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石成金自費出版] 【好書分享】停電的夜裡,存在著純淨星空 - 我們最幸福:北韓人民的真實生活

[複製網址]



圖片引用博客來

文章引用點石成金部落格

在金正日猝然離世,一直到最近南北韓的局勢升溫,「我們最幸福」這本書再次成為市場焦點。

但其實,這本書在半年前就吸引了許多人目光,「我們最幸福」的書籍外殼設計了一層半透明描圖紙,將書封緊緊裏住,只隱約透落描圖紙下的隻字片語,將書籍捧在手上的讀者,總會忍不住臆測、好奇裡頭的內容,恰如北韓留給全世界的印象。畢竟,「世界僅存的極權統治國家」是北韓最聳動的稱號,長年的鎖國政策,讓這北韓始終籠罩一層輕紗,只能讓人往聳動的方向猜測,他們真實人民的生活、樣貌,我們只能從電視上戲劇張力十足的場面中看見。畢竟,少有人能親身走過一遭,我們聽說的、看見的,究竟是真是假,無人知曉,這些人民如何感知自己的國家,只能從書中挖掘。

書裡提到,北韓是個星空無比燦爛的國度。在光害嚴重的日本、南韓、中國環伺下,夜晚的衛星照片中,東北亞有一大片寬袤的土地黑暗無光;因為從一九九○年代開始,北韓國內能源極度匱乏,不但工廠停工,電車停擺,甚至連國家配給的糧食也停止供應。

一九九○年代,北韓爆發極為嚴重的糧荒,嚴重的程度,讓人無法聯想北韓僅和富足的南韓相隔一條人為制定的國境線。韓國原以白米飯為主食,糧荒卻讓白米變成奢侈品,從一開始,北韓民眾還能以玉米作為替代糧食,後來連玉米也不夠了,人民開始將玉米軸、玉米葉變成糧食的一部分,卻始終無法盼到飢荒落幕。

於是,成群人潮走出城市,在海邊撿拾貝殼,到山坡地採集野草、補食青蛙;直到這些糧食吃光了,他們將樹皮磨成粉末混入糧食,日復一日吃著無味且毫無營養的東西,政府則打出「一天吃兩餐,苦難的行軍是為了獲得最終勝利」的口號,卻對糧荒的嚴重程度、因應措施隻字未提。

在一九九○年代,北韓的車站、路旁,隨處都有人群大批大批的死去。有個準備下火車的人,才剛起身,卻發現身旁乘客毫無反應,接著便有人將他的屍體丟上木板抬走,也沒有人覺得奇怪。一個幼稚園的班級,孩子們全因營養不良變得瘦小孱弱,上學只是為了吃免費午餐;當學校停止供餐,有些孩子在課堂上忽然趴倒在桌上,有些則是請了病假後再也不曾回來,老師卻不敢過問一句話;因為,每個家庭、每個人,都可能因為飢餓而死去。甚至有些父母、祖父母絕食而死,因為他們認為,一個家庭起碼要讓最年輕的孩子活下去。

這些荒謬情景,對自由世界的人來說不可想像,尤其是北韓人民面對逆境時,也始終未曾發現政權和時局的關聯性;或許他們心中都有質疑,卻沒人敢將這份質疑搬上檯面,因為他們從小就被教導:領導者就像人民的父親,不能有一絲不敬。

有許多脫北者在逃離北韓時,都只是為了填飽肚子,而非質疑政權。書中描述一名金醫師,冒著生命危險逃進中國;這位女醫師無意間走入民宅,卻發現一碗香噴噴的白米飯拌著肉絲被放在地上。這個畫面讓她大為吃驚,因為她已有好幾年沒吃過白米飯,直到聽到了狗吠,她才對金正日統治下的北韓徹底死心,因為她發現:中國的狗,吃得要比北韓的醫師好。

「我們最幸福」,原是一首北韓人民耳熟能詳的歌謠,歌裡讚頌著國家的富足、領導者的偉大、以及人民的心懷感激。書中接受訪談的脫北者,都是在這樣的環境下長大,以為世界原本就該是如此面貌,直到他們發現自己活在一場世紀騙局裡。然而讀者卻會發現,當他們脫離了北韓,雖然物質生活比以前優渥,卻有一部分的人生遺落在北韓,不管是痛苦的、歡樂的回憶,都永遠被封死在那個與世隔絕的國度。

在北韓伸手不見五指的黑夜裡,曾經有一對男女,趁著黑夜掩護他們身份不相襯的愛情,談了一場長達十年的戀愛。當他們重新在南韓聚首,女孩卻已經嫁作人婦,長達十年以書信交流維繫的感情,在南韓這個手機發達的國家,也逐漸煙消雲散。他們的愛情,在北韓開始,卻在南韓劃下句點。

書裡的有那麼一段話:當所有人提到北韓,只想到極權、數百萬人死於饑饉,卻沒有想過,那裡也有愛情的存在。在脫北者的心中,北韓永遠是他們不完美的故鄉,因為那裡除了飢饑,也有美好的事物發生過,甚至在別人抨擊北韓時會不自主地為它辯護;身處南韓,他們反而需要時間適應過多的自由,以及整個社會對「北韓人」的尷尬情結。

「我們最幸福」敘述了這群脫北者在北韓時的點點滴滴,他們曾被隔絕於世界潮流之外,直到重獲自由,卻發現自己的根已經遺失。這些隱藏在脫北者心中的哀愁,充滿了人性矛盾,替我們還原了北韓社會的樣貌,不僅是那些不完美的,也包括那些不完美之中的眷戀,就像是停電的黑夜裡,那片純淨的星空。



自費出版相關事宜請上 http://www.eastgold.cc/
您需要登錄後才可以回文 登錄 | 註冊

本版透可值規則

快速回覆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