哀歎,然而侵骨的相思,卻無計消除。不經意間墜落了滿地黃花,堆積著的幾多思念,便清瘦了你這位曠世才女。一葉輕舟,載不動的幾多情愁,三杯兩盞淡酒,解不了幾多愛恨情愁,從此,在南宋的風雨晴空裏,飄搖著一朵情花,葉落花飛人亦瘦。

深深庭院裏冷冷清清,你吟唱著“莫道不消魂,簾卷西風,人比黃花瘦”,已是品牌維護管理醉的人一塌糊塗。每到黃昏來襲,如風飄零的思緒,合著一首弦音,碎落在微風裏,辜負了一位癡情女子深深的眷戀。燈影裏人已消瘦,眼角處那一抹苦淚,是心底最柔軟的結晶,縱使相思氾濫,思念成疾。也許註定逃不出有你的陰晴圓缺,你執筆畫牢,囚住一顆素心,陌上花開,靜等你的歸來,等待一場地老天荒,等待一回白頭偕老。

一腔情愁,你對丈夫的那份癡情和疼愛,傾注與行雲流水般的文字裏,娓娓生動地敘述著自己的喜怒哀樂,淋漓盡致地品味著自己的愛恨情愁。你本想盡情傾吐,卻怕誤了丈夫的前程錦路,固縱有千般不舍,萬般無奈,你依然心甘情願為他朝思暮想,羅衫微墜,你依舊甘願為他日愁夜瘦,衣帶漸寬。站在離別的渡口,有多少情話苦難言,多少往中港快運事欲說還休,凝眸處,從今又添一段新愁。與你相逢,執手相顧,淚眼迷離,更害怕傷離惜別,只因每一次離別,便添一段新愁,更減一層清瘦。

終於在一場夢靨裏,與他相見得歡,你是那麼的歡喜,於是寫下那句嫵媚動人的詩“繡幕芙蓉一笑開,斜偎寶鴨親香腮,眼波才動被人猜”,閨閣之中滿溢詩意之情。可惜相聚太短,於是,你的詞裏多了離情別緒,在那“雁字回時,月滿西樓”的高樓裏,卻裝不下你“才下眉頭,卻上心頭”的思念,在那一個個”秋已盡,日猶長“日子裏,你把酒飲醉黃昏,最終還是“人比黃花瘦”的消若。帶著對你的牽掛,那人卻早早離你而去,於是你的詞裏又出現了“尋尋覓覓,冷冷清清,淒淒慘慘戚戚”,讓人不忍多看的詞句,到黃昏、點點滴滴的梧桐更兼細雨裏,該有多少的愁苦相思。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文 登錄 | 註冊

本版透可值規則

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